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论文摘要]


布鲁诺再认识——耶兹的有关研究及其启示


作者:刘晓雪
导师:刘兵
学位:硕士
授学位学校:清华大学
答辩时间:2005年6月

摘  要

    乔尔丹诺·布鲁诺为科学真理献身的殉道士形象,一直以来深入人心。他坚持哥白尼日心说、发展宇宙无限说,一生忠于自己的信仰,并为此颠沛流离,最终被宗教裁判所烧死在鲜花广场上。这是人们通常所熟知的关于布鲁诺一生的关键点。如果将这些突出的关键点结合起来,很容易得出的结论就是上述我们对于布鲁诺形象的传统认知,并且还从中进一步推论出,科学与宗教之间是一种对立冲突关系。这种关于布鲁诺以及科学与宗教关系的传统认知,来源于早期西方科学史界。“五四”之后,伴随着中国现代启蒙运动,当时在追求“科学和民主”的浪潮推动下,关于布鲁诺的传统说法也随之进入到了中国,并且为众多的国人所熟知。直到现在,此种观点在国内科学史界乃至相关的科学传播领域中仍占主导。
  而西方科学史界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关于布鲁诺形象的认识经历了一个历史变化的过程,其中以耶兹的布鲁诺研究为经典性代表。她认为前人的研究“使布鲁诺的观念从历史背景中孤立出来,都是用占据当代主导地位的哲学历史、哲学观念和科学观来对其进行描述”,而她的研究宗旨就在于“要在当时的历史文化背景下重新描述、理解布鲁诺”。在她的研究中,布鲁诺所处的历史与境,就是由文艺复兴时期赫尔墨斯传统 (hermetic tradition)的复兴与当时的哲学、宗教、萌芽中的近代科学等社会文化因素所共同构成的。正是在这样的历史与境下,她展开了对布鲁诺的再认识,并且最终发现了贯穿他一生思想行为的核心就是他所奉行的赫尔墨斯传统。
  耶兹的布鲁诺研究对布鲁诺的形象进行了重新解读。在她看来,布鲁诺就是一位抱持着强烈的宗教改革愿望的赫尔墨斯式法术师,他所背负一生的宗教使命就是要实现赫尔墨斯法术宗教的复兴,相应地,他坚持哥白尼日心说、提出宇宙无限说也都从属于其宗教使命,从很大意义上说,他是为捍卫赫尔墨斯法术宗教信仰而非近代科学而死的。
  在她的研究中,我们可以看出,以往科学史研究中的科学与宗教之间的简单对立关系被丰富化为科学、宗教与法术间的关系,而且近代科学兴起的过程具有了一定的连续性,正像她所揭示的“文艺复兴时期赫尔墨斯法术传统的复兴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近代科学兴起过程中人们新的世界观、新的发展意愿和新方法的形成” 。
  站在科学编史学的角度看,耶兹的布鲁诺研究,作为反辉格式研究传统的典型代表,也体现出了外史论的研究方法,在一定程度上拓展了当时西方科学史研究的思路,对布鲁诺形象进行了再认识,并进而为研究近代科学的产生过程以及科学与宗教的关系提出了新的方向,这个新方向就是“在研究近代科学史时需要关注那些近代科学兴起过程中以往被忽略的其他社会文化因素的影响、重新思考近代科学与其他社会文化因素之间的相互关系”。以上这些对于国际科学史研究的发展来说,都有着不容忽视的重要意义。
  相比之下,国内现有科学史相关研究尚且欠缺系统的关于布鲁诺认识的历史变化工作,同时鉴于耶兹的布鲁诺研究在国际科学史研究领域中的重要意义,而国内对耶兹的布鲁诺研究成果缺乏全面而系统的介绍的情况下,本文试图从科学编史学的视角出发,将耶兹的布鲁诺研究作为二阶性的研究对象,通过揭示其在国际科学史研究中的重要意义,对国内科学史研究现状进行比较分析。
  本文首先对其研究进行了较为系统全面的述评工作;其次,站在科学编史学的立场上,在更广泛的国际科学史背景下,对国际布鲁诺研究现状进行编史学的回顾,为国内学者进一步了解布鲁诺研究现状,提供可用的参考文本和研究出发点,同时在上述基础上,进一步比较、分析国内科学史界的布鲁诺研究现状;最后,结合科学文化传播的视角,以布鲁诺形象的解读为案例,得出笔者关于科学与宗教之间关系以及科学观的若干初步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