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科技日报》2011年2月22日


  互联网:埃及政权垮台的“推手”


石海明 曾华锋
(中国国防科学技术大学)


  2011年2月11日,在埃及政坛执政30年的政治强人穆巴拉克黯然宣布辞职,默默地回到了其位于埃及南部沙姆沙伊赫的住地,留在其背后的毁誉参半的政绩、尴尬无比的美国以及乱象丛生的埃及,联想到前不久突尼斯政权的突然垮台,以及正向其他国家蔓延的骚乱,似乎一场政治风暴大有席卷整个中东之势。由于这些骚乱之国皆为美国在中东的昔日盟友,于是,面对此情此景,美国紧急应对。一方面,派人四处打招呼以求“灭火”;另一方面,又试图借“舆论风”将动荡之火引向伊朗——这个其在中东的“眼中钉”。
  对于上述发生在突尼斯、埃及等国的政治动荡,固然有诸多国内根源,但倘若我们将目光聚焦于互联网,会发现这些动荡从另一个侧面向我们展示了互联网的政治魔力,这个在美国国防部资助下于1969年诞生于冷战政治中的小小“阿帕网”,而今已拥有了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呼风唤雨的能量。如突尼斯的垮台就与“维基解密”在网络上公布本·阿里每天要享用从法国空运的冰冻酸奶直接挂上了勾。而在埃及持续18天的政治骚乱中,国际知名社交网站更是其背后不可或缺的政治推手,一度迫使埃及关闭了其境内的互联网。
  互联网技术对国际政治的这一冲击,可以从不同维度进行解读,但联系科技进步与人类军事变革史,我们即发现,在信息时代,战争已从自然中心战、机器中心战演进至网络中心战,军事对抗开始在物理域、信息域及认知域全维展开。从某种角度而言,与流血的军事较量并行的是不流血的话语权博弈,而作为话语权的集散地与传播场,互联网日益成为国际政治较量中看不见的新战场,信息时代战略心理战的“新利器”。
  与传统的战争厮杀相比,在信息时代的战略心理战中,战争已不再是军方的“自留地”,也不是硝烟的“代名词”,所谓的战争将围绕“危机”而展开,应对危机就是应对战争,化解危机就是赢得战争。因为,危机的有效化解与否直接关联到国家安全战略,影响着国家经济利益。就在此次突尼斯与埃及发生动荡之后,美国政府紧急启动国家危机管理机制,从随后希拉里公开发表的系列言论以及其他政府官员的举措来看,美国对信息时代战略心理战之危机对应是有预案的。
  正是在目睹“脸谱”网和其他社交网络助力推翻突尼斯和埃及政权后,美国国务院开始利用微博网站“推特”(Twitter)鼓励伊朗的反对派力量。具体而言,美国国务院13日开始在两个“推特”帐户上用波斯文发布消息。一条消息说:“我们希望加入你们的对话。”还有一条说:“美国呼吁伊朗允许人民享有和平集会和示威的普遍权利。”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哈默说,政府的“推特”项目与美国外交是一致的,在伊朗人反对内贾德政权的斗争中,提供了与伊朗人民更直接的接触方式。而我们知道,早在2009年6月18日,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就直言,推特(Twitter)等社交媒体网络是美国“极重要的战略资产”。 2月14日,伊朗爆发了一年多来最大规模的反政府抗议,数千人与警察发生了冲突。
  显然,美国在互联网领域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全球13台根服务器就有10台被美国控制着,其中几台被美国军方控制着,其一为H服务器,它位于美国东部马里兰州的阿伯丁武器试验场,属于美国陆军实验室,其二为G服务器,受控于五角大楼网络信息中心。而且,管理这13台根服务器内容的“互联网域名与地址管理公司”(ICANN)也在美国政府掌控着。
  正是凭借强大的互联网优势,美国近年来不断拓展战略心理战的高边疆,在认知空间主导话语权,配合其外交、政治及经济战略,维护着美国的霸权。就在这次埃及发生骚乱后,为防止这种革命像瘟疫一样在中东蔓延以至危害到美国利益,美国开始积极主导话语权,并利用网络引导舆论。为此,甚至还不惜丢弃其长期的政治盟友,一切以美国利益为重,将穆巴拉克描绘为独裁者,丧失了人民的信任,并呼吁伊朗人民向埃及学习,埃及外长盖特9日严厉抨击了美国这个昔日盟友的姿态,但依然没有改变穆巴拉克下台的命运,不知这位在埃及叱咤风云30年的政治强人在家中闭门反思时,有没有想到,在被美国抛弃的背后,其实隐藏着信息时代战略心理战的制胜律——要么引导舆论,要么被舆论埋葬。对此,在今年刚刚公布的最新版军事战略中,美国就明确提出“为了应对任何国家阻止进入和使用网络空间,我们将显示决心并加大投入。”

                                                                 加入日期 2011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