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10年9月6日《辽宁日报》

实行网络实名制是当务之急
——专访著名学者江晓原

本报记者 符成龙
        


   今年7月开始,辽宁日报推出《本报互联网特别调查》。在网络技术蓬勃发展的同时,互联网作为一个文化产业对传统社会伦理道德和思维模式的改变以及在文化建构方面所起到的作用更为我们所关注。  
   在调查的第一个主题板块中,我们用了10个专版的篇幅探讨了“互联网与少年”这个话题,对青少年网瘾、网络游戏对青少年产生的影响等问题进行了全方位的梳理,引起了社会各界特别是学校和家长对此问题的再次反思。青少年网瘾等问题的产生其原因是非常复杂的,既有家庭教育的缺失、学校教育的脱节,也有网络企业的缺乏社会责任感等各方面因素。如果归结起来,那就是整个成人社会对网络文化的认识是莫衷一是、比较混乱的。
  我们的第二个主题板块是《互联网与话语暴力》,对“人肉搜索”等藉由话语制造出的各种事件的成因、作用、意义及未来走向进行一系列探讨。
  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科学史系主任江晓原先生,是著名的社会学者、科学史学者,曾经就网络文化建设发表过不少有见地的观点。本报记者就这些问题对他进行了专访。
  
  本报记者:江教授,我们注意到您的博客中曾经发表了一篇文章,对美国人安德鲁·基恩所著的《网民的狂欢:关于互联网弊端的反思》一书进行了介绍和分析。而我们在做《互联网特别调查》之初也关注到了这本书。感觉该书作者所提到的那些互联网弊端在中国互联网发展中也都同样存在着。
  特别是在我们做网络话语暴力这个话题时,就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公众的参与和多元化的意见表达在看似带来空前的文化自由的同时,所产生的更多的负面作用。特别是近年来由人肉搜索引发的许多极端的事件更是如此。

  江晓原:网络暴力与现实中的暴力不同,主要体现为一种软性的暴力,包括语言上的暴力以及人肉搜索过程中曝光他人隐私等。
  许多人在享受网络带来的便利的同时,将网络当成了一个发泄的场所。在网上浏览一些文章时,总能发现有人在跟帖或者评论中用不堪入目的语言发泄自己的情绪;在一些个人博客和论坛上,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和恶意诋毁的现象比比皆是。人肉搜索也是带来网络暴力的重要因素,网民在对事实没有一个客观认识的前提下,任意地辱骂当事人。而人肉搜索往往需要发动网络中的一堆人去搜索他人,但是网民们的搜索行为并没有得到任何合法的授权,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暴力。
  
  本报记者:研究几起人肉搜索事件的起源时,我们发现,网民对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件进行搜索,并没有什么原则性和道德界限,猎奇、窥私、揭短都成为网上堂而皇之的搜索理由。感觉公众在虚拟世界还没有在现实世界中理性客观。
  江晓原:网民素质的参次不齐是造成这些现象的重要原因,大专及以上学历网民所占比重继续降低,已下降至23.3%
根据《第2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0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到4.2亿。网民的学历结构继续呈低端化变动趋势,截至2010年6月,初中和小学以下学历网民分别占到整体网民的27.5%和9.2%,增速超过整体网民,大专及以上学历网民所占比重继续降低,已下降至23.3%。同时,互联网进一步向低收入者覆盖,与去年相比,个人月收入在500元以下的网民所占比重从18%上升到20.5%,月收入2000元以下的网民群体所占比重达到70.4%。
  很多人都有一个误区,认为网民是这个国家的精英,许多人甚至认为网民的声音要比市民的声音更重要。十几年前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的确只有一些科技精英才能够使用网络,但这种情况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已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目前,我国网民仍以30岁以下年轻人为主,并且大部分为低学历、低收入阶层。
  
  本报记者:您说得很对。我们这次去号称人肉搜索第一案的虐猫事件发生地黑龙江省萝北县采访,亲身感受到了现代化的互联网对一个偏远的边陲小城带来的影响。当地政府对这样一起小概率事件的重视程度甚至达到了解决国计民生问题的同等地位。
  江晓原:现在很多地方每当有政策出台时,总会在网上征求网民的意见,一些政府官员也会在网上倾听网民的声音。但是网民由于其素质的参差不齐,加上匿名背后的不负责任,其整体素质不及普通市民,所以倾听市民的声音应该比倾听网民的声音更重要。
  
  本报记者:在网络暴力如此泛滥的现状之下,有什么应对之策呢?
  江晓原:网民之所以敢在网上不负责任的发泄,其根本原因在于目前的网络是匿名的。
  网络暴力不是一个新话题,有关网络暴力的讨论这几年一直在进行。不过很多人都忽视了其中重要的一点:网民之所以敢在网上不负责任的发泄,其根本原因在于目前的网络是匿名的。尽管很多人都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对,但网络的匿名性给了他们一种安全的错觉,所以他们才认为在网上随意发泄可以不负任何责任。
  举个简单的例子,有的学者在博客上发表了文章,经常会有一些持不同意见的网民对博客主人破口大骂,可是如果他们站在博客主人对面时,又有几个能够把那些侮辱性的词句再说一遍?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实行实名制,当实名上网之后,网民不再躲在“马甲”后面随心所欲,他们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因此我敢断言,网络暴力事件数量也一定会急剧下降,网络也就干净多了。
  
  本报记者:实名制后,会不是损害一些人所谓的公民的言论自由呢?
  江晓原:言论并不用设置底线,如果在技术上真的实现了实名制,自然就会出现底线。也许有人担心实名制会损害公民的言论自由,但网络也是一个公共场合,人们发表意见理应使用自己的真名,实名制与言论自由并不矛盾。“言论自由”这个概念提出和实行的时候,世界上还没有网络,也没有网上的匿名,言论自由怎么可能竟会需要用网络匿名来保障它呢?实名制之后,网民仍然可以在网上发表自己的观点,甚至可以骂人,只是骂之前都会掂量掂量自己这样做是不是违法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2010091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