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思想战线》35卷2期(2009年)

“科学文化”栏目主持人言

江晓原

 

  这里的收集的两篇文章,都可以归属于“对科学的社会学研究”范畴,即把科学(包括科学理论及活动)作为研究的对象。
  其中田松博士的文章一马当先,旗帜鲜明,继续为“将科学请下神坛”而战斗。不过相当反讽的是,这次他的战术竟是将科学“请上神坛”。在我们先前的语境中,“神坛”——这里借指宗教——从来都是要批判否定的对象,同时“神坛”又被描绘成科学的敌人,而科学则被崇奉为另一种极为神圣的东西。因此,如果在字面意义上将科学“请上神坛”,即向人们表明:科学在本质上有着与宗教高度的同构,则科学就将和它(先前被建构起来)的敌人半斤八两,科学的神圣性就将丧失,五十步就没有资格再笑百步了。
  前些时候由“中国科学院”和“中国科学院院部主席团”联名在报纸上公开发表的《关于科学理念的宣言》,特别提到:“避免把科学知识凌驾于其它知识之上”——这个提法是国内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因为我们以前都认为科学是最好的、至高无上的知识体系,所以它理应凌驾在别知识体系之上。另外,《宣言》还强调,要从社会伦理和法律层面规范科学行为。而我们以前认为科学是绝对美好的,一个绝对美好的东西,根本不需要什么东西去规范它,它也不存在被滥用的问题。所以这些提法都意味着对科学的全新认识。这个文献表明:中国科学界高层对国际上的先进理念是大胆接受的。
  刘华杰教授的文章讨论了“盖娅”学说的演进及其从边缘逐渐向主流接近、部分被主流科学共同体接受的有关情况。最初有着相当强烈的“民科”色彩的“盖娅”学说,逐渐完善自身,经历了去目的论、去神秘化、去“民科”化、逐渐清晰化的过程。这个过程可以说明许多问题,比如科学与非科学之间界限的模糊、科学自身“血统”的复杂性等等。
  这两篇文章,特别是田松博士的文章,看上去似乎有点离经叛道,但仔细阅读则不得不承认它们确实能够言之成理。这种纯粹学术上的探讨,非但对于我们的思想进步大有裨益,就是对科学自身的发展也是有益的。
  也许会有人对他们的观点不很赞同,那完全可以进行学术商榷。只要是真正的学术商榷,必然会对我们的思想进步有所帮助。

 

 

20090419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