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伊夫琳·福克斯·凯勒女性主义科学批判思想研究

 

作者:刘亚静
导师:蒋劲松
学位:硕士
毕业学校:清华大学
答辩时间:2007年6月 
现在供职单位:北京市西城区政府
关键词:伊夫琳·福克斯·凯勒,女性主义,科学思想史,科学批判

摘 要

  兴起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女性主义科学批判研究,从社会性别的独特视角关注科学与社会性别的互动关系,是科学批判研究中充满活力的一个研究领域。美国著名科学史家伊夫琳?福克斯?凯勒不仅作为科学家在生物学领域颇有建树,更以其独特的女性主义科学史和科学哲学研究著称于世,其为美国著名女遗传学家麦克林托克写的传记《对生命有机体的情感》成为了科学史的经典之作,另一本女性主义科学批判的集大成之作《对社会性别与科学的反思》也在学界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本论文主要对其女性主义科学批判思想进行研究。
  首先,本论文从历史考察的角度,考察了凯勒对柏拉图、培根和现代科学建制时期性隐喻的分析,揭示西方科学史上不同科学观与社会性别之间的密切联系。因为在凯勒看来,在西方文化传统中,虽然性和性别的含义总在变化,但其在知识概念中心的位置从未改变,性别的隐喻在近代科学的发展中一直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凯勒着重对柏拉图认识论中的性隐喻、培根科学中的性别隐喻和现代科学建制时性别意识形态的分析,试图通过这种历史的梳理,考察心灵和自然、科学与性别之间关系的历史变迁,以及各个阶段的性隐喻怎样影响了人们对于心灵和自然关系的理解。凯勒用性别的分析视角来考察科学思想史,通过对历史上重要的科学文本和科学话语中的性别隐喻进行分析,来梳理性别与科学之间关系的历史演变,并且得出结论,今天的现代科学并不是原本就是今天这样,也不是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而是经历了一次次竞争选择的历史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性别意识形态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其次,本论文考察了凯勒是如何运用心理分析的工具分析自治、统治、客观性和男性气质等概念之间复杂关联的。凯勒认为,自我与他者、主观与客观、男性与女性这三对概念,是在同一个社会中的文化语境中相互作用、相互促生的。她试图通过对这一系列概念相互作用的内在动态发展的考察,来探究这些概念的变化怎样影响了我们对于科学的概念,为科学中的统治和男性气质寻求心理学的解释。凯勒在养育自己的两个孩子(一男一女)长大的过程中,对男孩女孩不同的心理发育过程有了认识和了解后,更加确定地认为科学与男性气质的关联与儿童的心理发育过程紧密相关。作为男孩,他们必须经历一个双重的"对母亲的不认同"过程,首先是把母亲当作人生中第一个客体,建立自我认同和自主性过程,其次是巩固男性性别认同,建立男性气质的过程。凯勒的这部分心理分析研究直接受惠于乔德罗和丁内斯坦等女性主义心理分析学者的工作。凯勒和她们一样,都拒绝弗洛伊德的生物决定论,支持双亲共同抚育婴儿,认为女性承担了全部或大部分的抚养子女的职能,造成了男女两性婴儿的心理发育的不同。凯勒认为科学与男性气质的关联与儿童的心理发育过程紧密相关,用心理分析这个工具来分析自主性、客体等与科学相关概念,并解构了传统科学的客观性神话。她认为这种传统的客观性以主客体完全分离为前提,以忽视情感、关系和爱为代价,宣扬了以理性、分离和控制为基调的男性中心主义偏见。
