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10年8月6日《文汇读书周报》
南腔北调(95)

2012.12.21:让我们明天准时上班

□ 江晓原  ■ 刘 兵

 

  □ 这个题目已是老生常谈——说实话我已厌倦谈论这个话题。去年影片《2012》上映前后,我接受了记不清多少次媒体采访,最后《中国国家天文》杂志的编辑孙小姐向我约稿,我脱口对她说:建议你们取消这个题目吧——你们杂志怎么也要登这种文章?孙小姐温婉地笑笑说:是我们领导安排的呀。这时我终于明白了当代“大片”营销对媒体的强大作用,任谁——哪怕是杂志主编——也是身不由己的!结果是,2010年第1期《中国国家天文》主打栏目是“《2012》启示录”,头一篇文章又是我写的。
  从那以后,对于“2012”话题我改变了态度——反正总是要谈论这个话题的,与其让鼓吹神秘主义的人去谈,还不如让我从“宽容的科学主义”立场来谈呢。
  关于“2012”的书,借着“大片”之势,当然已经出了一大堆,绝大部分都免不了神秘主义色彩。这次的契机,是因为收到了一本相对比较有意思一点的书。所以打算将你也拖进来“未能免俗”一把,谈谈这个话题吧。
  
    ■ 影片《2012》我倒是看过,可是除了以娱乐的心态来休闲之外,似乎并未将片子里的内容当真。不过,虽然没有专门的探讨和研究,在日常的各种活动中,对于“世界末日”之类的说法还是有所耳闻的,只是自己并不很感兴趣罢了。
  但这次促成我们谈这个话题的由头,却是一本专门讨论2012问题的书。从书的宣传包装和介绍等方面来看,似乎是一本严肃地讨论这一话题的书,不过,既然你对此问题已经想过那么多,又谈了那么多,我倒是很想先听听你对这本书的基本评价和定位。也就是说,这本书的说法在你看来是否可信?是否专业?毕竟,现今大多数谈论这个话题的书,如以学术的标准来衡量,似乎都是颇为值得怀疑的。
  
  □ 确实如此。本书的“作者简介”中说,作者“是2012理论的先行者,此前已就这一话题写了9本书。……他也是第一个指出2012年与地球、太阳、银河中心成一直线时间巧合的人”。这种简介套路就有着浓厚的“民科”色彩和畅销书色彩。这段简介也恰如其分地暗示了本书的定位——迎合了神秘主义话题的“民科”作品,但是态度比较认真,社会效果也是有益无害的。
  我之所以认为本书“社会效果也是有益无害的”,主要基于如下两个理由:
  第一个理由是一般性的,即我经常说的“伪科学具有娱乐功能”,而我向来不主张对伪科学斩尽杀绝,只要伪科学不侵害公众利益,不造成社会伤害,让它有时娱乐娱乐公众,并无不可。
  第二个理由是基于本书的结论。本书主张2012.12.21.并非“世界末日”,这种合乎常理的观点,即便仍然富有伪科学和神秘主义色彩,显然也比相信真有“世界末日”的观点要更有益于世道人心。
  
    ■ 按照你的说法,此书似应定位于一本“态度比较认真”的“民科”作品。这我是同意的。而且,作者不认同2012年作为世界末日的观点,其积极意义我也可以同意。不过此书的具体内容中,非常核心的部分,是在讨论玛雅历法及其与2012之间的关系问题。由于我对此的外行,我还要再向你提几个问题。
  其一,作者在书中对于玛雅历史的讨论是否专业,或者说,是否符合学术规范?其二,如果不是以当代科学(天文学等)的标准来评判,而是以像玛雅文化等非西方当代科学的立场来看,在作者所谈及的各种说法中,哪些可以成立?其三,从现代科学的角度来看,当“地球、太阳、银河中心成一直线”时,会有什么物理效果出现吗?或者,为什么人们会对此类现象有着特殊的恐惧呢?
  
  □ 首先,按照现有的天文学和物理学知识,这个被当作本书作者首先发现的“地球、太阳、银河中心成一直线”的天象,一点也不神秘。真的到了2012.12.21.那天,世界将还是这个世界——这种直线不会对地球产生任何具有物理意义的作用。所以第二天我们还得准时上班。事实上,对于太阳系这样一个相当复杂的系统来说,要凑巧看到若干个天体形成某种直线、十字、三角之类的几何图像,机会是相当多的。从现代天文学的角度来看,这些几何图形都没有什么科学意义,所以天文学家不会把它们当回事儿。
  其次,你的前面两个问题,老实说,我没有把握回答,因为我不是玛雅文化的专家。尽管关于玛雅文化的书籍,我也收集过相对比较严肃的若干种,但是你的问题,我想只有真正的玛雅文化专家才能正确回答。
  不过我可以尝试指出一点:我披阅这些书籍所得到的印象是,关于玛雅文化研究,至今仍是一个缺乏明确学术规范的领域。我的意思当然不是说引文注释之类的形式规范,这种规范认不少“民科”也会遵守(不过本书却没有在这些形式规范方面做到“规行矩步”)。我是指学科内在的那些规范,比如经典文献的认定、基本概念的确认等等。就举本书中的例子,“长历法”(本书译作“长计历”)结束的2012.12.21.这一天,究竟是世界末日还是新时代的开始,号称研究玛雅文化的人就没有共识。
  总之,玛雅文化至今似乎仍是一个神秘主义的狩猎场,许多爱好神秘主义的“民科”纷纷投身于此。本书作者应该也是其中一员。

    ■ 按照你的说法,如果现在对于世界末日以及作为其理论基础的玛雅文化的研究,主要力量仍然还只是“民科”的话,这种判断的传播,我想,对于许多担忧世界末日的人来说,应该是一种很好的安慰了。
    但此书作者除了在科学上的“民科”倾向之外,还提到了另一个观点,即伴随着2012的到来,人类还是应该面临着一种精神上的“转折”,这也许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尽管包括本书作者在内的一些人,会把这与当下人们关注的环境资源和人与自然之关系的问题联在一起,这当然有些牵强,不过总还是有些积极意义吧。
    话说回来,人们总是对于一些神秘的事情感兴趣,这既是由于我们今天的科学还远远达不到解释许多“神秘”现象的程度,也是由于人类的一种天性吧。因而,才会使这类读物经常“畅销”。面对这种现实,也许,除了宽容的心态,更重要的,就是向广大读者提供各方面有关的信息,这才能让人在更全面了解情况的基础上做出自己的判断。我们这次对谈所做的,其实也不过如此。


  《2012:史上最神秘日期背后的神话、谬论和真相》,约翰·梅杰·詹金斯著,钱峰等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5月第1版,定价:36元。

20100815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