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10年6月2日《科学时报》

富国与强军的逻辑

曾华锋 石海明


  
  2010年初,国防大学大校刘明福出版《中国梦》一书,再次引发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关系的争议。刘明福主张“中美无大战,中国要有大军”,建议“中国应该建立起全球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与美国竞争‘冠军国家’”。这似乎无可厚非、无可质疑。但很快在2010年3月16日,人民日报社所属《环球时报》发表争议文章,作者为连云港发展研究院院长孙培松,认为这种发展模式只会带来更多的对抗,而且与中国提倡的“和平”、“无霸”理念相违背,对刘明福的观点提出严重质疑。
  对此,如果明白了21世纪富国与强军的逻辑,两者的观点并不冲突,因此,没有必要再在这种层次的争论中纠缠不休了。
  中国坚持和平发展,并不是说不要国防,“天下虽安,忘战必危”、“要想得到和平,必须准备战争”、“能战方能言和”、“军队只有战争时期和战争准备时期,没有和平时期”。这些广为流传的俗语都说明,没有国家强大军力做后盾,一切都无从谈起。而且,历史上因武备废弛而招至祸殃的悲剧并不罕见。如法国在拿破仑时代曾威力无比,但之后因国内政治腐败、国防意识淡泊,导致在普法战争中巴黎这个数百年来的欧洲政治经济中心不得不挂出白旗。而今的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和平时期的延长,一些人的忧患意识也正在淡化,只知道“无工不富”、“无农不稳”、“无商不活”,而不知道“无军不安”。古典经济学主要代表人物亚当·斯密曾说过:“国防比富裕更重要。”著名军事理论家约米尼在《战争艺术》中也曾指出:“一个政府,无论以什么借口,若不重视国防建设,则从后世眼光看,他们绝对是民族的罪人。”显然,如果我们缺乏应有的国防意识,甚至“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则有可能会吞食“忘战必危”的苦果。
  从某种程度来讲,战争是最伟大的审计员,它能映照出国家实力。何况现在全球各国劲旅都在“信息化建设”的跑道上冲刺,我们不能落后,否则,十分危险。相反,我们认为,小国可以没有大国防,但大国绝对不能只有小国防。特别是像我们这样对近代列强欺压有切身之痛的大国,打造一支强大的军队、建设一个强大的国防,为祖国人民铸起一道长城,为世界和平贡献一份力量,是毋庸置疑的,也是无可指责的。
  然而,接下来的问题在于,强大的军事实力是什么?大国防又是什么?家里堆满大刀长矛,就是强大的军事实力吗?准备19世纪的战争,答案是肯定的,但倘若准备的是21世纪的战争,我们认为,那绝对不是。
  具体而言,21世纪军事领域的较量,都是军民“复合实力”的较量。没有真正的军民融合,单靠造枪造炮,在今天的世界,此路早已不通。对此,著名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在《战争与反战争》一书中早已有预言。正是遵照托夫勒的军民融合理论,美国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迅速打造出了一支超级强大的军队,其军事优势的支点就在于良好的军民融合机制、一流的研究型大学、雄厚的国防科研实力、极富活力的创新氛围以及全球顶尖的战略智库。
  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单靠造枪造炮,也容易招致“中国威胁论”的无理起哄。相反,倘若我们创建世界一流的研究型大学、打造高水平的全球顶尖智库,培育全国浓郁的创新文化,创建发达的高等教育体系、储备一流的战略研究人才,这种深藏不露的实力,才是真正的军事实力,才是美国真正怕我们的地方。当初,美国为什么要横加阻挠科学巨匠钱学森归国,“一个钱学森能抵5个师”,我们应该怎样真正去解读呢?当初,我们能够很快地搞出“两弹一星”,震惊世界,靠的是什么?不就是科技人才吗!周恩来总理运筹帷幄,调兵谴将,统领我们的科学大师,演绎了一段“惊天动地”的壮举,将“两弹一星”工程的丰碑永远矗立在了中华崛起的历史长河中。
  总之,富国与强军,两个词语组合在一起,不是一种偶然、一种随意,实在是因为两者之间有着太多的内在瓜葛。早在18世纪,亚当·斯密就在其名著《国富论》中,开启了对富国与强军问题的扣问。其后的一代代经济学家,如大卫·李嘉图、罗纳德·科斯等,都对这一谜题充满了探索的热情。
  历史上,美国在富国与强军问题处理上属于成功者,而最失败的例子莫过于走上了法西斯道路的德国、日本以及冷战期间的苏联。就苏联来说,在美国的诱骗与误导下,逐渐陷入了军备竞赛的泥潭,走入了单骑突进的陷阱,最终使自己国家的经济一塌糊涂。而此时,阴谋的导演者美国却在一旁边偷笑、嘲讽。如当时的美国总统里根就曾挖苦道:“为什么苏联的经济业绩不佳呢?据说,他们找到了四个原因:春、夏、秋、冬。”美国人一阵狂笑。而美国自己却在实施“阿波罗登月”计划、“星球大战”计划中通过军民融合,实现了富国与强军的统一。
  知晓了美苏冷战对抗这段历史,我们就明白了富国与强军的逻辑,就明白了今日中国在处理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上的着力点。可以讲,“持剑经商”已经落伍,我们要“持技经商”,要通过军民融合的道路实现国家的和平崛起。历史上,“持剑经商”的确有过成功的记录,如全球第一个跨国股份有限公司——荷兰东印度公司(或称联合印度公司),当年就拥有150艘武装商船、40艘战船和1万名士兵。当时,荷兰凭借世界上最发达的造船业和航海技术称霸于世,被誉为“海上马车夫”。然而,时至今天,参与全球经济竞争,更重要的已不再是“持剑经商”,而是“持技经商”,要在全球“科技—商业”链条中占据上端位置,掌握核心技术,拥有一流的研发能力,如此,才能在全球经济产业蛋糕中切出一大块利润,才能奠定国防建设的雄厚实力。
  这就是21世纪富国与强兵的逻辑,也是化解刘明福与孙培松争论的钥匙。

20100815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