  再次,本论文集中考察了凯勒的科学史案例分析工作(特别是麦克林托克案例和凯勒作为生物学家亲身经历的案例),论证语言、文化和意识形态在建构科学的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她对科学实践具有乐观的态度,认为科学本身不是一个封闭的系统,科学的实际运作一直在发生变化,女性主义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某些学科的学科图景和历史进程。在科学话语和科学本身发生着的一些重要转变中,女性主义运动及其理论的发展,的确起到了有效而且重要的作用。利用自己科学家身份的优势,凯勒从科学实践角度考察若干案例来论证:科学史并不是由某个科学家单独写就的,科学发展的历史也不完全是一部真理直线前进的历史,处于某一特定的话语体系里的科学共同体有一个进行排他性选择的过程--选择与工作协调的科学风格、方法论、甚至是理论,这一点可以从科学家的工作方式、他们与研究客体的关系和他们喜欢的理论定位看到。选中某种理论和方法是由科学家共同体在各种方法和理论的候选方案中进行排他性选择而完成的。意识形态,特别是性别意识形态对科学实践有着很大的影响。科学的历史进程展现了每一个历史阶段文化和社会准则的选择作用,意识形态同时反映和引导了科学的模式和方法,进而影响了科学的发展进程。
  最后,本论文对凯勒的女性主义科学批判思想进行全面总结,着重分析其研究视角和方法,以及其倡导"性别无涉"的科学观。凯勒除了像多数女性主义学者一样,采用了社会性别的基本研究视角之外,还运用了心理分析、隐喻分析两大分析工具。她所认可的科学是"性别无涉(gender-free)"的科学,即一个更好的科学,其目的不是使得科学更加主观或者更加女性化,而是使得科学变得真正客观。这个更好的科学应该是更加包容的科学,对女性来说更容易进入的科学。总的来说,凯勒的女性主义科学观处于某种折衷的态度,她从来都没有否认自己的中间立场,试图走一条"中间道路"。和很多女性科学家一样,凯勒的女性主义科学批判只是试图证实在科学世界还有差异存在,为经典二分法提供另一种可能性,并不是想要反叛现有的科学,只是在科学现有的强势标准里为差异提供合法性的证据,寻求一个更大的标准而不是一个不同的标准,她的立场是与其曾经的科学家身份分不开的。她一直强调其提倡的是"科学中的差异"而不是"不同的科学",试图为女性主义科学批判的困境提供解决之道。凯勒始终对科学实践抱着乐观的态度,认为科学实践是多样而且开放的,女性主义科学批判的工作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科学话语,进而影响科学本身。所以,她温和而折衷的立场遭到了来自传统科学捍卫者和部分观点更加激进的女性主义者的质疑。但是本论文认为,对于凯勒,甚至对于女性主义科学批判而言,这种所谓的"保守"态度才是最合适也是最现实的斗争策略。现代科学已经如它现在所是的模样建立几百年了,太过激进和想把一切推倒从来的做法也许只会换得传统科学拥护者的置若罔闻,只有这种温和的批判才会唤起科学从业者们对科学进行真正严肃的反思。
  通过对凯勒的女性主义科学批判思想进行系统梳理,本论文认为,凯勒的女性主义科学批判主要关注科学、客观性与性别意识形态三者之间的关联,认为性别与科学的研究应重点关注由男女两性和科学共同组成的"科学--社会性别"体系的历史根源、心理动因及其运转方式,以及该体系对男女两性和科学产生的塑造和历史影响。凯勒的工作承前启后,不仅站在前人工作的基础上给出了女性主义科学反思的范围和主题,而且为随后的相关女性主义研究开辟了广泛的问题领域。总的说来,凯勒的女性主义科学批判工作向我们表明,男性化科学与代表人类整体利益的普遍性科学的等同,反映了西方文化中性别与科学意识形态的结合以及其背后深刻的历史和心理根源。这种对于科学的性别和权力属性的揭示,阐明了科学中立的神话作为男性利益自我保护的工具所扮演的政治角色。只有承认科学的政治性和价值负载性,承认科学并非性别无涉,才能使科学立足于更广阔的人类范畴,提供关于世界、人类的更具包容性、更少偏见的理解。
  通过全面梳理和介绍凯勒的女性主义科学批判思想,本论文将进一步充实女性主义科学史和科学思想史的学术资源,同时促进科学哲学其他进路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