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出版商务周报》2009年11月15日,25~26版   

当彩色的科学尝起来是甜的

■受访者:小 庄 科学松鼠会网站主编
□采访者:吴 燕 本报记者

 

  作为“科学写作新生代”,“科学松鼠会”自2008年4月28日成立至今已成为科学写作领域最活跃的群体。当走近时就会发现,“科学松鼠会”的成员们是这样一些大好的科学青年,他们爱科学,也钟情于文字;他们的科学文章不仅发表在科普杂志上,也在一线的时尚刊物上占领了一席之地;他们不满足于自己聚众“腐败”,更希望带领更多人“围观”科学与科学家。于是就有了“科学松鼠会”科普图书推荐项目,有了“光芒阅读”工作室及其理念,有了“科学嘉年华”。
  
科学光芒照亮阅读时光
  《出版商务周报》:科学松鼠会自成立以来做了许多与图书有关的工作,比如之前的科学图书推荐榜,新近成立的“光芒阅读”工作室及其理念,以及国外科学图书的译介等。那么,科学阅读在科普(虽然我们都不太喜欢这个词,但一时似乎又没有其他的词来取代它)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小庄:先从阅读说起吧。我觉得呢,它是一种让人缓慢下来的东西,这种缓慢不仅仅体现于节奏上,而是真正地通过一种方式达到对时间的穿透,能做到静心阅读的人,其实是一个能和时间良好地相处并且融合的人。但我不得不说当今时代,阅读的意义正在被篡改,因为有太多和阅读无关的东西被强行植入了这个领域,那些东西没有多少存在的必要,可悲哀而不争的事实是,它们太轻而易举就能被大众得到了,又太不费吹灰之力就被消费了。好在我也知道,有志于改变当下的阅读氛围、让阅读回归阅读本身的人一直就有,一直坚持着做点什么,比如像《读库》那样的东西。所以,科学松鼠会目前做的事情说白了很简单,只是从自己的职责范围出发,投身到这个还在坚持的人群中去,把“精读科学”这个环节带回来——《读库》就选用了我们不少文章,而且是最好的那批作者写的。说到这里,我不得不解释一下,做科普当然是“松鼠”们无可否认的任务或者说目标之一,但知识性的科普在我们看来还是不够的,更重要的,在于通过科普文章、科普书籍去传达人的思考,也就是我前面说的从时间中去体会一些东西的那个过程,这种行为关乎文化,因为说到底,科学是文化之一种。
  我还愿意从科学角度来解释一下“为什么阅读在已经被大量光影刺激充斥的现代人心目中仍然是有魅力的”,根据脑神经科学方面的一些报道,有研究者发现,同样是去表现一个事物,文字在大脑中引起的兴奋区域和兴奋程度和影像大致相同。换而言之,你读米切尔的文字所体验到的感受和你看电影《乱世佳人》所激起的遐思并没有什么不同;同样地,你读一本有趣的宇宙学著作也许能和看大片《星际迷航》一样过瘾。
  
  《出版商务周报》:以科学之光芒驱除伪科学之黑暗,所以就有了“光芒阅读”。在我看来,这种理念的提出应该是基于科学松鼠会对于国内科学阅读与写作现状的某种判断,是这样吗?根据“松鼠”们的观察,这种科学阅读与写作的现状是一种怎样的情形呢?
  小庄:经常有人非常不解于“你们松鼠会怎么莫名其妙地就红了”,“松鼠”们自己也曾在私下讨论过这个问题,当然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观点,但很大程度上还是有共识的,那就是:公众需要我们。只要看看这一年多来,有多少邀请我们写食品、写化妆品、写心理的媒体,就可以感受到这一点。要知道身处飞速商业化的时代,看上去拥有各种选择的大众实际上已经没有了选择。生活中积累了许多不安定的因素:技术恐慌、化学污染、心理困扰,等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能给出信得过的指导,帮助他们排除那些因素,看来看去都是一些面目可疑的说法。然而突然间,一群具有学院背景或者能够获得最核心信息的人跳了出来,说“我知道我知道”,他们足够年轻,没有过多涉及功利,也不愿意搞八股,写出来的东西诚实真挚、生猛有力,直接就戳到了大众最想了解真相的那些环节,大众怎么会不喜闻乐见?
  
  《出版商务周报》:“以科学之光芒驱除伪科学之黑暗”这句对“光芒阅读”的阐释似乎也隐含了对伪科学的态度,即伪科学是黑暗的,因此是要被驱除的。这是“松鼠”们共同的态度还是也有一些不同呢?
  小庄:对于伪科学的态度因人而异,松鼠会成员众多,更是如此。从认知上,我们没有分歧,都会在涉及与科学思维有悖的环节上谨慎处理,做到“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从态度上来说的,我觉得可以分为“温和派”和“非温和派”两种,有的成员会采用激烈的措辞和行动去与之对抗,有的成员会比较委婉,这是性格的不同带来的。我们平常也经常拿星座啦、风水啦互相开玩笑,但只是在生活里,决不会带到写作当中去。书籍、文字作为重要的文化传承方式,是有着使命感的,当我们准备经营“阅读”这件事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明确的立场,就是要把最靠谱的科学带给受众,把我们认为不靠谱的那些东西剔除。
  
