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原载2010年1月14日《科学时报》

大学的温度——“世界著名大学人文建筑之旅丛书”编辑手记

李广良

 

  清华大学老校长梅贻琦先生曾云:“所谓大学者,非大楼之谓也,大师之谓也。”这话当然没错。不过,大学里的大楼,恰恰是大师们的传道授业之所,是学子们的进学修身之地。孔子教弟子习礼大树下,有大师、有学子,但我们并不称这块树荫为大学。何也?固然主要是由于没有大学的体制,而没有大楼也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我们从大学毕业多年后回忆起母校时,除了须发皆白、学高德昭的硕儒,恐怕必定少不了经过历史风尘的尖塔、钟楼和回廊、栏杆,少不了波光荡漾、禁止钓鱼的人工湖,少不了方院中间那块嫩绿色的大草坪。还有那墙面班驳的老图书馆,一走进去就被颤颤巍巍、咯吱咯吱作响的木地板整得晕晕乎乎,在野马尘埃中,我似乎穿越到了几十年前,那些历史上著名的老学长们仿佛抱着一包包的线装书、原版书步履匆匆地跟我擦肩而过,空气里都是他们年轻的气息。如果说大学是我们心灵的故乡,那么走过前辈学长又走过我们的那些校园建筑,就是故乡的山水田园。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的这套“世界著名大学人文建筑之旅丛书”,包括哈佛、斯坦福、西点军校、普林斯顿、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等五种,分别讲述了这五所世界名校的校园规划和建筑设计的历史,着重阐释了几十到上百座校园地标建筑的构思经过和设计风格,更有建筑背后鲜为人知的秘闻轶事,以及一二百幅精美的建筑全景和细部的彩色照片,真真令人有身临其境之感。
  这几本书通过一个个的典型案例生动地告诉我们,这些世界名校是如何将自己的文化追求、教育理念和历史使命体现在每一座校园建筑上。例如,斯坦福大学的韦伯校长从20世纪初期到30年代主持修建了多栋本科生宿舍楼,这些宿舍楼不像我国某些大学的宿舍楼那样,动辄容纳几百上千名学生蜗居,而是一个个布局紧密的村居式住宅区,每个住宅区中居住30~50名学生。韦伯校长这样做的原因是,斯坦福大学把宿舍看作“思想与知识的中心”,认为只有这样的宿舍楼,才能增进学生之间的友谊与合作,一个个的住宅区实际上形成了一个个的小社区(community),每个社区内都有按照民主原则运转的学生自治机构。
  拿到这套书,我不禁慨叹:出得太晚了。要是早出10年,在中国的大学纷纷跑马圈地、大兴土木时给他们提个醒儿,参考参考国外的著名学府在校园规划和建筑设计过程中的经验和教训,也不至于在今天我们蓦然回首的时候,发现我们的精神殿堂竟然是千楼一面,在最应该有内涵的大学里,耸立起那么多钢筋水泥、没有文化的庞然大物。
  建筑都是冷冰冰的石头,但是大学里的建筑却应该能让我们感受到文化的温度。
  (“世界著名大学人文建筑之旅丛书”,2010年1月已出《哈佛大学人文建筑之旅》、《斯坦福大学人文建筑之旅》和《西点军校人文建筑之旅》等3种,《普林斯顿大学人文建筑之旅》和《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人文建筑之旅》等2种即出。)

                               20100207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