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迷瘴中的一线阳光
——咏鹏《奥数是个替死鬼》序


田 松


  在金庸《射雕英雄传》的最后一页,郭靖问成吉思汗:人死之后,葬在地下,占得多少土地?成吉思汗一怔,马鞭打个圈儿,道:那也不过这般大小。郭靖道:是啊,那你杀这么多人,流这么多血,占了这么多国土,到头来又有何用?
  郭靖一下子问到了人生的终极问题。作为一个现代人,我们拼命挣钱,买房买车、电脑升级、手机换代,都是为了什么?我听到很多这样的故事,一个有志青年忙忙碌碌,奋斗半生,终于房子有了,车有了,后半生的保障也有了,想要停下来,享受生活,却已经体力衰竭,油尽灯枯了。
  几年以前,曾有朋友催我写一篇文章:我们为什么不快乐?她觉得我们的生活越来越不快乐了。我说,因为我们失去了生活的方向,因为我们失去了生活的意义;于是我们把钱当作了方向,当作了意义。
  不单每一个个人,整个社会,整个民族也失去了方向,失去了理想。于是把GDP作为终极目标,砍林筑坝,挖山填湖,以举国之人力物力,谋求数字的提高。
  起初,赚钱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但是在终日的奔波中,我们反而失去了生活本身。GDP在不断攀升,社会压力也越来越大,社会矛盾日益紧张。我们有了更多的物质,但是并没有进入更好的社会。
  看着我六年级的女儿,我常常想,她们有手机、有网络游戏的童年,真的就比我的童年更加幸福吗?
  
  咏鹏这部书是谈教育的,也是谈人生的。
  咏鹏是一位自由教师,从幼儿园到研究生,没有离开过清华园。在世俗世界的轨道上,一个清华硕士应该有很好的前景。不过咏鹏却离开了体制,也放弃了白领的职位,享受起闲散的生活来。他只是在离家不远的教学培训机构,教一教小学奥数、中学物理。虽然无房无车,但生活清静,并且富于闲暇,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即使教书,对他而已,也不仅仅是谋生手段,而是从中获得了丰富的乐趣。于是有了这本书。
  在这本书里,咏鹏娓娓道来,层层深入,从奥数教学说到中小学数学物理的教学法,进而说到中国的教育体制,最后说到了文明自身的问题。循序渐进,言之成理。由于咏鹏的身份和心态,对于中国的教育问题,他既能深入其中,又能随时以旁观者的视角观察、审视。书中关于教学法的分析,我有亲身体会;而关于中西文明的讨论,与我当下的工业文明批判正相吻合。
  中小学教育的重要性是怎么说也不过分的。在我看来,中小学教育相当于对一个民族的大脑进行格式化,安装缺省配置,并预装基本内容。我们的基本知识、基本思维方式、基本审美情趣、基本价值观和基本意识形态,都是在中小学阶段被我们的老师和学校灌输到大脑中去的。
  但是,中小学教育又不仅仅是中小学教育的问题,它只是社会问题文明问题的必然结果。
  直到今天,中国知识分子仍然生活在鸦片战争的阴影之下,“落后就要挨打”的符咒贴在整个民族的后背上;所以我们要赶超,我们要竞争。我们跟在西方后面跑得太久了。我们努力做一个好选手,一心期待着西方裁判发放的奖牌。我们没有了作为一个民族的自己的理想,我们轻易地把自己民族的传统从中小学课本中删去;我们没有了自己对文明的理解,也没有属于自己的方向,我们只是跟在人家的后面跑;于是我们把一切都变成了体育,按照人家的规则,玩人家的游戏,最后为了获得人家的奖牌而欢呼,而窃喜。教育也变成了体育,所谓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就是把学校按照体育队模式训练,参加各种排名,自欺欺人地与人家比论文发表数量,比SCI,比博士产出量。一个民族几代学生,把最多的时间花在了英语上;大家感到的自豪的是,在北京某大学的会议室用英语讨论英美学者提出的问题;所谓与国际接轨,大概是想把北京大学办成哈佛大学北京分院。我们不再承担思考人类前途的使命,我们不再承担为整个民族寻找方向的使命。大学如此,中小学亦然。

