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绿叶》2010年第1-2期合刊

在确保国家利益的前提下主动“绿色”

江晓原

 

  摘要:环境问题本质上是政治问题,不可能依靠科技手段从根本上加以解决。未来世界最大的政治是环境问题,中国已经加入了全球激烈的环境资源竞争之中。为保障自己的发展权益,对外我们要争取更多的资源,对内我们要主动“绿色”:探索绿色科技,倡导绿色生活——少追求物质生活,多追求精神生活,才是最环保的。

一、环境问题本质上不是科技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环境问题本质上不是个科技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现有的科学知识其实早就已经告诉我们,很多做法是会导致环境破坏、产生不可控的后果的,解决今天绝大部分污染问题的技术手段也已经被人类所掌握,但是问题在于,大家都不愿意去做。比如说,发达国家的所谓“治理污染”,就是把污染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为什么他们不在当地治理呢?因为那是需要花很大成本的,自己去治理多不划算!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以邻为壑,直接把它们转移到发展中国家。
  我看过一个印度女科学家写的一本书,她在书里面举过这样一个例子:发达国家的人要吃对虾,但是养殖对虾非常破坏环境,不仅会污染附近的海滩,而且要耗费大量的木材。所以发达国家自己不养,而把养殖技术输出到了印度、中国以及东南亚国家,让它们养,然后自己再从这些国家购买。发展中国家因为穷,也就愿意接受这个东西——既得到了技术,又挣到了外汇,不是挺好的吗?其实,发展中国家是吃亏的,它们为那么一点收入付出了巨大的环境资源代价。
  在国际上,发达国家把污染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在一国内部,发达地区把污染转移到相对贫困的地区,其中的机制都是一样的。比如说中国,山西省煤多,就靠输出煤炭资源来发展。这个过程中也会产生煤老板等富人,但是整个山西变成了污染大省。
当然,忍受污染的这一方并不完全是被强迫的,它们是想以此为代价,加入到爬升现代化的金字塔的序列里面去——只有接受这些东西,当地才会有工业和产业,老百姓才能挣到钱,即使吃了亏,至少也算加入了奔向现代化的游戏;要是你完全拒绝接受,就会连游戏资格都没有。
  除了污染的转移,还有对于资源的争夺。今天的所谓“资源”,除了通常所说的物资、能源,还包括容纳污染的空间。地球上的石油、天然气等资源已经基本上探明了,就剩那么一点,而大家都希望自己能够便宜地买来用;木材最好用别人的,少砍伐自己国家的森林;应对气候变化,也最好是别人去减少碳排放,而自己快活地过现代化生活。这些事情都说明,环境问题实际上不是科技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崩溃》一书的作者戴蒙德说,环境问题在我们有生之年终会被解决,或者是在谈判桌上解决,或者是通过战争、瘟疫、饥馑、灾难的方式解决。后一种方式显然是大家都不希望看到的,所以他说,我们应该坐下来协商解决。但是,今天的国际社会仍然是以民族国家为单元的,对外,任何一个国家都只会进行本位主义的考虑,让自己的国家利益最大化,要是牺牲本国人民的幸福来满足别国人民的幸福,没有这个道理;而对内,没有一个政治家敢劝说自己的人民放弃对现代化生活的追求,那样肯定会被轰下台。为什么哥本哈根会议开不出什么名堂来?原因就在这里。对于在这种冲突之下进行的政治协商和博弈,谁也不敢乐观。

二、科技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人类的环境问题

  未来世界最大的政治是环境问题,这个问题不可能只依靠科技就能从根本上解决。
  当两个人或两个国家为了环境资源而展开竞争的时候,他们通常会寻求“合作”,说我们不要互相争了,而应该把蛋糕做大,对外争取更多的资源,把污染弄到别的地方,这样我们的矛盾不就缓解了吗?这种思路是不错,但它必须有一个前提,就是有地方和空间让它继续扩大蛋糕。
  然而,当我们考虑到整个地球就是一块蛋糕,没法再扩大了的时候,情况就变成了零和游戏——你赢的就是别人输的;你占的资源多,别人就占得少;你的污染大,别人就受损害,不可能有一种策略使大家都利益最大化。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寄希望于通过科技的发展来做大蛋糕:能源不是不够吗?那我们就利用高科技开发出新能源;污染不是严重吗?那就发明出更环保、更高效的技术。这些措施的确可以暂时缓解矛盾,把它往后推延,但是整个地球的资源就那么多,空间就那么大,人们渐渐还是会走向新的竞争,最后的结果仍将是零和。
  当然,人类总相信自己的智慧是无穷的。地球的资源不是快耗竭了吗?那我们就去别的星球找,不就又把蛋糕做大了?那么矛盾有没有可能就这样一直向未来、向外部推下去,永远也达不到那个爆发的临界点呢?根本不可能。首先,我们不考虑技术手段的问题,而纯粹作理性的推论。这样不断地向外推,到宇宙这个量级也就到头了,那么在全宇宙范围内,就成了零和游戏。当然你也可以说,要到那一步,还不知道是多少亿年以后,离现在也太遥远了!那么好,我们往近处看看。
  现实的情况就是地球资源正在急剧减少,我们必须在地球资源被耗竭之前,获得抢夺其他星球资源的能力。但现在,人类离这个目标还差得很远很远,因为我们还无法进行长距离的星际航行。而做不到这一点,就不可能到附近的星球上去找资源。最近很火的一部电影《阿凡达》,它里面想象的是人类到达了一个离地球最近的恒星系统中叫作潘多拉的星球,这个星球距地球4.4光年,人类的反物质宇宙飞船速度是0.7倍光速,航行6年能够到达。但实际上,人类现在能达到的宇宙飞船速度还不到光速的万分之一,算下来跑到那里去要几万年,这顶什么用呢?
  从另外一个层面来看,即便人类真的具备了长距离星际航行的能力,也不一定就能获得资源,因为到那时,人类肯定会遇到很多新的“邻居”。我们迄今为止没有到达过任何一个类地行星,我们总是想象它们都处于蛮荒状态,人类去那里就像是发现新世界一样,可以进行侵略和殖民。但如果那些行星上的文明比地球先进呢?还会轮得到我们去开采资源吗?万一邻居们又强大又凶恶,我们就死无葬身之地了。电影《阿凡达》里面,就是人类要去掠夺潘多拉星球上的矿石,结果被打败了。
  所以从这两个层面来说,把蛋糕扩大到地球之外还纯粹只是想象而已。

