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10年3月3日《科学时报》

战争向何处去?
——科幻电影《阿凡达》折射的未来战争伦理困境


  石海明


  
  科幻电影《阿凡达》掀起了一股科幻浪潮,票房纪录直线蹿升,一时间,是否看过《阿凡达》成为都市白领及广大学生见面的问候语。的确,3DIMAX版的画面效果,想象瑰奇,气魄恢弘的《阿凡达》无疑是带给观众的一场视觉盛宴,高科技将肆意的想象变成了眼前的现实,其中还夹杂着正义与邪恶的较量,爱情与忠诚的抉择,吸引着人们在这个冬季络绎不绝地走进影院。可以说,《阿凡达》带来的震撼是全方位的,其背后的思想可以从社会、文化、军事等多层面解读。

用意念控制“战士”只是幻想?
  
  人类为获取另一星球——潘多拉星球的资源,启动了阿凡达计划,并以人类与纳美人(潘多拉星球土著)的DNA混血,培养出身高近3米的“阿凡达”,以方便在潘多拉星球生存及开采矿产。受伤的退役军人杰克同意接受实验并派遣自己的阿凡达来到天堂般的潘多拉星球,杰克靠意念远程控制其替身在潘多拉星球作战。这就是电影《阿凡达》所叙述的故事片段。
  其实,电影中这种靠意念控制作战的思想一直没有游离出美国军方的视野。据悉,从2004年开始,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署”就已投入巨资,在美国杜克大学的神经工程中心等全美6个实验室中进行“思维控制机器人”的研究工作。尽管距离这一“终极目标”的实现尚早,但科学家已经取得了重大突破。2008年,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的实验室研究人员让一只猕猴在跑步机上直立行走,并从植入猕猴脑部的电极获取神经信号,通过互联网将这些信号连同视频一起发给日本的实验室,最终美国猕猴成功地“用意念控制”日本实验室里的机器人做出了相同的动作。英国媒体1月31日也报道说,美国军方早就对《阿凡达》影片中出现的种种尖端技术展开了研究,并打算在未来打造出电影中的巨型“机械战士”,甚至让士兵用意识远程操纵他们的“阿凡达”替身在战场上作战。尽管今天,相关技术还十分简单,但在军事需求与科技创新的双轮驱动下,不难设想,未来的某一天,“阿凡达”影片中用意识控制“战士”在潘多拉星球作战的情景或许真的会变为现实。对此,只要关注下相关的BCI技术研发进展就会使我们觉得这绝非天方夜谭。
  
BCI:实现意念控制作战的密匙
  
  2006年6月8日在巴黎召开的一次国际展览会上,带着24对电极帽的美国科学家布鲁纳,现场展示了如何用意念通过眼睛向笔记本电脑传达指令,在巨大的屏幕上一字字写出信息“B-O-N-J-O-U-R”,一时技惊四座。事实上,布鲁纳当时展示的这种“精神控制物质”的技术,正是在美国纽约州政府的基金赞助下发展起来的脑-机接口技术(Brain - Computer Interface,BCI)。
  由于BCI技术与用意识操纵“战士”的思想紧密相关,故近年来受到了美国军方的密切关注。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军控和裁军总署前主任弗莱德·查尔斯·伊克莱在其新著《国家的自我毁灭》中,对未来BCI技术的发展及应用前景给予了高度重视。他提到,“目前已有数百个试图将人脑同计算机相结合的独立的研究计划。一开始,这些研究得到的资助很少,有些只是玩玩概念游戏而已。但近期对人脑与电脑相结合的研究项目——BCI技术得到了重视,在美国和欧洲的大学里,这类项目的数量成倍地增长。”他进一步指出,我们必须对人脑研究的发展进程加以关注。神经科学对人脑的功能即智力、意志、情感和神秘的“意识”功能日益加深理解。在一些无须进入人体的新探测技术的帮助下,科学研究人员可以观察人脑的思维功能。新的探测仪器包括功能磁场声波成像仪,穿头盖骨磁震荡仪以及阳电子释放体层摄影仪等。这些仪器已经能够提供人脑在从事特定活动时的有价值的数据。近来,科学家已成功地使用纳米感应器和荧光成像仪来观察个别脑细胞的化学变化。
  2008年,美国军方已经开始探讨BCI技术的军事应用可能性,以提高己方军事优势,并密切注视其潜在对手在此方面的研究进展。美国军方指出,嵌入式交互在医学领域的应用尽管到目前为止只以有限的形式实现了人机的信息交互,但是在不久的将来,随着医学技术的进步及作战对手对相关医学技术掌握程度的提高,美军终将面临越来越严重的威胁。此外,如何通过计算机控制的电信号控制生物大脑完成指令任务,美军方的研究部门对此也有专门的研究。
  
战争伦理能约束“生物战士”?
  
  在《阿凡达》影片中,科学家利用人类DNA与潘多拉星球土著纳美人DNA合成后人工培育出了名为“阿凡达”的肉体替身,并可通过人类的意念对其进行“远程控制”。倘若像《阿凡达》电影中那样,用意念控制“战士”作战的这一天真的到来,人类造出了大量可用大脑思维控制的“阿凡达”战士,士兵可以凭借自己的大脑思维,灵活自如地操纵他们的“阿凡达”替身在战场上作战,甚至遥控驾驶无人飞机搏击。那么,战争伦理又会受到怎样的挑战呢?
  以无人化作战为例。到2004年底,已有150个机器人在伊拉克战场;一年后,这个数字增加到2400个;到2008年底,已有近50个种类、12000个机器人在伊拉克战场遂行军事行动,机器人军队正在成形。与无人化、非人化武器紧密相关的法律问题开始变得十分棘手。如果平民目标遭到无人机因误判而发动的袭击,那么,该负责的是编写了错误的目标识别软件的程序员,是无人攻击机的指挥官,还是授权将无人攻击机投入实战任务的作战司令官?或是他们都要负责任?这也正是军法人士对机器人武装化和自主化趋势格外关注的原因。只要“人是其中的一环”,那么人就理应要负传统的法律责任。但若打破了这一界限,就会产生大量前所未有的难题。特别是,当无数“阿凡达”战士在战场上拼命厮杀时,他们倘若不能区分军民,当战争在“物理域、信息域、感知域”全方位展开,当实体摧毁与柔性控制都可充当作战的靶心时,那么,现有的战争伦理将会变得十分尴尬。
  从某种角度而言,《阿凡达》只是一部电影,但又不仅是一部电影,它犹如一面镜子,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未来战争的走向及伦理困境。
  

20100815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