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论文摘要]


北宋天文管理研究


作者:董煜宇
导师:关增建
学位:博士
授学位学校:上海交通大学
答辩时间:2004年8月

摘 要

  科学与社会的关系,是科学史界近来关注的重点,而天文学由于在古代社会所具有的特殊地位,一方面它涉及的制历、测天、观象、授时等活动具有科学功能,另一方面它涉及的星占、择日等活动具有社会功能,尤其受到学界重视。论文以中国古代科学发展高峰时期的北宋为个案,通过对北宋天文管理活动的研究,探讨了天文学在宋代的皇权政治中如何发挥其重要作用、天文学发展与外部环境相互影响和作用的特征、天文学在皇权专制下自身发展进步的动因以及发展中的桎梏。
北宋时期天文工作的社会功能是如何体现的,与前代相比有那些变化?这是认识北宋时期天文工作管理特征的前提。论文的第一章,通过对有关史料的分析、梳理,系统地探讨了天文、历法在北宋政治、军事、对外交往中所发挥的不同作用,理清了从汉唐到北宋时期人们对天文的思想认识从迷信到逐步理性化的发展轨迹。创新之处突出表现在,揭示了历法在宋与辽、夏、高丽、南唐、大理、交趾等政权的不同层次的政治交往中所扮演的特殊角色:颁赐历法,是实行统治的象征;改易历法,意味着政权之间关系的变化;历法之争,实质上是皇权地位的正统之争。了解北宋时期天文发展的社会、文化背景,是了解北宋统治者组织管理天文工作的立足点。
  天文学既然在北宋社会生活中发挥着重要而独特的作用,为了搞好天文工作,北宋统治者采取了怎样的措施来保证天文工作的顺利实施呢?论文的第二章先从行政管理角度对北宋时期天文工作的行政管理措施进行了探讨。主要包括机构设置管理、人事制度管理、北宋时期禁私习天文的管理措施三个方面进行探讨。创新之处主要表现为: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司天监、翰林天文院的职官构成、人员配备、职责等进行了重新分类整理,纠正了前人研究中的一些疏漏之处,补充了差遣提举官的一些资料,分析了作为与司天监相互关防机构的翰林天文院在实际天文工作中所发挥的作用。对北宋时期人事管理中的选拔任用、考核升迁、福利酬劳、致仕养老等有关制度的做了系统分析, 探讨了这些措施对推动天文学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通过分析北宋时期为禁止民间私习天文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以及对天文技术人员的行为活动的种种限制,揭示了皇权垄断天文的特征,分析了在禁令之下从事天文学研究群体的不同类型。最后通过与汉唐比较,揭示北宋时期天文工作逐渐向专业技能化的方向转变的特征。从而有助于人们更好地认识北宋天文工作行政管理的一般特征。
  与行政管理相对应的就是技术管理,论文的第三章通过对北宋时期历法工作管理、仪器制作管理、天象观测管理、计时管理等方面的系统探讨,揭示出了北宋天文工作技术管理中的特色和弊端。本章主要做了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第一,通过对历法的工作管理和天文仪器制作管理的研究,揭示了北宋时期天文工作的技术管理规范化、技术化的管理特征,分析了这种规范化的技术管理对促进北宋时期天文学发展所起的重要作用。无论是历法的创制还是天文仪器的制作,一般是遵循如下程序:先组织班子考核历法或仪器的现状,提交有关技术性的报告及改进措施和建议,然后再选派有关行政和技术人员负责实施,工作完成之后还要通过较为严格的技术校验,最终才确定是否行用。仪器制作好之后还要编纂相关制度的文献,以备查考和存档。正是通过这些规范的管理措施,才确保历法的精度不断提高,以及仪器制作的不断进步。 在历法校验中,北宋时期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校验标准,这些标准也都为天文技术人员认可,如气朔之验、交食之验、五星之验、候薄之验,在实际的历法创制中,技术人员大多能把其中的一种或几种标准付诸实践。经过校验的历法一般能够使用较长的时间,相反没有经过校验的历法即便能够得到行用一般也不会长久。创新之处主要表现在:对前人研究所忽略的历法专卖工作做了系统的考究,对北宋时期的历法创制、天文仪器制作的等天文活动组织实施过程做了系统梳理。