三、相对绿色的中国靠什么来实现?

  知道环境问题有可能导致人类末日,我认为这是一个理性的态度。但是知道这一点,不是说我们就可以只管今天不管明天,不负责任地挥霍资源了,而是说应该努力把今天的生活过好,就好比人生短暂,但仍要追求活得健康和幸福一样。
  有了这个认识,我们再来观照现实的中国和我们自己的生活。毫无疑问,中国已经加入到了全球环境资源的竞争之中,而且今后这种竞争还会越来越激烈。中国这些年经济增长速度很快,相当一部分人开始过上了现代化生活,比如说东部发达城市的市民,他们的衣食住行跟欧洲、美国的一些城市相比,已经没有太大的差别。照这样发展下去,很快就会有更多的中国人也过上现代化生活。
  这样的发展势头当然引起了发达国家的不满和恐惧,它们开始拿环境问题大做文章,说资源不够用了,地球供不起所有中国人过现代化生活。但是我们也应该理直气壮——发达国家通过掠夺发展中国家的资源,过了那么多年的现代化生活,凭什么轮到我们能够过上的时候就不让我们过了?发达国家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意识到了环境资源的危机,为什么他们自己从来没有丝毫减慢在世界上争夺资源的步伐?
因此,对外我们一点都不能放松继续争取资源的努力,一定要为我们国家争得更多的资源,包括排放权,这是今后发展的重要保障。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要知道,现代化生活不会千秋万代地过下去,它是有危机的。所以,在不向发达国家退让、不损害中华民族利益的前提下,我们也要主动地“绿色”。例如,政府要制定出合理的制度,规范引导全社会为可持续发展做贡献;同时,我们要切切实实地加大力度发展绿色环保技术和新能源技术,在这方面领先了,我们的资源需求压力就会减小。而我们每一个人,也都要尽可能地过绿色、节能的生活。由于不可能要求大家放弃现代化生活,都回到农村去,所以我们现在在这方面的努力,主要就是提倡节水节电、少用塑料袋、少开车等等。这些事情的效果当然很有限,但做总比不做好。
其实,我觉得过绿色生活是存在很大的契机的。因为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到今天的水平,大家都吃饱了穿暖了,物质的重要性就会越来越降低。一个人所能够享受的物质是很有限的,有肠胃和健康约束着,人一天能吃的东西就那么多;居所再豪华,晚上也只不过需要一张床而已。所以,今后绝大部分人会慢慢转向追求精神生活。而过精神生活才是最环保的生活方式。
这一点我个人也有一些体会。我不开车,也不打算买车;我不贪美食,一天只吃两顿饭,这样已经过了十多年;我不喜欢穿好看的衣服,没有烟酒等不良嗜好,对旅游也已经没有兴趣。总体来说,我在物质上的嗜欲比较小,消耗的东西也比较少,我愿意把更多的时间用在看书观影写作之类的事情上。我觉得人类最大的追求空间是过精神生活,因为它是无限的,可以让人一直追求下去。因此我一直主张:少追求物质生活,多追求精神生活。这不仅有益于环境,更有益于自身。

  中华文明延续了数千年而从来没有中断过,根基非常深厚;中国人民既聪明,又勤劳。只要我们政治上稳定,经济上能够继续保持现在的势头,并在发展过程中积极解决环境问题,中国就有可能在可预期的将来成为最后一个挤入世界强国之列的国家。
  
(责任编辑:齐澧*)

* 江晓原,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科学史系主任,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前副理事长。
* 本文据齐澧访谈录音编辑而成。

                        20100517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