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发表于台湾《科学月刊》2009年第2期

潘光旦贺婚诗

蒋功成

 

  潘光旦为中国近代著名的优生学家、社会学家,婚姻、家庭、生育等问题最得他的关注。他提倡适度的早婚,反对晚婚和独身;对知识分子的生育节制也持一定的反对态度。他不仅在大学课堂里开设家庭问题、婚姻问题的课程,还特别乐意参加别人的婚礼。由于大家都知道他是优生学的权威,故而新婚时向他索诗、索联,请他证婚的颇多。潘光旦也乐此不疲,其《铁螺山房诗草》中收录了他不少贺婚的诗句。阅读这些诗既可见他对优生学之念念不忘,亦可了解近代许多学者之婚姻故事。
  1943年西南联大的两名学生丁则民、许令德结婚,潘光旦有诗以赠:
  “画楼今夕绮筵开,争看班家女史才。郎既心相期许矣.侬能目不识丁哉,业勤终获颜如玉,德合何妨史作媒?席上座师添色喜,弦歌韵里唱随来。”
  女生许令德曾在西南联大学生演出的话剧《雷雨》中扮演繁漪,想来一定才貌出众,男生丁则民后来成为中国著名的美国史学家,两人建国后同为东北师范大学教师。潘先生此诗以“心相期许”、“目不识丁”相对,化入两人姓氏,殊觉有趣。
  他为唐良桐、张善榛婚礼代作的一首诗则化入两人的名字:
  今日乐园开,榛桐对对栽。日出互光影,风动交条枚。
  其中有佳耦,动定相倚偎。男良女亦善,天合不须媒。
  久爱贵相敬,百岁免三灾。消尽苹婆果,伊甸今归来。
  “男良女亦善,天合不须媒”。唐良桐为当时武汉大学的学生,在网上笔者查到她一张老照片,还真是一个美女。
  1943年西南联大有两个学生张征东、邝文宝毕业后一同到云南丽江工作,不久结为夫妇,潘先生贺诗云:
  张生征东、邝生文宝年前同赴丽江,从事边疆教育,近顷结为夫妇,同学同工,终成同室,喜可知也!
  此去金沙西复西,石榴花发鸟双栖。弦歌一缕联秦越,风化二《南》到狄鳀。莫道广文居职冷,从来京兆画眉齐。边城昨夜薰风作,吹彻琼山颓若泥。
  自1920年北京大学和南京高等师范学校率先实行男女同校后,同学之间相互恋爱结婚成为普遍现象,潘光旦的学生中此例不少。正成为潘光旦在《优生原理》中所谈到婚姻选择方法之一种——“以类相从”(assortative mating)的婚姻的案例。所以潘光旦说:“同学同工,终成同室,喜可知也!”
  1944年在西南联大年轻的同事丁则良结婚,潘光旦有诗贺:
  “元日为则良、淑蓉证婚,婚后则良将赴美游学:
  献岁椒花酿倍香,两般正始义初长:一声爆竹开妆镜,五味辛风入洞房。无限绮情抒博议,有余壮志涉重洋。寻盟此夕何须证,天半衡星作主张。
   丁则良曾任教于西南联大、清华大学、东北人民大学、北京大学等校。在学生时曾为杨振宁父亲所聘,做过杨的家庭教师,讲《孟子》,杨称受益匪浅。可惜1957年则良被划为“右派”,访苏联归来后在北京大学未名湖自沉。
  历史学家雷海宗夫妇与潘光旦夫妇关系特别好,潘光旦不仅为他们证婚,就是结婚二十周年后,亦赋诗五首以赠之,此处录其两首:
  双飞歇浦证前因,弹指声中二十春。闻道天工人可代,当年我忝代工人。
  由来佳耦不须媒,人力天工莫浪猜。恩爱亦关弧矢事,清河家世打弓来。
  雷海宗夫人张景茀,为著名植物学家张景铖之妹,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生物系,为了照顾雷先生,她放弃工作,操持家务,伉俪情深。潘光旦曾记过一个笑话:当年他和雷海宗两人先行带着清华学生离开北平,在长沙落脚办学。两人都希望经常收到家信,苦于两位夫人都不喜欢写信。潘问有何法子让夫人多写信,雷海宗摇头说:“鞭长莫及”。潘光旦大笑,谓海宗:“鞭字有语病!”
社会学家吴泽霖与夫人马时芳结婚一周年后生了孩子,潘光旦写了一首“谑而近虐”的诗道贺:
去年此日亿还无?红烛高烧梦未苏。称帝公孙方跃马,浣纱越女已吞吴!欲移敌我相持局,应作才丁两旺图。国策私怀双得遂,声声爆竹报悬弧。
虽是调侃诗,但蕴含优生之意,其中亦不无对于民族未来的期望。婚姻之事,看起来好象是两人之事,其实事关种族存亡,所以潘光旦说“恩爱亦关弧矢事”,“欲移敌我相持局,应作才丁两旺图” 。
  潘光旦在西南联大期间,新交了不少朋友,为他们所作之贺婚诗也是不少。
李琢庵为子授室,同月涵师赠贺:----昨有柬书来,为报朱陈喜。新妇籍江东,世风亦淳美。前定岂我欺?天涯终尺咫,百年情所钟,枝连与翼比,来岁李花开,琪实看累累。
李琢庵为当时云南的工商界巨子,他对西南联大帮助很大。他儿子结婚,潘光旦不仅自己有诗以贺,还为那些不善为诗的人代作。李琢庵之子为李范高,同济大学毕业,所娶之人为富家女陈鄂珍,证婚人为李公朴。
除上引之外,潘先生所作之婚诗、婚联还有不少,亦涉及到不少近代知名人物,有心考证者不妨细读其《铁螺山房诗草》。





1


                                            20091116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