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8年7月20日《东方早报》


江晓原的二化斋

张明扬

 

  “钱文忠、周振鹤、金良年......”江晓原板着指头数了一圈,认识的朋友中也就四个人的书比自己还要多。江晓原又引申了一些,“在上海的读书人当中,我的藏书量应该可以排在前10名,”多达3万册的藏书让江晓原颇有些恬然自得。
  说起藏书,江先生满心欢喜,忍不住又“嘲弄”了据说藏书近5万册的老友周振鹤,“他的很大一部分书在另外一套房子里,想找书可没有那么方便,”江先生的快乐就在让好书好碟长伴左右俯拾即得当中。
  江先生居所内处处可视作书房,不过有一间房貌似CBD(Central Books District),摆放着正规档案馆使用的钢制密集架,若没有如此先进的装备,江先生的房子再大个多少平方也没办法放下这些书。1998年江先生装修这房子时,据说是亲自参与设计这套物件,也不枉了“科学家”的一身所学。
  但设计再工巧空间总有尽时,现在江先生已经不大敢买书了,“放不下了,我得控制住对书的贪欲”。
  江先生这书房有个唤作“二化斋”的名号,奈何书挤压空间过甚,牌匾都无处摆放。“二化斋”之名当年是缘起于“知识分子劳动化,劳动人民知识化”,而今江先生的朋友们也与时俱进的释为“性与天文学互化”,更见科学史家兼性学家的两栖风范。
  在江先生总计“长达”300米的藏书中,天文学相关书籍的长度事实上也就1米长,上百本罢了,文史类的书占了绝对主流。书架中间或出现几本大部头且图文并茂的性学书籍,倒是让人眼前一亮。
  “二化斋”的第一批书还是江先生30年前在南京大学天文学系读书时购入的,到1986年江先生搬入上海的第一套房子时,书已经有好几千册,其间由于许多书和学中文的江师母出现大量重复建设,还陆续送出去不少。
  江家现在又多了个读书种子,学历史建筑保护的女儿大有投身学术的决心,这也让曾经考虑过晚年捐书的江先生初步打消了念头。据说他要观察女儿数年,以决定“二化斋”的未来。


江晓原十问

1、您是否知道自己有多少册藏书?
答:三万册左右吧。其实我也不是数出来的,而是量出来的,按照每本书一厘米厚估算的。

2、您记忆中自己买的第一本书是什么?
答:哪里记得住,千辛万苦买到的书我记得比较牢。

3、您最近买的一本书是什么?
答:《罗马帝国衰亡史》(全六册)

4、您一般以哪种方式买书,逛书店还是网上购买?
答:书店。我很在意书的品相,网络上买我看不到书不放心。

5、您每个月大概花多少钱买书?
答:现在买书远没有前几年多了,一是朋友送得比较多,二是家里也放不下书了,要控制住对书的“贪欲”。

6、您手上正在阅读的是什么书?
答:商务印书馆的《牛顿传记五种》,读了写东西用的。

7、您的读书习惯是:坐着读还是躺着读?
答:坐着看书更多一点,蛮喜欢阳台上的椅子的。

8、您平时阅读,网络和纸面阅读的比例是多少?
答:基本上都是纸面阅读,网络我只用来查资料和联系友人。

9、您从图书馆或朋友那里借书吗?
答:基本上很少借。

10、您向朋友出借自己的藏书吗?
答:不太欢迎借书吧,朋友之间也不大会有这样的要求。不过如果学生有需要,我会借,有副本的就送给他们,没有副本的我会作出借记录。

江晓原简历:
  江晓原:1955年生,科学史专家,科学史博士,现任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科学史系主任,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副理事长,上海性教育协会副会长。曾任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首任院长。已在海内外出版专著、译著、文集等40余种,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同时撰写了大量书评、影评、随笔、文化评论等,并在京沪等地多家报刊杂志长期开设个人专栏。
  网站“科学?历史?文化”(http://www.shc2000.com)主持人。
  新浪网名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jiangxiaoyuan

 

 

20080802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