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南方周末》我的2009书单

田松

 

  杜维明 卢风,现代性与物欲的释放——杜维明先生访谈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1月
  本书是清华大学卢风教授在哈佛访问期间,与杜维明教授的对谈录。二位教授在对话中对于工业文明的意识形态进行了总体的反思,涉及现代性的价值导向反思、进步主义与文明的可比性、多元主义与相对主义、主客二分及事实与价值的二分、体知与闻道、内在超越与外在超越等问题。
  工业文明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未来新文明的建设,需要对工业文明进行全方位的批判。这种批判已经从不同的层面展开。二位教授既有批判,也有建设性的意见。对我而言,本书的一个重大贡献是在自由主义与消费主义之间建立了关联。
  对话这种文体本身也是一种象征,对话意味着平等的交流,意味着对他者的倾听。杜维明指出:在文明对话中,“学习”是比“宽容”更谦逊的态度。
  
  伯恩哈特,玫瑰之吻——花的博物学,刘华杰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7月。
  
  如题所示,这是一部博物学著作。几百年来的工业文明使得人与自然的关系愈发紧张,人疏离了自然,不了解自然,也很难与自然重新对话。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博物学是人类拯救灵魂,与自然重修旧好的一条小路。本书对于花的世界作出了精微细致、充满敬畏与爱意的描述,既有专业精神,又有人文情怀。
  本书译者刘华杰是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近年来大力倡导博物学,并且身体力行。他对于植物的了解已经达到了专业水平。所以本书的翻译质量有极好的保证。
  就博物学而言,还应该推荐梭罗遗著的《野花》。不过,由于梭罗的名气已经与瓦尔登湖连载了一起,不必特意推荐。
  
  圣海著,向肉食说不,世界知识出版社,2009年11月
  
  迄今为止,这部《向肉食说No》是我读到的最全面最系统地阐释肉食害处的著作,它以大量的数据丰富的资料,论述了肉食对于人的健康、对于环境以及整个地球生态所造成的危害,让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以往关于素食的文章大多是出于健康的理由,强调素食比肉食的营养更全面、更优质。而这部著作所强调的不是素食的好,而是肉食的坏。所以能够在很大程度上超越食物与营养素的繁琐对应,深入到环境问题和生态问题的大背景之中。
  我认为,选择素食,不仅是对个人的健康负责,也是承担对社会、对环境、对其它物种、对整个地球生态的责任。
  
  张大春,认得几个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8月

  这是有趣味有知识有人文情怀的著作。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看作是关于文字的博物学或者人类学著作。书中,张大春对89个字或词,比如“厌”、“该”、“做作”等字和词进行了阐释,这种阐释不是引经据典的学究式的,而是通过一个个具体的故事——(实际发生的)过去的事情——把这些我们平常看似熟悉的字词放到具体的语境中,讲述其来历,其缘由。
  多年以前,我曾经提出清洗文字的概念。从这个角度,我还可以说,张大春对89个字词进行了清洗。
  另外,正如阿城在序中指出,文字不仅仅是工具,还是中国古人的文化积淀,是今人的财富。所以简繁之变,不仅是工具之变,还是文化之变。所以需要强调的是,张大春此书,本来是以正体字写就的。
  
  
  阿西莫夫,宇宙秘密——阿西莫夫谈科学,吴虹桥、苏聚汉、林自新译,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9年8月
  
  阿西莫夫是科普大师,科幻大师,推荐他的书几乎是不需要理由的。1958年,阿西莫夫为《奇幻与科幻杂志》月刊开设了一个专栏,竟然连续写了30多年,阿西莫夫称,从未空缺。这部随笔集是在此专栏中,从1958年到1989年这30年的时间里选出来的,差不多每年一篇,所以英文版的副标题叫做“三十年回顾”。相信这部书对于阿迷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安慰。从这三十年中,读者可以看到阿西莫夫写作趣味的变与不变。阿西莫夫一如既往地关注着科学及与科学有关的话题,以其深入浅出的叙事本领娓娓道来,并不是进入人文领域,体现出了一个大作家的胸襟。对于国内的科学元堪研究者来说,此书提供了一个具有人文情怀的科学主义者的标准文本。
  
  
  (发表于《南方周末》2010年1月28日,24版。发表时有删节,这是原稿。)
  

                            20100207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