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10年9月15日《科学时报》

    大战略观:评判美军伊拉克战争胜败的另一标尺
  
  石海明 曾华锋


  2010年9月1日,美国副总统拜登、国防部长盖茨及美军参联会主席马伦在巴格达,出席了指挥权交接仪式,为伊拉克战争正式画上了句号。按奥巴马政府拟订的撤军路线图,在本次交接之后,驻伊美军人数将降至5万以下,并于明年年底前完成全部撤军任务。对此,近日海外媒体纷纷报道称,“撤军宣告了美军的失败”、“美军体面地输掉了战争”等,国内一些媒体也跟进报道此类观点,一时间,伊拉克战争“美军失败论”大行其道。然而,冷静想想,难道撤军真的就标志着美国完全输掉了这场战争了吗?在战争早已不是军方自留地的今天,单纯从军事角度评判一场战争的胜败是否有点狭隘呢?事实上,倘若我们回溯到7年前布什政府开战的真实动因,就不难发现,评判这场战争的胜败需要一种“大战略观”。
  
  战争机器开动
  
  “9?11”之后,面对世贸大楼、五角大楼遭受的恐怖袭击,一股既恐惧又愤怒的情绪弥漫在美国公众心头,布什政府开始寻找借口,筹划出兵伊拉克以“替天行道”。2005年5月,《唐宁街备忘录》曝光了这一决策过程。原来在伊拉克战争前,美国就开始操控舆论,先是借助强势媒体,将萨达姆符号化为残暴的代言人、威胁全球的标签。而后,美国政府又公开指责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如2002年10月,布什在辛辛那提发表演讲,宣称伊拉克拥有越来越多可在大范围散布生化武器的飞机。时任副总统切尼也说:“在某一天的战争中,我们可能失去的不是数千人,而是数万人,甚至数十万人的生命。”国家安全顾问赖斯甚至描绘了蘑菇云笼罩美国城市的恐怖幻象,与切尼的断言遥相呼应。
  上述编织的借口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下,还真的蒙蔽了不少人,甚至包括美国公众。如在2003年2月,一项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55%的美国人“肯定”伊拉克拥有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设施,另有38%的人则认为“可能有”。于是,2003年3月17日,布什向萨达姆发出了最后通牒,限其在48小时内离开伊拉克,否则就开战。3月19日,美国第一次针对萨达姆的“斩首行动”未奏效。3月20日,美军大规模开进了伊拉克。12月13日,萨达姆在其家乡提克里特南面的一个地洞被美军俘获。2006年12月30日,萨达姆被执行绞刑。
  萨达姆消失了,但对于所谓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武器核查小组在进行了耗时16个月、耗资9亿美元的调查后,却于2004年宣布伊拉克早于1991年就在联合国监督下销毁了所有核生化武器。同年,美国60位顶尖科学家(包括23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及前政府官员,也签署了一项声明,提及布什政府在伊拉克战争之前不顾利弗莫尔、洛斯阿拉莫斯及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专家们与之相反的评估,毫无根据地声称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至此,布什于2002年1月29日在白宫发表《国情咨文》演讲时所宣称的——萨达姆政权支持恐怖分子且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攻自破。接下来,美国开始转为宣称“开战旨在推翻萨达姆的独裁统治,还伊拉克人民以自由幸福”。这一美妙的承诺是否兑现了呢?7年之后,美军到底留给了伊拉克人民什么呢?
  
  战争留给伊拉克什么?
  