  第二,通过对北宋时期天文工作技术管理活动的探讨,分析了具体的天文工作引入的竞争管理机制是如何发挥作用、在哪些方面存在弊端以及造成这种弊端的原因。北宋时期,在历法工作管理中引入了竞争机制,它一方面表现在制历时往往由不同的技术人员同时制定几种历法然后再通过技术校验择优录用。另一方面表现在允许技术同行对历法提出技术批评然后再针对技术差失进行修正。由于能够遵循得到公认的技术检验标准,这种竞争管理机制较有成效。政府在司天监之外另设翰林天文院,也是希望通过关防来确保天文占候的真实和准确性,尽管实际上天文占候的实际竞争作用没能够实现,但在一些有明确技术性要求的天文工作中还是起到了一定的关防作用。而且竞争机构的设置也为天文仪器的制作提供了机会, 沈括创制熙宁浑仪、苏颂水运仪象台的制作都与这种竞争机制相关。北宋时期,天文工作管理中也出现行政管理与技术管理冲突、并行的状况。如历法管理中就曾现行政管理与技术管理冲突的现象,如宋仁宗皇祐四年(1054)崇天历有差失,按说应该考虑按具体的校验结果对历法进行修正或创制新历。可当时负责校验工作的王洙、刘羲叟却引经据典坚决反对改历,其理由多是从政治的需要、传统礼仪的需要出发,恰与天文机构的技术人员追求精益求精的科学精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此我们说,当行政管理超越技术管理时,往往对科学的发展带来负面的影响。在天文观测管理中也有类似的弊端存在,日常占候经常出现利用占候求取恩泽、瞒报、谎报,甚至到后来出现串通一气弄虚作假的现象,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其管理体制上存在弊端:一方面日常天文占候的最终鉴定人是皇帝,技术人员一般无权过问,而皇帝一般不懂得较为专业的天文知识,即便从星占学理论上也不能做出比较公正的判断;二是根据天文星占去预言当时的国家大事,根本不可能有判断预言正确与否的客观标准。再加上皇帝和朝臣很多时候并不是真的相信所谓的星占预言,只是把它当作工具使用,出现这种弊端也就不足为怪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一些有特定目的的观测活动,则委派比较权威的技术人员负责实施,这些观测活动或为制历、或为编纂书籍有比较明确的目的,有可以判断的标准,做的井井有条,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它也表明,涉及较为专业的技术活动时交由技术人员负责实施确实能够起到好的效果。创新之处表现在,对北宋天文管理中引入的不同竞争机制做了系统分析,比较了行政管理和技术管理在北宋天文工作中不同作用,分析了天文观测出现造假现象背后行政管理因素的负面影响。
  第三,以燕肃、沈括、苏颂参与,天文工作为个案,系统地探讨了学士大夫如何把自己的对天文学研究的兴趣和社会的需要相结合在天文工作中取得辉煌的成就,揭示了北宋时期精英知识与工匠知识相结合对推动北宋天文学繁荣发展所起的重要作用。通过对计时工作管理的探讨揭示出北宋时期天文计时发展与日常生活相互影响关系。天文机构既承担着日常计时工作也承担着天文计时的特殊工作。天文计时精度的要求促使人们想方设法提高计时精度;日常计时的需要又促使人们不断改进计时方式,出现漏刻计时向机械计时的飞跃。
  北宋时期天文工作管理也体现在天文学文献的管理方面。科学发展需要利用前人的成果积累,即便是古代也是如此。 论文的第四章内容,通过对北宋时期的天文文献的收集措施、保存、编修、出版发行管理措施以及天文学文献的流通管理等方面的系统探讨,阐释了北宋政府在天文学文献管理方面的特征。创新之处表现在,以确凿的史料,揭示了北宋天文学文献管理、重收藏重管理、禁止流通的特点,有助于人们更好地了解古代天文学文献对推动天文学发展所起的作用。
  总之,论文通过系统探讨北宋时期天文学在社会中的功能以及北宋时期天文工作中行政管理、技术管理、天文学文献管理的方方面面,不仅揭示出了北宋时期天文学与政治、军事、对外交往的密切关系,而且阐释了北宋天文工作行政管理、技术管理、天文学文献管理的特征,这样把天文工作的社会层面和技术层面有机地关联到一体,不仅助于人们认识北宋时期天文学在皇权专制背景下发展进步的动因,也有助于人们认识天文学在中国古代社会中所扮演的科学与社会的双重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