科学青年张扬文字理想
  《出版商务周报》:“松鼠”们的理想是打开科学的坚硬外壳,将有营养的果仁剥出来,让更多人领略科学的美妙。不过正如很多人所知,一方面,松鼠能打开坚果;另一方面,其本身又是灵动的、轻盈的。也许这正是“松鼠”们共同的写作风格,即用轻灵的方式读解不那么轻灵的科学?
  小庄:我可以透露一件很有趣的事,松鼠会成员自己有个聊天组群,晚上大家聚在一起经常会聊些很有意思的话题,记得某天某“松鼠”突发奇想,提议说,我们举行个诗歌大赛吧,看看我们当中有多少人是当年混不下去的诗人。我说这个事,想表明的其实是这样一个信息,松鼠会里面有不少具有文字理想的人,他们可能不满足于写点什么,还会去思考怎样把它写到更高的境界。经常读我们群博的人不时会发现一些非常漂亮的行文,即便写又硬又冷的科学知识,也能处理得灵动和充满想象力,把阅读障碍减至最低。能做到这一点,在于写作者自己对所写事物做了充分的吸纳,才能够如此轻松地吐出。
  
  《出版商务周报》:这种写作风格是否会成为娱乐时代科学写作的总的走向?
  小庄:在生物学和生态学上,多样性一直是个极其受重视的概念,一个失去多样性的物种群落最终会走向灭绝的,所以,从科学精神出发,我们不会去排斥、排挤其他的写作风格。在我个人而言,尝试多种风格是乐趣所在,针对不同的媒体,写出来的东西可能会像不同作者写出来的一样。
  有人把松鼠会的文章说成是“包了糖衣的科学知识”,倒也颇有几分道理。用轻灵、有趣的方式解读事物也许会是今后一段时间内科学写作较主流的走向,而且它还不限于科学写作,在其他领域包括哲学都已经有人有所涉及,这应该是环境决定了的。
  
  《出版商务周报》:科学可以娱乐以及被娱乐吗?
  小庄:延续我们前一个问题的讨论,就要涉及“轻灵、有趣的标准在哪里”这个层面了,我想,它至少得和“轻浮”两字保持距离吧。科学是太大的范畴,探讨起来很麻烦,也许这个问题应该转化得更具体一点,变成“科学话题可以娱乐以及被娱乐吗?”那我的答案是“可以”。有娱乐精神是好的,至少说明一个人、一个社会不呆板,但泛娱乐化是让人头疼的,它会让大部分人丧失立场。所以,如何适度地娱乐而又保持自己的本色,对每个松鼠来说,都是考验。
  
  《出版商务周报》:“光芒阅读”工作室发布的第一本书是《吃的真相》;而正在策划中的第二本书《一百种尾巴或一千张叶子》则是一本博物学的书。两本书的一个共同特点是都关注身边的、人人会接触到、看到的事物。而之前读“松鼠”们的许多文章也大都具有这样的特点。这是否也体现了科学松鼠会在科学写作方面的一种思路?
  小庄:这是一个正反馈和负反馈共同作用的结果,松鼠们写出文章,贴到网上去,读者前来观摩、赏析、发表评论,从评论数量和内容上就会发现他们关心什么,对哪些话题的兴致和反响比较好,对哪些无动于衷甚至嗤之以鼻,这些,都会直接影响到下一话题的选取,“松鼠”们自己也在调整。归根到底,思路不是开始就有的,而是磨合带来的。
  云无心呢,用我的话来说,可谓一只楷模级别的劳模“松鼠”,这表现在他文章更新频率非常快,同时对读者的回应也非常积极上。他是一名食品行业的专业人员,偏偏又爱就本行写点啥,而中国过去一年中在食品领域出了那么多问题,老百姓都在“等着一个说法”,正是这个原因,使得他也成为了一只“明星松鼠”,每文出来,必被狂点。
  
  《出版商务周报》:“光芒阅读”在原创书和翻译书的选材上有什么标准?谈谈你们今后的计划。
  小庄:原创书会主要根据现有作者的现状来,比如说一名作者的文章在质和量上都积累到了一定程度,我们就会考虑为他联系出版社单独出书,像这次《吃的真相》的作者云无心就是这种情况;又或者说,出现了成体系的一系列文章,我们就会以文集的形式推出几个作者的合集,比如《一百种尾巴或一千张叶子》。松鼠会很多成员还非常年轻,需要时间去成长。
  至于翻译书,更多考虑的就是话题性了,尽可能选取国内读者会感兴趣的话题,但我们不一味迎合,也会给出一定的指导,在这个基础上选用名家名作。可以告诉大家的是,第一批遴选书目已基本确定了,是一套五本和人的情感、感官、思维有关的书,都很好看、平易近人,接下去就会展开翻译。书出来后会配合不同内容做各种形式的活动,以期让它们的辐射和效应最大化。
  
  《出版商务周报》:我知道你曾是一家很棒的科学杂志的编辑,但今年辞职来专心做松鼠会的工作。相信很多人会好奇,松鼠会对你的吸引力在哪里?
  小庄:这里面有很多美好的人:纯粹、善良、有牺牲精神。我的愿望是用自己的努力,和朋友们一起让这些理想化的东西在一个逐渐商业化的社会里找到生存和发展下去的方式。

  

 

  20100207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