  我常常激愤地认为,我们的中小学教育不是教育,而是犯罪。其罪有三:摧残了孩子们的身体;败坏了孩子们的道德;伤害了孩子们的智力。
  很多家长都接受了“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劝告,学校也常常用这句话作为催促孩子和家长的马刺。于是,孩子们一进幼儿园,就开始了看不到头儿的奔跑。学校不是童年的乐园,而是你死我活的角斗场。
  现在中小学生之中,睡眠不足已经成了普遍现象。在成长发育阶段长期睡眠不足,我们怎么能指望,我们会有健康的下一代?我相信,很多“心”的问题,其实是“身”的问题的外化。长期睡眠不足的这一代,到了四十以后,必将大规模地出现早衰的现象,一想到这种前景,我就感到痛心,同时也有种天方夜谭的荒谬感。
  教育的目的不是传道授业解惑,不是把孩子培养成合格的公民,不是让孩子的潜能得以生长;而是让孩子们能够考出更多的分数。题海战术把知识与孩子个体的生命体验剥离开来,变成了机械记忆。机械重复的作业占有了孩子们的大脑和时间,使他们无暇关注社会现实,无暇学习活的知识,所以我相信,如果把现在的作业砍掉三分支二,孩子们会更加聪明。
  与此同时,孩子们学会了制度性地说谎。我们中小学作文不是教孩子们怎样用母语表达自己的生命体验,表达自己的真实情感,而是怎样写出来一个符合高分标准的作文。
  乃至在高校里,教授们没有思维的乐趣,所教授所研究的知识与日常生活、与社会生活毫不关联,似乎也是常态。从中小学教育起,我们的知识就已经只是背诵的对象了。从少时背得高分而不知所背者为何,到当教授时发表SCI论文而不知所论者与世界有何关联,实在是一脉相承,水到渠成。
  最可怕的是,资本的力量侵蚀到每一个角落,学校本身成了一个利益群体,这个群体采用了一套奇怪的考核机制,使一个国家一代一代的孩子深受其害,这些孩子长大之后,自然而然地继承了这种意识形态,更加自然地模造再下一代。
  
  关于中小学教育,我们反思得已经太多。但是,在整个文明的大趋势之下,这些反思大多无济于事,相反,就像政府调控的房价一样,越调越高。这部分是因为,教育是整个社会、整个文明体系中的一部分。我们不可能指望教育能够脱离社会而独立发生大的变化。
  然而,我仍然希望,我们的家长能够看一看这本书,我们的孩子能看一看这本书,也希望我们的中小学老师以及教育管理者能够看一看这本书。家长不要光看孩子的分数,更要让孩子的人格有完整的成长;孩子能够体会到在背诵之外,还有更美好的知识;老师们能够对惯常的教学法有所调整……
  在这部书里,咏鹏从教育谈到了人生,谈到了对于幸福的理解,也谈到了每一个个人的责任。我非常赞成。无论外部世界是什么样的,我们自己,总还是有选择的可能性,哪怕一点点。
  作为学校的主政领导,我们不可能改变当下中国的整体教育格局,但是在自己的职权范围之内,总可以尽量为孩子的身心成长给予相对宽松丰沃的环境,让孩子们蒙受的伤害小一些;作为老师,尽管不能改变社会的大环境和学校的小环境,但是对自己班级的环境总是能有一定的主导力量;作为家长,如果能够认清当下工业文明体系的问题,尽可能成为孩子的保护伞而不是恶劣教育的帮凶,则会让孩子更加幸福,也会给孩子以更好的未来;当然,最关键的是孩子们自己。我一向认为,在当下的教育体制之下,依然能够保持身心无恙,健康成长,那不是这种教育的成功,而是孩子们抵抗这种教育的成功。比如韩寒。咏鹏书中也有类似的案例。有个小男孩,常常主动地拒绝题海作业,认为那没有意思,而家长也相对宽容,相信自己的孩子。我实在是觉得,这个孩子会成长得更加健康。即使在世俗的功利的意义上,这个有主见的孩子也会得到更大的成功。
  
  人生的意义在于,对于什么是幸福这个问题的回答。很多人以其一生在回答这个问题。而人生最遗憾的事情常常在于,到了最后才发现,自己当年的回答是错误的。
  
  多年以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表达了我对发展、进步这些好词儿的质疑。出乎我的意外,这篇文章被收入到一个中学语文教科书中。咏鹏对这句话也很喜欢,特意用来作为他全书的结尾。这也让我颇感荣幸。所以我很想在这里再说一遍:
  让我们停下来,唱一支歌儿吧!
  
咏鹏《奥数是个替死鬼——别让一代更比一代累》,三联书店,2010。
 

2010年4月25日
2010年5月4日
北京 向阳小院

  

20100815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