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中国青年报》2011年5月13日

军事电影:用视像构筑心理长城
 

石海明 张茜
(国防科技大学;国防大学)


 



  从表现二战时期激烈空中决斗的《虎虎虎》、《伦敦上空的鹰》到冷战时期的《星球大战》,以及新时代闪耀荧屏的《壮志凌云》、《断剑》及《变形金刚》,空战电影一直是好莱坞电影库房中炙手可热的宠儿。前不久(3月10日),中国影坛也推出了自己的空战电影《歼十出击》,至此,曾令无数军迷翘首期盼、欢呼雀跃的我国第三代战斗机“歼十”终于飞上了荧屏,在我国军事电影排行榜上镌刻下了自己闪亮的名字。
  然而,当一部电影走出导演视线、亮相公众荧屏之时,也就拥有了自己独立的生命。于是,我们看电影,电影也在看我们,看我们能否从一个独特的视角发现什么。而今,我们就找到了这样一个视角——国防教育与国家安全。
  具体而言,倘若我们从未来战争走势及国防观念变革的视角,重新解读以《歼十出击》为代表的众多军事题材电影的话,我们即发现,它们恰似一个“窗口”。透过它,公众得以走近国防、理解国防。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人类战争已从单纯的“物理域”单线作战,演进到在“物理域”、“信息域”及“认知域”全维展开的今天,新时代在呼唤一种大国防观。正是在这种拓展的大国防观背景下,公众理解国防,将有益于筑起一道公众“心理长城”,共同维护国家利益、切实保障国家安全。

时代呼唤大国防观
  
  冷兵器时代,当十字军浩浩荡荡地涌入罗马城时,罗马人说,这是侵略;机械化兵器时代,当希特勒的军队闪电般横扫欧洲战场时,欧洲人说,这是侵略;信息化兵器时代,当美国的精确制导炸弹呼啸着划破伊拉克长空时,全世界的人都说,这是侵略。概而言之,我们发现,尽管这些战争发生在不同历史时期,有着迥然各异的时代特征,但它们都越过了一个国家的地理疆域,因此,冠名侵略,名副其实。
  长期以来,正是基于这一“侵略”概念,全球各国的传统国防观,大都将目光聚焦于国土、海洋及空天等地域安全,直到信息战的问世,开始对这一判断标尺形成了冲击。具体而言,对抗重点在物理信息域和思维认知域的信息战,早已不再是传统“攻城掠地”式的野蛮征服,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杀人不见血”的隐性搏杀。无论是索罗斯对东南亚金融系统的攻击,还是美国对前苏联的战略信息战,抑或今天在互联网上展开的话语权争夺,他们皆没有武装冲突的影子,也没有直接破坏他国领土完整。然而,就在这种悄无声息的较量中,倘若一个国家没有确立大国防观,也没有适应的新型国防教育,国家利益势必将大量流失而悄然不觉。
  具体说来,与传统国防观相协同的国防教育,主要是基于地理空间安全的一种教育模式,包括传统的军事训练、军营参观、军民联谊、野战拉练、防空演习、军事地形学讲座及军事高科技知识介绍等活动。应该说,长期实践证明,这一国防教育传统模式,在确保国家安全、捍卫国家利益及凝聚民族精神等方面,都是十分必要且行之有效的。
  然而,我们也要看到,今天的国家安全形势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从国防教育的视角来看,国家安全边界已从传统的军事领域拓展到了经济、文化、社会认知及个体思维等诸多方面,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传统国防教育自然就出现了一些局限。比如,它过于关注军事领域安全,过于关注物理信息防护,而疏于探讨如何应对非军事威胁,如何作好心理空间防护。
  显然,要应对后者,就需要探讨信息时代精神信息传播的规律,需要探讨维护国家认知空间安全的对策。而这一切有关“国防”的大问题,都离不开公众的积极参与,军事电影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而言,恰是帮助公众理解国防的一个极好的窗口。对此,应该说,大洋彼岸的美国深谙此道,好莱坞与五角大楼关系非同寻常。
  
