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11年6月3日《文汇读书周报》

手工不厌恶机械,机械却怒视手工
——读《手工艺里的智慧》


黄 菲


  当刘兵老师笑着说他又“掺和”进人类学领域研究的时候,我的好奇心就被嗖地诱发出来,因为以刘老睿智的头脑和“贪玩”的本性,这不会是简单地掺和。果然,当他捧出《手工艺里的智慧——中国西南少数民族文化多样性研究》一书,我就知道真正的诱惑开始上演了。
  在机械被盲目崇拜的今天,全球化和现代化的口号,淹没了手工艺中的智慧和情感,摧残了文化应有的多样性。传统的生活常态被来势汹汹的机械生产彻底打破。大量的农村青年抛弃了传统工艺生产,涌向城市工厂的生产线。传统工艺失去了后继力量的同时,也逐渐丧失了应有的活力和吸引力。传统工艺品也不可避免要受到近代工业机械化、批量化生产方式的冲击。
  基于设计史和设计理论的专业知识背景,我更感兴趣的是书中对传统手工艺基于社会文化背景的原创性研究提供了更加广阔的视角。书中展现出来的是数种活态的传统技艺,是活在人们日常生活、生产的土壤之中的。这样,书中研究人员对传统手工技艺进行人类学视野的考察以及深入剖析,清晰地展现传统手工艺面貌的同时,必然会为我们提供一种良性的思维范式,那就是在传统手工艺没落的叹惜声中,理性地思考为其提供养分的土壤和环境。
  书中研究的若干个西南少数民族手工艺,无一不在活生生地呈现当地老百姓的生活状态和意识轨迹,传统手工艺是深深扎根于传统社会的生活及生产方式的。而以高科技日新月异的发展为表征的工业文明,侵蚀了传统工艺赖以生存的传统的生活方式。传统的生活方式是由乡土本色决定的,诚如费孝通先生所说:“只有直接有赖于泥土的生活才会像植物一般的在一个地方生下根”,
  但是,手工并不厌恶机械,而机械却怒视手工。在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实用传统工艺品生产领域,几千年一以贯之的个体化、手工生产方式,势必被大工业生产所取代,传统工艺品的未来就这样被机械生产宿命地决定了;而观赏性传统工艺品,随着工业文明带来的消费观的转变,社会价值观念和审美观念发生变迁,虽然题材、技艺得以继续保持,但其意义也跟原来相去甚远,成为现代消费文化体系中的一支。
  传统手工艺中蕴含得更多的是一种精神文化,它一直传承于民间、生存于大众之中。经过数代朴实的手工艺人的手手相传、口口相授,团体协作的共同生活、相对单纯的社会交往、集体的智慧积累下来的不仅仅是精湛的技艺本身,更是一种精神的寄托。从传统手工艺品表现的题材,看到的不仅是精彩生动的视觉形象,更是一种文化传统的延续,通过对传统节日、民族习俗等等形式与内容的形象表达,保留的是一种民族心理,对民族自尊心、认同感和凝聚力的强化。作为一个民族的艺术语言,联系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各个方面的传统工艺品,不仅仅是物件,经过长期的传统沿袭和发展,已经演变成了一种民族符号,代表着该民族共同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和审美境界。
  正因为此,手工艺人将工艺品视为其生命价值的体现,赋予其深厚的个人情感。传统手工艺品带给人情感的体验,成为联络人与人之间感情的一种媒介。传统工艺所特有的这种亲切和真诚的情感成为它生命力的一部分,尤其在书中研究的毛南族花竹帽编织工艺和广西龙胜大寨村红瑶女性传统服饰工艺中体现得更突出,其中透射出的人文关怀和生活情趣最具魅力。这是冷漠的机械产品难以望其项背的。想要如今的任何产品拥有情意都被认为是奢侈的,生产者不再保有对消费者的关怀和责任,充满关爱的器物已经绝版,这已经是属于过去的故事。
  而且,受“天人合一”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影响,人们以一种亲和的态度对待自然、感受自然,将物拟人化。传统手工艺品中也深深地蕴涵着人与自然之间的协调与共存思想,从工艺品材料的选择到工艺技术的考量,都始终投射出人与物、人与自然、物与物之间的和谐依存理念。正是这样一种非常朴素的执着,成就了传统手工艺的原生态。然而,反观科学技术以其无坚不摧的魔力进驻于现代社会各个领域之中,自然不得不让位于机械生产的便捷与高效,只有在痛苦过后,现代设计重新述著于绿色设计、可持续设计时,传统手工艺品才得以再次受到关注。
  还值得一提的是,与机械化大生产带来的千篇一律相对,传统手工艺提供的多样性产品是极富诱惑力的。在追求个性化的今天,传统手工艺为我们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
当然,更具现实意义的,是对未来发展方向的探究。发展必须由内而外,首先需要的是传统手工艺保有群体的自我意识,即书中一再强调的费孝通先生提出的“文化自觉”思想,“文化自觉是指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明白它的来历,形成过程,所具有的特色和它发展的趋向,不带任何‘文化回归’的意思,不是要‘复旧’,同时也不主张‘全盘西化’或‘全盘他化’”。基于这样的思路,树立手工艺人的文化自觉与文化认同意识是极为必要的,应该是达到“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和谐境界的基础。只有内部的共同体拥有了这样的自觉性,传统工艺必需的传统的原生态的生活环境才能稳定存在,这种“民间文化生态”正是传统手工艺所需要的,否则传统手工艺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目前旅游业的发展是传统手工业得以发展的重要支撑,旅游纪念品是传统手工艺得以传承的重要载体,但这种纯功利性的商业刺激并不能带来根本性的改变,让传统手工艺回到民间去并非易事。在日本成功推行“一村一品”运动的感召之下,现今国内很多学者也在力倡同样的政策。在现代经济社会,为使传统工艺品真正融入现代生活领域,需要的应该是更加人性化的传承方式。正如日本著名民艺学家柳宗悦所言:“机械不会带来任何的幸福,而手工艺的缺失才是真正的不幸。”而本书让我们看到了传统手工艺在现代生活中“活”起来的理由和希望。
  
  
  《手工艺里的智慧——中国西南少数民族文化多样性研究》,韦丹芳等著,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10年10月第1版,定价:48元。


作者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清华大学32号楼208室 (100084)
  邮箱:amanda_hf@163.com
  

                                                        加入日期 2011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