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中国国家天文》2011年第3期

  

危宿与东壁

 陈志辉

  
  形如屋顶的危宿
  二十八宿之一的危宿,在西方系统第21时到第22时之间,由三颗星组成,呈三角形。危宿一至危宿三分别对应宝瓶座α、飞马座θ和飞马座ε。
  这个星宿为什么会用危这个奇怪的名称呢?古代星占典籍说危宿三星的星占意义是:“为天子宗庙祭祀,又为天子土功,又主天府、天市、架屋、受藏之事”。 危宿以南不远处又有盖屋二星,顾名思义,这是盖房子的星官。在危宿东邻的室宿,同为二十八宿之一,又称为营室,被视为是天子的宫室。再加上室宿东邻的壁宿,为室的外围墙壁。要注意的是,宫室解作帝王的居所是后起之义,秦汉以前普通人的住宅房屋也可以称为宫,此外宗庙也称为宫室。而由此可知危、室、壁这三个相邻的星宿关联配套,均与动土建设宫殿、房屋一类的土木工程有关。事实上,危字又可作名词,古代字书中解为“梠”的同义词,意为屋檐或屋脊。而危宿近似一个钝角等腰三角形,确实也像是中国传统的庑殿顶。一些外国人也可能出于这个原因,把危宿翻译成rooftop,即屋顶外表面。
  在农业社会出现以前,人类过的基本上是逐水草而居的狩猎—采集生活,由于居无定所,他们住的地方多不大讲究,如原始人的山洞,匈奴人的帐篷,蒙古人的蒙古包等等。而当我们一部分上古先民脱离了狩猎—采集生活模式,进入农耕社会之后,他们开始长年定居一处,随即对居所也重视起来。房屋周围的环境不但要好,房子本身也要做得结实牢固,舒适宜人。这种对房屋的重视,也作为一种社会文化基因延续至今。因此,像房屋这样重要的东西,又怎能不在天的星星中反映出来呢?于是作为屋顶的危宿,作为住所的室宿和作为外墙的壁宿,就成为了预兆人间房屋建造等事情的星官。后来宫室一词成为“御用”,星占学又专为皇权服务,星占家出于望文生义或顺水推舟,便把危、室、壁三宿的星占含义与天子有关的土木工程联系起来。
  
  危宿与三危族
  关于危宿的得名,还有另一种说法。按照何光岳先生和陈久金先生的意见,危宿之名来源于古代一个名叫“三危”的强大部族。这个部族是夏人的一支,出自西羌,随夏人而发展,被商汤打败后流散各地,而危宿就是三危人的族星。
  三危一词在中国古籍中并不罕见,《尚书·舜典》上说,舜帝摄政,流放了共工、驩兜、三苗,又诛杀了治水不力的鲧之后,天下咸服。其中,三苗因为贪吃,即后世史书所称的“饕餮”,被流放到三危。据一些古人的考证,三危山俗亦名卑羽山,在敦煌东南三十里,因为山有三座山峰,所以称为三危。危字有高的意思,在这里是形容词用作名词,意为高山。但我们不禁还要问:中国上古时的部族和民族如众多,帝尧的时候号称有“万国”,那为什么非得用三危族的族名来命名一个星宿呢?
  翻阅古籍,我们发现三危人的祖先三苗人并不简单。《国语·楚语下》记载,黄帝之子少昊主政之时开始走下坡路,有“九黎乱德,人神杂糅”。颛顼帝接班以后,命一位叫重的官员管天,另一位叫黎的官员管地,恢复了旧有的秩序。但后来到了尧帝之时,“三苗复九黎之恶”,尧又培养重、黎的后代,让他们继续司天、司地的工作。
  中国古代统治权之确立,除了经济、军事实力作为支撑以外,“通天”的能力也是必要条件之一。只有具备通天的能力,百姓才能打心底里承认君王是天子,是上天派到人间的代理人,统治的合法性才得以建立,政权才得以稳固。而通天的手段,主要就是天文学及由之而衍生的星占学。所谓九黎乱德,也就是九黎同样具备了通天的能力,同样受天神的眷顾,这对少昊政权是重大威胁。自颛顼命重、黎司天地后,史书说从此“绝地天通”,通天的手段——天文星占学为皇权所垄断,一般人无法染指。尧帝时的三苗人,作了与九黎人作了相同的“恶”,威胁到尧帝的统治权,舜摄政后便找了个贪吃的罪名把他们流放了。如此则可以推知,三苗人具备一定的天文星占水平,甚至是一个精于天文的部族。这样就可以得出一个比较完整合理推断:三危人由三苗而来,其中精于天文星占的人把天上的星宿命名作危,其后融合到二十八宿之中。
  
  东壁主文章之谜
  本栏目前期文章“营室与星四方”曾经介绍过壁宿曾经是营室的一部分,后来大概是因为词汇专门化,室特指一个居住单位,便把整个房子的围墙——壁分了出来。上文提到,危、室、壁是相关连的三个星宿,均与房屋、土木建设有关。但壁宿主要的星占含义却很奇怪。《宋史·天文志》说:“壁宿二星,主文章,天下图书之秘府。明大,则王者兴,道术行,国多君子;星失色,大小不同,王者好武,经术不用,图书废;星动,则有土功。”简而言之,东壁主文章,只有在壁宿摇动闪烁的时候才是动土建设的预兆。
  然而西汉景帝时期的一件事情,倒真的把墙壁和文章、图书联系起来。景帝的儿子刘余,被分封到今天的山东境内,是为鲁恭王。这位鲁恭王喜欢美丽的宫室苑囿,在一次扩建宫殿的时候,误拆了孔子故居墙壁,却在壁中发现了大批的古书,如《尚书》、《春秋》、《论语》、《孝经》等。我们知道,秦始皇焚书坑儒,把很多儒家典籍都焚毁了。到了汉初,一些幸存儒生们凭记忆重新默写整理这些典籍,用当时通行的篆书写成,汉朝人称为“今文经”。而在孔子故居中所发现的经典,则是用形似蝌蚪的古文字写成,当时很少人能读懂,被称为“古文经”。于是,研究儒家经典的学问——经学分为了两派,即今文经学和古文经学,影响中国长达两千年之久。
  鲁恭王坏孔子故宅壁这个故事与壁宿有数处暗合:第一,故事背景是鲁王扩建宫殿,而危、室、壁三宿代表的正是宫室营造之事;第二,鲁王动土建设时所破坏的不是其他东西,而是墙壁,这与壁宿星摇动则有土功相互呼应;第三,在壁中发现珍贵的古文经典,与东壁主文章相合。顾颉刚先生解释《周易》,说里面卜辞中所说的应当是当时很流行的事情,可以让占者明白未来的发展可能与已知的人和事相似。这种考虑是有道理的,历代求神问卜者,很多时都会用古人的典故来类比。东壁主文章,相信就是来自汉鲁恭王坏孔子故壁而得古文经这一典故。

                                                            加入日期 2011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