回首页

  载2011年7月1日《文汇读书周报》

理性深时也呈诗意
——《天文学史》编后记


吴芸茜


  小时候,老爸总喜欢和我一起仰望星空,迫不及待要教会我所有星座的模样和名字,可不管他怎么指点,我都是懵懂。面对星罗密布的天空,我仿佛进入迷宫一般,毫无想象力和悟性,在这种情况下,编辑钮卫星的《天文学史》完全是一种缘分。
  十多年前,我通过一位同窗好友认识钮卫星。那时的日子似乎还算清闲,大家还能一起参加一些娱乐活动,譬如去钱柜唱歌。那日在钱柜大家都唱,我知道自己的嗓子拿不出,便羞于启齿。钮卫星再三鼓励我唱,我都不吱声,最后急了,冒出一句“不唱就是不唱,女子无才便是德”,没想到他灵机一动,给我取了个外号“德妹妹”,我听听这外号颇有创意,也就欣然笑纳。
  后来同窗去了美国,我读完博士进入出版业,开始发愁找作者、组稿的事情。同窗脑子活主意多,马上指点,你可以去找在交大的钮卫星呀,他一肚子学问,导师也很牛的。到这时候,我才知道钮卫星是搞天文的,而他同样搞天文的导师竟然是我读过的《性张力下的中国人》的作者。于是,我又联系上钮卫星……
  记得在2005年,天很热的七八月份,钮卫星挥汗如雨地出现在我面前,送给我他的第一本专著《西望梵天》,我这边在老实地说,你不送我也可以,我看不懂你送我也是浪费,他那边就给我写好了签名,弄得我偷偷感动了一回。当然,《西望梵天》马上被我陈列在书架显眼位置,成了绝好的摆设。
  到2007年,我进了交大出版社,和钮卫星同在交大,成了广义上的同事。这时候,他说他正在写一本《天文学史》,比较专的,我说很好呀,我们每年都要报上海科技专著基金,你填好表格我们报上去肯定没问题。表格上报不久,出版社就获得了基金的支持。接下来我足足等了三四年,慢工出细活的钮卫星才完成书稿。
  作为一个外行,编辑《天文学史》对我而言具有相当的科普意义。它追溯天文学作为一门科学的历史足迹,讲述天文学在古代从一种生存方式演变为一种生活方式,到近代成为科学革命的突破口,再进而成为人类适应自然、认识宇宙、认识自身的重要途径和手段的历史。这段漫长而头绪繁多的关于天文学发展的历史在钮卫星笔下非常清晰,而且其对于每段历史在每个章节的界定也总是简明扼要,一语中的。“从史前到古代的天文学史:一种生存方式”指出世界古代天文学发展与人类生存的密切关系,通过顾炎武《日知录》切题——“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古希腊的天文学: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指出古希腊人将认识天体与自我的人格修养结合起来,且以托勒密在《至大论》中的话道破古希腊人对于天文与人类存在的特殊认识——“没有任何学科能够像物理学那样,通过考虑天体的同一性、规律性、恰当的比例和淳朴的直率,使有学识的人品格高尚、行为端方;使从事物理学研究的人成为这些美德的爱好者;并且通过耳濡目染,使他们的心灵自然地达到相似的完美境界。”其他诸如“中国古代的天文学:官营传统数千年” 、“印度天文学:封闭半岛上的一个开放传统”……对于每个民族古代天文学发展状况都有让人耳目一新的界定。钮卫星的《天文学史》目录有如指南针,能够一上来就让读者有明确的方向感。
  作为一个文学专业的编辑,我无法在非常专业的层面上探讨《天文学史》的学术价值。但是以一个编辑的专业知识,我很清楚,好的目录编排是整本书的点睛之笔,作者需要在其领域经过多年的苦心孤诣,方能提炼出一个足以纲举目张的目录。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以往出版的同类书籍,对天文学发展历史的描述通常带有较浓郁的西方中心主义色彩,钮卫星在写作中为摆脱这种倾向付出了努力。书中除了阐述从希腊古典天文学到现代天文学这一条主要发展线索之外,也会着重描述巴比伦、中国、印度、阿拉伯等民族的古代天文学。全书在结构上以一条从希腊古典天文学到现代天文学的一条纵向线索贯穿,同时以一条横向展开的线索,把巴比伦、希腊、中国、印度、阿拉伯等古代民族天文学的发展和相互交流的关系联系起来,展示出天文学的发展过程,是一个前后有继承、横向有交流的动态过程。
  可以看出,钮卫星是怀着一种宇宙情怀在写这部天文学史的。他在此书的前言中写道,天文学的进步与人类的自我认识过程紧密相关。人类的自我觉醒,主要体现在人类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和地位。人类在宇宙中是不是独一无二的智慧物种,这个问题还有待未来的探索。但天文学的进步已经把人类从早期的自以为是的宇宙中心的位置上自我驱赶下来。人类宇宙位置的下降标志着人类理性的上升。也许只有当人类摆脱了自恋、自大的情结之后,才有资格成为宇宙大家庭的一员。全书的“尾声”就叫做“人类的宇宙命运”,直接点明了此书的目的不只是简单地提供一些知识性的天文学史实,而是希望在宇宙和人类整体层面上启发读者做出一些思考。
  通过编辑此书,我对古今中外整个天文学的基本概念和基本理论的发展历史,对天文学研究面对的基本问题和所采用的基本方法的变迁,对我们身处其中的宇宙与我们人类自身的关系,以及对天文学作为一门重要的自然科学如何推动整个科学的进步等,都逐渐由懵懂转向清晰,至少有了相当的感性认识。
  《天文学史》有大量精美的插图、完备的索引,这些都有利于读者更好地把握书的内容。其中,插图几次删改,不清晰的图或者不够贴切不够漂亮的图经过商量都删掉了。还印象深刻地记得,最后一次校样我认为没必要快递给巨忙的钮卫星看了,就替他拿了主意,直接处理完毕发了印厂。没料到,过了两三天,钮卫星问,索引改过一两个页码,一处图注做过修订,印之前改了吗?其实我哪里还记得?只好毫无底气地回答,应该改了吧。惶惶不安地过了几天,等到书出来,发现没事,这才放下心来。编辑这本书,由于作者追求完美的个性,“连累”我这个粗枝大叶的人也要跟着一起努力追求完美了。
  星空让人神往,也让人如入迷阵,如果你想了解星空,那么还请先步入《天文学史》的世界吧。在那里,人类几千年来各民族各阶段关于星空的追求,如同列阵般,清晰地呈现——这种清晰本身也是关于浩荡星空的诗意提炼,让我深切感到,理性到达一定境界,也就进入了诗的境界。
  
  
  《天文学史:一步人类认识宇宙和自身的历史》,钮卫星著,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1年1月第1版,定价:68元。

                                                            加入日期 2011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