好莱坞与五角大楼关系密切

我们不妨从去年热播的一部电影谈起。2010年初,曾以《泰坦尼克号》打动世人的美国著名导演詹姆斯·卡梅隆携起执导的科幻电影《阿凡达》,在媒体铺天盖地的宣传下,于大洋此岸的影院掀起了一股科幻浪潮,票房纪录直线蹿升,一时间,是否看过《阿凡达》成为都市白领及广大学生见面的问候语。
的确,3DIMAX版的画面效果,想象瑰奇、气魄恢弘的《阿凡达》无疑是带给观众的一场视觉盛宴,高科技将肆意的想象变成了眼前的现实,观众犹如经历了一次梦境般的旅行,其中还夹杂着正义与邪恶的较量,爱情与忠诚的抉择,口口相传,吸引着人们在这个冬季络绎不绝地走进影院,一饱眼福。
于是,人们预料《阿凡达》亲吻当年的奥斯卡奖,将好无悬念。然而,在随后的奥斯卡颁奖现场,《阿凡达》大败《拆弹部队》,众人哗然,难道奥斯卡也有猫腻?其实不然,后来有美国学者指出,原来五角大楼与好莱坞之间有些瓜葛。具体说来,自小布什政府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借口入侵伊拉克以来,美军高举“大棒”的霸道形象举世闻名,而这与《阿凡达》影片中潘多拉星球上纳威人面对的地球人之“强拆队”形象不谋而合。相反,《拆弹部队》却让观众更多地想起了越南战争时期的宣传片,为美国攻打它国做辩解,没有演绎出伊拉克战争的真相,更没有展现那些制造的混乱和灾难,反而影片的大部分画面让观众觉得美国士兵为了拯救伊拉克人而失去了生命。
对此,按美国学者大卫·罗伯在其著作《操控好莱坞:五角大楼与好莱钨之间的关系》中的研究,许多好莱坞电影制片人都承认,五角大楼与好莱坞很久以来就有着紧密的合作关系。一方面,五角大楼向好莱坞提供必需的装备用于拍摄电影,另一方面,五角大楼又在影片的剧本、拍摄、发行及上映各个环节操控好莱坞,最终目的是要确保好莱坞制作出符合五角大楼意图的影片,从而帮助美军塑造形象,以便利用信息时代媒体的巨大影响力,操控他国对美军的认知。
  的确,公众对美军的认知,深受《拯救大兵雷恩》、《阿甘正传》、《珍珠港》、《黑鹰坠落》、《变形金刚》等好莱坞大片潜移默化的影响。如在《变形金刚》中,全球唯一的第四代战斗机F-22“猛禽”、美军目前重量和功率最大的直升机MH-53、美国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启动的电磁炮等“明星武器”悉数闪亮登场。在给观众带来上佳视觉享受的同时,也将美军强大的形象深深地烙在了人们的脑海。而在一些超现实主义影片中,无比“强大”的美军似乎只有外星人才是对手。正如《变形金刚2》中美军士兵一次次暗示的:“我们所见的,绝不是地球人掌握的武器。”
于是,通过好莱坞影片的大力渲染,配合多如牛毛的军事演习、一个贴上“无敌”标签的强大美军形象便建构了出来。但问题在于,这样的形象距离真实的美军有多远?如果全球各国军队都以此为榜样打造自己,后果如何呢?倘若与美军较量的伊拉克军队官兵大脑中也是这样的美军形象,喜载?悲载?
  至此,我们还能对好莱坞军事大片“满世界飞”寻常观之吗?我们是否需要从国家安全的高度,从国防教育的角度来重新认识军事电影的地位呢?如果这样观之,或许我们会得出一个判断:新时代的大国防观,呼唤中国原创军事影片,以呵护认知空间安全,筑起国家“心理长城”。
  
大脑没有防火墙

美国国防部著名信息战专家托马斯曾于10多年前写过一篇文章,题目为《大脑没有防火墙》,文章对美军97联合军演作了深刻反省,明确提出美军在信息战方面存在着重大隐患,那就是硬件建设不惜工本,设施齐备,但却忽视了对操作这些设施的关键——人的大脑、人的意识、人的精神的进攻与防护,而恰恰是这些软的东西,为信息进攻留下了没有设防的广袤空间。
就在托马斯的文献发表之后,美军很快提出了“感知操纵”的概念,认为未来战争将在物理域、信息域及认知域“三域”展开。近年来,美国空军大学的“网络空间及信息战研究中心”更是沿着托马斯的思路,做了大量有关“认知战”的相关研究。此外,美国军事参谋学院的阿米斯特德也分别于2004年、2007年及2009年相继出版了3部“信息战”专著,并在美国组织召开了多次信息战研讨会,探讨在今天的信息时代,如何应对非传统威胁导致的心理空间安全问题。
当然,在大洋此岸,我国军事专家乔良与王湘穗早在10多年前,也在其《超限战》一书中,对非传统安全问题提出了预警,2006至2009年,美国也在霍普金斯大学连续召开了四次“超限战”思想研讨会,探讨非军事安全问题。近年来,军事专家刘戟锋也一直在探讨物理信息战的进化之路以及未来精神信息战的发展前景,呼吁重视“认知域”较量的战略问题。
  正是在这个以呵护心理空间安全是主要目标的“认知域”,面对当前日益发达的信息网络社会,加强以军事电影为媒介的文化建设,显然是重要的契合点与颇好的突破口。也正从这个意义上讲,《歼10出击》亮相荧屏是一次值得肯定的尝试,毕竟在信息时代,战争已经不再是军方的自留地,没有硝烟的战争每天都在发生,军民之间的鸿沟正在被填平。因此,在遵守必要的保密原则下,通过军事电影这一“窗口”,让公众更多地走近国防,是构筑新时代国家安全屏障的必要,也是大国防观下我国国家安全战略拓展的必然。

                                                                                            加入日期 2011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