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8年5月2日《文汇读书周报》
南腔北调(68)


宇宙尺度下的资源争夺与发展策略
——从科幻小说《三体》出发进行思考

□ 江晓原  ■ 刘 兵


 

  □ 我现在看科幻小说和电影,都已经戴上“有色眼镜”了——首先看作品的思想价值。具体来说,我一是看作品是否提出了有价值的问题,二是看依据作品所构造的故事,能否从中发展出有价值的问题。至于科幻小说和电影的文学手法、艺术表现之类,在我看来是第二位的。当然我知道这只是我个人的偏好,未必有普遍意义。毕竟,一部小说或电影如果没有足够好的文学艺术水准,归根结底是无法吸引观众的。
  刘慈欣的长篇科幻小说《三体》,以前在《科幻世界》杂志上连载时,我就看过一些片段,这次小说单行本出版,我就从头开始看,结果很快就被吸引,就一气看完了。既然它能够吸引我一气看完,足见在文学上也已经达到很好的效果。小说的文学水准不是我关心的问题,但是透过我的“有色眼镜”,我认为《三体》在思想层面具有更高的价值。尽管我可能与作者在思想观念方面并不一致——2007年8月我们已经在成都“交锋”过一次,但我必须承认,《三体》在思想的深度和力度上都是非常出色的。
  这部小说你也很快就看完了,能不能先听听你的感觉?

  ■ 说来惭愧,不像你那样热心科幻,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刘慈欣的科幻小说。而且,在以往,我看那些涉及到科学问题的国外通俗畅销文学(比如像克莱顿、丹·布朗等人的作品)要更多些,而对比较严格意义上的科幻小说——可能是出于某种过去的阅读经历中形成的缘故——一直没有太大的兴趣。但近来,看到一些国内热门的科幻作家的书,却发现还是很可读,而且很有一些思想性和启发性的,比如说前不久我们曾谈过的王晋康的《蚁生》,以及这次刘慈欣的《三体》。
  这本《三体》,我也差不多是一气呵成地读完的。关于其思想的深度和力度的问题,我们可以在后面再展开讨论,这里先说一下一般性的感受吧。我觉得,作为科幻小说,《三体》在构思的大胆、新奇程度上,可以说是相当令人拍案叫绝的。而且,在故事的展开中,体现出了特殊的中国背景和中国特色,其中,把“文革”这段历史巧妙地放入到故事当中(其实王晋康的《蚁生》也是如此),是很值得赞赏的写法。在颇具可读性的情节背后,对于一些科学前沿知识和问题的科幻式利用,以及对于外星文明这一科幻传统主题在联系到地球上科学技术及其哲学争论的结合与拓展,都是让人印象深刻的出彩之处。要对它进行思想性方面的分析讨论,这些作为科幻要素的前提,显然是不可忽略的。

  □ 我觉得,《三体》中的故事可以引发若干个非常深刻的问题,这里我们不妨先讨论其中的一个。
  在小说中,因为三颗恒星的运动(三体运动)是难以预测的,它们已经吞噬了12颗行星中的11颗,所以文明多次发展起来,又多次中途灭亡。当故事开始时,“三体文明”虽然已经发展到明显超过地球文明的程度,但是资源濒临耗竭,而且承载着文明的最后这颗行星随时都有被吞噬的危险。此时,几乎是走投无路的“三体文明”,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4光年之外的太阳系和地球文明。我们这个只有一颗恒星的太阳系是稳定的,可以让文明长期持续,这对“三体文明”来说是无法抗拒的诱惑。于是“三体文明”决定孤注一掷,倾全力远征地球,夺取整个太阳系。
  一个高级文明,因为资源濒临耗竭,环境行将崩溃,急于寻找出路,于是决定用武力侵略邻邦,夺取“生存空间”(当年希特勒的措词)。这样一个故事,完全可以缩小空间尺度而平移的地球上来。事实上,今天地球上的发达国家正在对第三世界扮演着“三体文明”的角色——不同的只是,他们不是用小说《三体》中的1000艘太空战舰,而是用全球化背景下的经济手段。经济手段当然比武力征服要人道些,温柔些,但夺取资源和夺取生存空间的实质是一样的。 
  面对“三体文明”的这种侵略,地球文明将如何应对呢?或者转换一下问题:面对发达国家的资源争夺战,第三世界将如何应对呢?

