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8年5月2日《文汇读书周报》 


阳光总在风雨后

董煜宇

 

  也许是因为从事科学技术史专业的缘故,也许是因为栖身国内知名大学的缘故,近年来我陆续收到习惯上被称为“民科”(民间科学爱好者)的群体寄来的专著、资料,介绍他们在相关领域内的研究成果。大致说来这些资料的内容主要集中在数学、物理学、天文学等学科领域,其中既有对中国古代一些科学技术难题的探讨,也有与量子力学有关的现代科学问题的研究。
  作为一个特殊群体,“民科”一直颇受争议,尽管一些学者也主张应该支持民科的研究探索工作,但更多的科技工作则对此不屑一顾,有些学者更是对一些民科的研究工作进行了无情的批判。那么民,科与科技工作者究竟有何不同?他们从事研究的动机何在?他们的生存状况究竟如何?他们的研究成果与科学和伪科学有何区别和联系?如何对待这个特殊群体?华东师范大学新近推出的“我们的科学文化”系列丛书第二辑《阳光下的民科》,通过对民科实证性研究的个案调查以及民科支持者、民科研究者对民科的深度解读,为我们了解民科这一特殊群体提供了一个窗口。
  大部分人看民科,真可谓雾里看花。一方面民科的研究成果往往涉及科学中的难题很有“深度”,另一方面,我们对民科的背景知之甚少,对他们从事科学研究的真正动机究竟以及他们的生存状况也不太了解。北大刘华杰教授撰写的《老刘的快乐民科生活――“杂交变异致癌说”作者访谈》,作为对民科个案的调查研究,让读者走近了真正的民科生活。
  被访谈的民科“老刘”,是成都西南技术物理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正式的职业是从事电子技术产品方面的研发工作。大学时期因偶然浏览一些杂志中与癌症相关的研究成果发生兴趣,遂产生了自己探索研究的念头。毕业工作之后,便一直关注搜集相关资料,并在工作之余开始着手研究。并先后和中科院遗传研究所、中国癌症研究基金会等相关领域里的专家建立了联系,交流了自己的研究成果。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他的研究论文《杂交变异致癌说》不仅被中国遗传学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接受为会议论文,还于1999年被《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刊载,另外一篇论文《远亲通婚程度较高人群中高癌发率现象及原因分析》也于2005年在《医学与哲学》杂志发表,用“老刘”自己的话来形容可以说“已经步入了科学共同体的大雅之堂”。
  也正因为如此,对一些学者的质疑批评,老刘怒火万丈。在访谈的开始,他就对这些质疑者开始了猛烈的抨击。老刘创造了“科民”一词来指称站在民科对立面的人,他解释说:“所谓的科民就是指以正宗科学和学问自居,在科学舆论界以贬低攻击他人提高自己知名度的文人、游民、歪民。”无论是被誉为“打假英雄”的方舟子还是长期关注研究民科群体的学者田松,都被他归入“科民”一类。老刘进一步解释说自己对民科一词的理解是:“业余的非本职的科学探讨或技术开发者,将民科这个词加在我的头上,我没有反感和讨厌的心理,我反感的是有人自己干不出像样的工作,却对人家说三道四,指手画脚,小题大做,而他们的某些说法又不符合事实。”
  在刘华杰教授的有序引导下,老刘又详细介绍了自己工作生活状况、研究探索的具体历程、对自己的研究成果的评价及对民科群体的评价。这些内容连在一起,一个鲜活的健康、阳光的民科形象跃然纸上:老刘有幸福的家庭生活,在本职工作中可以说是一个佼佼者,他在单位里是项目组组长和主任设计师,曾获过两项中科院科技进步三等奖,2006年还荣获了国防科工委科技成果一等奖,连续多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业余研究撰写的《杂交变异致癌说》也经历了逐渐完善修改补充的过程,对于最后做出的研究成果,老刘也非常满意和自豪,他说:“如果《杂交变异致癌说》创造性打10分,那么我本职工作的创造性打1分”。老刘对于民科群体评价说:“虽然不能排除民科当中有金子,但是我认为像职业科学一样,其中肯定也有经不起推敲,经不起时间检验的东西,而且这类东西还比较多”。老刘支持从“科普法”中删除“伪科学”的提法,他希望社会宽容支持真正的民间科学探索和创新。
  如果说访谈的文章让我们看到了真正的民科形象,那么国内一贯支持民科活动的宋正海研究员、较早关注研究民科群体的田松博士、长期活跃在科学文化研究领域里的刘兵教授随后发表的感言、评论和深度解读,则让我们对民科这个群体有了更为深入的认识。
  长期主持“天地生人讲座”的宋正海研究员开门见山地指出:“民科是亟待开发的科技宝藏,专科、民科和谐共进、优势互补将是我国构建科技创新型体制的保障。民科是被科学主义压迫最深、受害最大的科学群体,至今未得到正确的认识和公正的对待,所以开展民科调查,了解民科的基本情况有利于中央和科技界有关领导部门制定发展民科政策”。“对民科老刘的访谈有标志性,标志着科学文化派开启了了解民科问题的愿望”。田松博士则认为,尽管老刘属于民科的中另类,但在很多方面仍表现出了民科的特征,如交流的困难、强烈的科学主义色彩等等,老刘既有很强的“民科”成分也有很强的“业科”成份,其实在“科学共同体”、“业余科学爱好者”、和“民间科学爱好者之间”并没有绝对的界限,是一个连续谱,老刘本人恰恰需要用连续谱来解释。
  刘兵教授则从科学文化的宏观视野指出:民科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并非在使用纳税人的钱的前提下选择从事科学研究,并乐此不彼,这本身是一种对于个人生活方式的选择。民科之所以遭受非议是隐藏在背后的一元与多元之科学观在起作用,其实我们无需以超出常人的价值标准来要求民科,应该改变我们一元的科学观,对于民科及其他更多的人类活动、人类知识采取宽容的态度。
  尽管不断遭受质疑、批判,社会中的民科还会通过不同的渠道发出自己声音,关于民科是非的争论也仍然会继续。的确,民科中也有像老刘这样、健康阳光的民科,但是也有一些近似伪科学性质的民科,前不久爆出南街村永动机事件就是一例。社会应该宽容民间的科学探索和研究(但走火入魔影响正常生活和工作则又不可取了),毕竟,任何有价值、有意义的探索,无论经过怎样的风雨,总会走到阳光下。


《阳光下的民科》(“我们的科学文化”系列丛书之二),江晓原、刘兵主编,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1月第1版,定价:36元。

 

 

20080509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