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7年12月20日《外滩画报》


伊甸园已经毁在我们手里了
——《没有我们的世界》

江晓原

 

  迄今为止,几乎所有的科学幻想作品都是幻想“人类在未来如何如何”,而艾伦·韦斯曼在《没有我们的世界》中描绘的,却是人类突然消失以后的地球。由于是別出心裁的新思路,这本书被誉为“是当代最伟大的思想实验,是极富想象力写作的伟大创举”。
  不过,韦斯曼其实并非幻想,对于人类突然消失后的地球状况,他是依据现在已经获得的相关知识来推测的。
  人类在短时间内“突然消失”和逐渐衰亡并不一样——考虑“突然消失”才更具戏剧性,作为思想实验来说也更具冲击力。从现今的情况来看,在可见的将来,人类突然消失似乎是不可能的,但是韦斯曼认为,“建构一个论点,倒也不是全然没有可能”。他想到的可能包括:某种致命病毒的传播导致人类全体灭亡——这在玛格丽特·阿特武德的小说《羚羊与秧鸡》中已经想象过了;或者是人类丧失了生育能力,只有死亡没有出生,由此逐渐“将这个星球还原成伊甸园的模样”——这在影片《人类之子》(Children of Men,2006)中也已经想象过了,只是远非韦斯曼所想象的那样安静祥和。韦斯曼甚至还想象了“耶稣或者外星人将我们带走”之类的可能。
  那么韦斯曼依据什么来推测人类突然消失后的地球状况呢?他倒是相当实证,他主要依据对地球上现今还能找到的某些地区的考察,这些地区或者是人类尚未大举入侵的,或是人类活动因为战争之类的原因而停止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后者看起来更具说服力。比如塞浦路斯东岸的旅游胜地瓦罗沙,因为战争而荒废了两年,结果街道上的沥青已经裂开,从中长出野草不说,连原先用作景观植物的澳大利亚金合欢树,也在街道中间长到一米高了。又如韩国和朝鲜交界处的“非军事区”,从1953起成为无人区,结果这里变成各种野生动物的天堂,包括濒临绝种的喜马拉雅斑羚和黑龙江豹……。
  站在地球的立场上看,总体来说人类的退出不失为福音。而且在人类退出之后,大自然“收复失地”的能力之强,速度之快,都超出了我们通常的想象。
  但是,还有一些人类活动,已经给地球种下了祸根,人类目前是依靠自己的持续活动来保持灾祸不发作,一旦人类离去,灾祸就无可避免——最典型的就是核电站。人类天天严密看管着它们,还难免有恶性事故(比如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泄漏事故),一旦失去人类的管理,那些核反应堆和核废料,至少在此后几千年中,“都将成为创造它的智慧生物和靠近它的无辜动物的墓碑”。
  看来,不管人类灭不灭亡,伊甸园已经毁在我们手里了。


  《没有我们的世界》,(美)艾伦·韦斯曼著,赵舒京译,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7年9月第1版,定价:38元。

 

 

20071222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