  ■ 确实,从这本小说出发,可以引申出许多话题来讨论。你说的第三世界面对发达国家的资源争夺,对策其实也还可以有许多种,也还不至于一定就是令人绝望的结局。不过,我倒是想在这里先顺着你的问题再延伸一下吧。我觉得,在这里面,是有一些深层的东西在背后隐藏着的。例如,这里假设着,即使是像“三体文明”这样的外星文明,其生命(如果可以这样讲的话)的本性,也同地球上的人是一样的,也奉行一种弱肉强食的逻辑。而且,在“三体文明”那样一种专制的社会中,可以发展出更高级的科学技术手段(类似的历史在地球上,比如在你刚提到的希特勒纳粹政权时已经验证过了的),而且是更有效率的发展环境。不过,显然这样的社会制度是非人性的。那么,当面对这样强大的外星非人性的文明的入侵威胁时,地球人应该怎么办?甚至于外星人都已经想到要先抑制地球上科学技术的发展并诉诸相应的阴谋措施。这似乎是提出了一个两难的困境。也正像你在本次对谈的标题中所预示的,那只是把地球上曾经出现和正在出现的资源争夺放大到宇宙尺度而已。
  其实,仅仅面对地球上在制度上的不公正(包括像全球化所带来的严重的现实与潜在的后果),面对地球人在意识上(包括在如何对待科学技术及其应用方面)存在的问题,就已经够我们疲于应付而仍难以得出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了,更何况,当这样的问题成为一个宇宙性的(至少是比太阳系要更大的局部宇宙性的)问题时,恐怕就更难有什么可简单可行的对策了。
  不过,如果我们思考一下刚才说到的前提问题,也许还可以讨论的是:我们一定必须假定其他外星文明都遵循着与我们地球人类一样的人性逻辑吗?如果他们真是有更高级智慧的生物,那么,除了他们在科学技术上的更高级和先进之外,在人(姑且还用这个词吧)性上,就也一定是那样的不明智吗?我们地球人在深层天性上人性的问题,难道真是全宇宙普适的吗?

  □ 你设想的情形确实也有可能——外星人不像我们那样奉行弱肉强食。但是,在人类现有的思维局限下,我们显然认为,我们必须为最坏的局面——外星人和我们一样奉行弱肉强食——做好准备。
  小说《三体》中假想的人类社会是这样应对的:世界各大国都决定采取联合行动,共同抵抗“三体文明”的侵略:五角大楼的秘密会议室中出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军官,而北京的军方绝密高层会议中也出现了美军和北约的高级军官。这些场景意味着,在大敌当前时,地球人决定团结起来。或者,再次转换一下问题:面对发达国家的资源争夺战,第三世界的国家内部,以及国家之间,首先应该团结起来。
  但是,当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在小说《三体》中,地球上有一个秘密组织,其宗旨是迎接“三体文明”的入侵——这可以被视为一个“地奸”组织。这个组织的最高秘密领袖,女天体物理学家叶文洁,当年曾向“三体文明”发送过这样的信息:“到这里来吧,我将帮助你们获得这个世界,我的文明已经无力解决自己的问题,需要你们的力量来介入。”正是她这条引狼入室的信息,让“三体文明”锁定了地球方位,发现了征服目标。
  我觉得《三体》中用浓墨重彩描写的这个秘密组织及其女首领,完全可以对应于第三世界国家中那些亲西方的势力。也许在小说作者看来,这些男男女女的叶文洁们,即使在主观上有为人类社会种种难题寻求解决之道的原初动机,却终究难免成为侵略者的“第五纵队”的客观效果。这会不会是作者的一个隐喻呢?

  ■ 当然,你可以这样把它理解为作者的一个隐喻。不过,在作者设置的情节中,“地奸”的存在,是在地球上(至少是地球上局部地区某些时期)制度的非人性为背景的。当人们对于自己周围的制度丧失信心之后,转向想极端地借助于外部力量也改变甚至报复,而不计更长远的后果,这是可以想象的。这种外部力量,在此书中倒真正是外部——地球之外的外星文明(这里用文明一词都已经要作些对此词之原意的限定了)。《三体》中另一个重要角色伊文斯不也是因为其生态环保理想破灭而转向彻底背叛地球人类吗?
  不过,有“地奸”也罢,没有“地奸”也罢,只不过是在地球人与“三体人”之间的抗衡中加入了一个难度因子而已。在《三体》中,最后也还是将“地奸”加以消灭。但最终,作为在科学技术上弱势的地球人是否能够抵御三体文明的入侵而幸存在呢?至少在此书中作者并未给出明确答复。不过,书里却还是隐含了某种为了生存地球人必须更快地发展科学技术的倾向。
  这倒也有些像在全球化的语境中,第三世界为了发展和生存也要“赶超”式地以西方模式来发展科学技术、发展工业文明、追求现代化一样。而实际上,这样的“赶超”未必现实,也可能永远赶不上,也可能赶上了,最后因为在这种发展中带来的更严重的问题而使大家更快地一起走向人类的终结。
  上述的,其实是一种一元化发展的思路。也许,还可以换一种思路来想问题。那就是,第三世界一定要以西方的模式来“赶超”式地发展以求生存吗?放大些,在宇宙的尺度上,在宇宙中仍然是有限资源的前提下,地球人一定要靠坚持现有的(也是作者设想三体人已经高度发展了的)科学技术的模式并更为加速地发展,才能够拯救自身吗?


《三体》(“地球往事”三部曲之一),刘慈欣著,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2008年1月第1版,定价:23元。

 

 

20080509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