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11年7月16日《解放日报》

航天飞机绝唱:后冷战时代看太空

主持人:柳森(本报记者)
嘉宾:江晓原(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科学史系主任)

 


  解放观点:北京时间7月8日23时29分,“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升空。至此,美国最后一架航天飞机踏上其最后一次太空之旅。此后,退役的“亚特兰蒂斯”号、未曾飞上太空的“企业”号,连同分别于今年3月和6月完成“绝唱”之旅的“发现”号和“奋进”号,将在美国的多家博物馆重新“上岗”,发挥余热。对此,不少人用了一个很浪漫的说法,“这是一个时代的落幕”。您认同这种说法么?作为科学史学者,您会如何看待这次的谢幕之旅?
  江晓原:“亚特兰蒂斯”号完成最后一飞之后,美国航天飞机的确已成为历史。但要说它是“一个时代的落幕”,我认为是站不住脚的。这可以从两方面来看。
  首先,所有那些能够被当做一个时代的终结或是开始的标志性事件,几乎没有一个是在事件发生当时就能认定的。人们总是要在它过去了足够长的一段时间之后,通过此后事态的发展,才能对其历史意义有比较全面而客观的评价。如果没有足够长的时间考验,是不足以做类似的判断的。
  其次,如果纯粹从技术上来判断,我们完全可以认为,美国航天飞机之所以退出历史舞台,是美国人综合考量整个航天飞机计划的利弊后做出的决定。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只是一个技术性的事件。更何况,虽然这整个航天飞机计划持续了二、三十年,但它在美国整个航天事业中,只是其中的一个项目而已。所以,它的结束,也就称不上“一个时代的结束”。
  就如今可以掌握的资料来说,美国航天飞机技术一直未能达到其最初设计时期许的水平。不仅制造、维护成本奇高,远远超出最初的想象,而且,其技术上的可靠性并不好,一些“先天缺陷”一直未能得到解决。于是,除了由于“挑战者”号和“哥伦比亚”号先后失事引发全民乃至全人类的关注与警醒,美国航天飞机这一项目本身从一开始就充满争议。当某项技术在使用了一段时间之后看上去乏善可陈,从实用主义的角度来说,停止继续在这个项目上投入人力、物力,也是一件很合逻辑的事。
  
  解放观点:如今,当人们议及美国航天飞机时,会发现,虽然它只是存在了短短三十余年,但其实见证了现代非常重要的一段历史。也许正是站在这一角度,很多人持这样一种说法,“航天飞机,不仅是交通工具,更是一种理念”。这种“理念”,到底有着怎样一种分量呢?在现代宇宙探索领域,它是否具有一定的标记意义?
  江晓原:这的确是一个很值得深思的问题。但你提到的这种说法,应该说只是摸到了这个问题的“边”,却没能看到问题的实质。
  当我们把视线拉回那个孵化出航天飞机构想的时代,就会发现,我们不能把航天飞机这类事情看成一个纯粹的科学技术问题。事实上,在它背后一直有着极其浓厚的政治色彩。1957年苏联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拉开了美苏太空竞赛的序幕。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下,美国开始考虑建造航天飞机。从这个意义上讲,航天飞机也可以看成是美苏之间科技竞赛、国力之争、乃至“冷战思维”的产物。
  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启动航天飞机项目的1969年,正是“阿波罗”成功登月的年份。但美国在1972年12月第6次登月成功结束,此后就三十年不登月了。这当然可以看成一种赢得“阶段性成就”的宣示,却多少说明了这本是一件脱离了当时的宇航发展基本条件的行动。当一项行动过分超前,更大程度上就成了一场“政治秀”。
  现在再回过头去看那段历史,已经有越来越多人都认识到这一点了。随着冷战业已结束,冷战思维终于逐渐离我们远去,所有这些与航天航空、宇宙探索有关的事情,也就势必步入一个不断回归于理性的过程。
  
  解放观点:您说的回归理性,是否也包括人类应当思考,“我们发展航天事业的价值究竟何在”?
  江晓原:这恐怕也是美国航天飞机这充满争议也曾付出过生命代价的三十年可以给我们最珍贵的启示了。否则,即便冷战业已结束,冷战思维、所谓打着“国力之争”、“科技之争”的“政治秀”终究还是会余响不绝。而实际上,我们只需要从常识去思考,就可以知道,所有的航天活动,对于人类的未来而言最有价值的目标,还是去寻找“另一个地球”。或者说,为人类寻找“另一个家园”。
  因为,我们的地球如果再这么一如既往地被我们消耗下去,终有一天是会被消耗完的。而资源一旦消耗殆尽,整个人类文明也就难以持续。再说,就目前看来,如果要找一个新的家园,在地球附近绕来绕去,几乎是没有意义的。除了地球之外,太阳系没有任何一个成员适宜人类居住。除非你改造它。但是,要想“改造它”,至今还属于科学幻想。众所周知,如果要改造,最要紧的事情有两个——重力和大气。但这事情说说容易,实际上非常困难。因为我们知道,包括人的身体在内,都是在地球的条件下一路适应、进化过来的。如果现在要去一个新的天体,体质未必能适应。
  所以,现在美国也有专家提出,“航空的未来在深空”——只有在深空我们才有可能找到另一个地球。
  
  解放观点:如果以您说的这个“终极意义”为目标,我们现在正站在怎样一个方位上呢?
  江晓原:起码下一步,需要有恒星际的航行能力吧。但现在看来,我们人类还远远没有得到这种能力。如果我们现在不再考虑政治作秀之类的因素,而是考虑到航天事业最基本的初衷——寻找新家园,那我们现在需要做的,首先是踏踏实实地在地球上发展我们的物理学。这是比较务实的选择。在近空飞飞航天飞机,这一探索本身的确也曾在推动人类科技发展上起过积极作用,但长远来看,没有什么实质意义。
  正如我们如今已经很难去追究,人类最初为何要探索宇宙?科学技术的发展,充满着各种不可知的因素。它并不像很多科学史读物所描绘的那样,看上去似乎是一系列“理性整合下很连贯、很有方向感的成果”。因此,如今像航天飞机这样的事物退出历史舞台,我们不妨放下曾经的那些唯美语汇,诸如“一曲科学探索的壮丽史诗”之类。这种美化可能带来短暂而虚幻的“崇高感”,但它既无益于真正的科学探索本身,对广大公众,甚至对于一个国家的航天航空决策者而言,也可能产生一种误导。


                                                            加入日期 2011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