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9年8月16日《新闻晨报》

  由晨报“悦读”和上海译文出版社共同主办的“我和卫斯理共度的幻想时光”征文本期将落下帷幕,上海交大教授江晓原先生的文章《让我们来谈谈〈卫斯理〉吧》是此次征文的压轴。作为一名“卫龄”将近20年的卫迷,江教授令卫斯理的创作者倪匡先生非常好奇,倪匡曾表示他很愿意和江晓原对话,因为江对他的小说有中肯的批评,他很赞赏。只是非得江晓原有机会去香港的时候才行——电邮电话都谈不过瘾!
  今年7月香港书展期间,“卫斯理系列”内地版编辑携带刊登于晨报的数篇征文拜访了倪匡先生,并请他给大陆的“卫迷”写句话,倪匡找出专门的信笺,落上蔡澜给他刻的印,写道:“所有卫斯理故事,全属虚构,看了就好,请勿认真,更不必追究,哈哈!”真的很卫斯理!


让我们来谈谈《卫斯理》吧

江晓原

 

  当成年人为了中国缺乏“原创科普”、“原创科幻”、“少年读物”等等而抱怨、而遗憾、而评奖、而推荐、而大声疾呼、而喋喋不休时,我们的许多中学生和高年级小学生们,却毫不理会这些“大人的事情”,自顾埋头阅读着一个中国人写的小说。他们和她们在书包里放着这个人的小说,在寝室和教室里传阅着这个人的小说。
  这些年来,我也算非常关心读书界或是书评界(姑且假定有这样的“界”存在)动态的人了,事实上我自己也一直参与其中的活动。但是恕我孤陋寡闻,在这次征文活动之前,上面所说的那个中国人写的科幻小说——这套包括百余部作品、多年来盗版极多、销量极大的系列丛书,我竟从未在“正经”媒体上见到关于它的哪怕一句评论。当然很可能有人要说我武断,也许某些刊物上有过评论,但我说的是在那些全国性的、比较重要和著名的、以及我熟悉的书评刊物或栏目上,我确实从未见过。
  这套系列丛书,就是香港作家倪匡以“卫斯理”为主人公的小说集。大陆地区以前最常见的版本是署着延边人民出版社的《卫斯理科幻小说珍藏集》(据说是盗版,里面错字、漏字、错段等颇多)。这次上海书店出版社推出了《卫斯理科幻小说系列珍藏版》,这才终于有了一个像样的本版,可惜尚非《卫斯理》全豹。
  
  我最初接触倪匡的作品,是在北京念研究生时,从一个忘年交老先生那里借来的港版《我看金庸小说》,而且有《再看》、《三看》……直至《十看》共十册,我一气看完,又带到上海借给家母看了一遍,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自撰的对联:“常为张彻编剧本,曾代金庸写小说”。
  大约十五六年前,我最初发现女儿在读《卫斯理》时,颇有点嗤之以鼻,只是看在作者是写过十本《我看金庸小说》的倪匡的份上,这一“嗤”才没有嗤出声来。她是住校生,她书包里的《卫斯理》在同学室友的传阅中书角都圆了。那时她刚在念初中,可是看来已经颇工心计——每逢我带她上书店,她都要缠磨着买一册《卫斯理》,但每次只要求一册。我想她这可能是为了不引起我的注意。然而久而久之,她房间的书橱中积累了十几册《卫斯理》,这终究还是引起了我的“警惕”——到底是什么玩意这样吸引人?
  于是我开始开始和女儿交流《卫斯理》,有一天她来到书房,很认真地推荐我阅读一篇《卫斯理》,当时家中的纸书里没有这一篇,所以读的是电子版。这篇开始让我迷上《卫斯理》的作品是《寻梦》。
  就是从《寻梦》开始,我阅读了越来越多的《卫斯理》,后来我有一段时间竟将读《卫斯理》作为某种休息的方式了。再后来我读完了几乎全部的《卫斯理》,反过来向女儿推荐其中的佳作。我对倪匡的阅读还延伸到“原振侠系列”、“年轻人与公主系列”、“亚洲之鹰罗开系列”等等。
  
  《卫斯理》通常被书店归入“科幻小说”类,实际上各篇故事内容五花八门,武侠、破案、探险、寻宝、恋情、黑社会、伪科学、历史疑案、政治动乱、民间传说等等,几乎所有通俗读物中用来吸引读者的题材,都在《卫斯理》中出现。按理说,科幻小说必须同时具备“科学”和“幻想”,而《卫斯理》则是幻想多于科学,仅仅从形式上来看,将《卫斯理》归入科幻小说类也是相当勉强的。
  《卫斯理》故事的灵感,有来自现代科学者,如外星人、时空变换、时间隧道、生物技术等等;亦有来自中国古代传说者,如神仙、永生、风水、前生后世、灵魂不灭、预知未来等等。倪匡显然并不受“科学”的约束,科学固然可以给他提供灵感,但是伪科学或神秘主义提供的灵感他也欣然采用。
  迄今为止最成功的科幻影片《黑客帝国》系列中,有两个重要想象,都是《卫斯理》中早已经用过的。其一是人类陷于别人从头到尾安排好的处境(即影片中的Matrix)中而不自知;其二是人类“元神出窍”而瞬时跨越空间(这在中国近代神怪小说中就已经常用)。倪匡在卫斯理系列小说之《玩具》中,假想了这样一种局面:人类被外星人当作玩具,安排在地球上过着自以为幸福的生活,而不知自己其实就象被人豢养的小猫小狗一样,并非这个世界真正的主人。小说中卫斯理在最后问道:“一旦有人不甘心被命运播弄了,他会有什么结果?”——而这正是《黑客帝国》为反抗者们的结局设下的悬念。
  
  在这篇小文中当然不可能对《卫斯理》作出全面深入的研究,但有一点我认为必须在这里指出,即《卫斯理》并未在思想上融入现今国际科幻界的主流——反思科学技术本身并警示科学技术无限发展的未来。这也是我不太主张将《卫斯理》归入“科幻小说”的更重要的理由。
  《卫斯理》中也不是没有知识硬伤,这里举出我发现的几例:
  《聚宝盆》中,关于沈万三和明太祖的故事:1文钱每天翻一番,30天之后也只有五十多万两银子(2的29次方=536870912文=536871两),沈万三既然“富可敌国”,五十多万两银子似乎还不足以使他破产。
  《神仙》中,关于同时看见地球和月亮的推论,是有缺陷的。
  《后备》中, “哥白尼被烧死”,明显是将哥白尼与布鲁诺搞混了。
  《大厦》中,抱着门跳楼,物理上能减轻冲击力否?
  
  《卫斯理》系列中最有哲学思想价值的,我推荐《头发》和《玩具》。
  
  
                              20091001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