  2010年6月19日,伊拉克南部城市巴士拉的数千名群众聚集在省府大楼前,抬着黑布包裹的棺材冲击政府大楼,抗议在高达50摄氏度的炎炎夏日里饱受停电之苦。两天之后的6月21日,伊拉克南部纳西里耶市再次爆发抗议活动。人们不禁要问,这个曾经的产油大国,怎么会变成了“缺油”大国,导致民众只能忍受没有空调的酷暑呢?原来,正是战争的破坏以及其后无休止的国内暴力冲突,导致伊拉克市政电力基础设施被破坏殆尽,部分老爷发电机停停转转,加上炼油设备匮乏,根本无力保障伊拉克的电力供应。
  另据美国学者戴维?S?梅森在《美国世纪的终结》一书中的研究,伊拉克内政部和移民局早在2007年就统计出,自2003年以来几乎1/3的教授、医生、药剂师和工程师已逃往国外,数百名学生及教授被杀害或遭绑架,伊拉克的大学几近瘫痪。特别是医学界灾难深重,2250名医生被谋杀或绑架,另有12000名已逃离该国。仅到2007年初,战争就造成200多万伊拉克人逃离该国,170万人成为“国内流离失所者”。这种大规模的出走,是中东地区自1948年以色列建国造成混乱以来最大的难民危机,它加剧了伊拉克国内的混乱状况,严重威胁到中东地区的稳定。此外,无穷无尽的教派冲突、没完没了的汽车炸弹,使伊拉克精神病院也人满为患,战争留给了伊拉克人民深深的伤痛。
  至此,全世界的人们看到的已不再是那个高举火炬、和蔼可亲的自由女神,而是一个高举导弹、霸气逼人的美国大兵。饱受战争之苦的伊拉克则揭开了美国开动战争机器的真实动因,那就是石油。对此,学者安东尼娅?朱哈斯在《石油黑幕》一书中给予了详尽披露。的确,倘若我们将小布什政府在全球建立的军事基地、设施及部署印刻到地图上,即将惊奇地发现它们都直接追随油田所在地或石油运输的线路。对此,连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都在2007年说:“伊拉克战争基本上就是石油战争,每个人都清楚这一点,只是政治上不便于承认罢了,我对此感到难过。”此外,美国伊拉克战争总指挥部退役将领约翰?阿比扎伊德也曾说:“伊拉克战争当然是为了石油。”对石油这一“黑蛋糕”,美国可谓觊觎了许久,一直苦于没有借口,直到“9?11”事件发生,美国迅速将伊拉克战争纳入了一个大战略之中。
  
  大战略透视美军用兵
  
  就在“9?11”事件发生后不久,美国联邦调查局就声称,劫机犯来自“基地”组织,而策划者则是本·拉登。而后,美军开始迅速调整战略部署。一方面,针对恐怖分子的袭击策略,成立了“国土安全部”以加强威胁应对;另一方面,乘机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反恐”浪潮,迅速向战略要地挺进,单是在油气资源丰富的国家附近,就增建了13个军事基地。而伊拉克战争所指向的地方只是这一大战略棋盘中的一枚棋子而已。
  就在美军顺利实现了其大战略部署之后,近年来,美国的军事霸权主义作风却日益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谴责,如英国YouGov公司于2009年6月26日至28日通过网络对1962名英国成年公众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关于伊拉克战争,67%的受访者认为,驻伊美军在伊拉克不得人心;54%的受访者则认为,驻伊美军不会给伊拉克民众带来所谓的民主。显然,美国“正义化身”的国际形象,因其在全球不断扩张军力、进行伪善干涉而遭严重毁容。
  此外,截至2010年8月16日,在过去的7年零5个月里,4415名美国军人丧生伊拉克,约3.2万人战斗受伤。而且,在伊拉克的持续军事存在也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经济负担。按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在其新书《3万亿美元的战争》中的研究,这场战争的费用将高达3万亿美元。倘若再考虑到美国在阿富汗战场陷入的僵局,我们即可明白,伊拉克战场早已成了美国“烫手的山芋”,进行必要的战略收缩,尽快撤军已在情理之中,因为它完全符合美国的大战略考量。
  而今,美军走了,尽管在其挥挥手离开的身影背后,是绞刑架下的萨达姆,是4415条美军生命,是10万伊拉克平民尸骨,是一个失信的美国,是一个乱象丛生的中东。但扶植起一个亲美的伊拉克政权以确保美国实现对石油的掌控,不正是美国曾经孜孜以求而且通过战争也已达到了目的吗?由此看来,单纯从军事角度将此番撤军评判为美军“彻底失败”是否略有不妥呢?大战略观不正是评判美军伊拉克战争胜败的另一把标尺吗?
  

  
 

20100919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