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8年6月19日《南方周末》E30版


大 词

田 松

 

  所谓大词,是指那些具有意识形态的意味、代表绝对、代表尺度的词。
  当你使用一个词对一个事物进行判断,你发现你在做的不仅是一个事实判断,而且是个价值判断,甚至首先是个价值判断,这个词就是个大词。比如“科学”。类似的,“发展”、“进步”“文明”“正义”都常常被作为大词使用。
  在主流意识形态及大众话语中,曾经做过大词的有:革命、人民、劳动人民、唯物主义(唯物论)、毛主席说、上进……

  大词往往是成对儿出现的。一般来说,一个大好词(大的好词,好的大词),它对应的坏词也同样大。比如“发展”、“创新”、“文明”是大好词,“落后”“守旧”“愚昧”就是大坏词(大的坏词,坏的大词)。再如“科学”是大好词,“反科学”、“伪科学”就是大坏词。在历史上,做过大坏词儿的还有“反革命”、“唯心主义”、“地主”、“资产阶级”等等。

  在辨论中,双方都会本能地争夺当下主流意识形态中的大好词。抓住一个好的大词,就像钻进一个金刚不摧的堡垒;向对手抛出一个坏的大词,就像使用了一个见血封喉的必杀技。所以大好词常常都被用来指称自己,大坏词则用来指称对方。在2005年中国那场关于敬畏自然与否的争论中,论战之初,无畏派高举“科学”大旗,把“反科学”、“迷信”等坏的大词扔向敬畏派;敬畏派则撑起具有大词意味的“环保”作为保护伞,反过来指责对方不懂科学常识,把“反科学”的标签还给对方。而到了论战的下一步,大家又致力于消解对方的大好词。敬畏派不再辩白自己不是“反科学”,而是反过来问:“科学为什么不可以反?”无畏派先是指责敬畏派“伪环保”、“假环保”,后来又说:“环保”也不是绝对都好;强调:为了人的发展,“适度地”破坏自然是必要的。

  人不能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面,也不能脱离大词。因为大词潜存在我们的意识或无意识之中。反省大词,有意识地反省大词,实际上是在反省我们当下的意识形态,反省我们所生活于其中的大众话语。


2007年3月11日
Sunshine loft, Berkeley
2008年6月17日
北京 向阳小院

 

20080628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