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科学技术与辩证法》2007年第4期


科技工业时代的生存道德
——矿难频发的伦理关照

李树财

 

摘 要:煤矿业在我国经济发展中具有重要地位。同时,煤炭开采是我国最大的高危行业之一,近年来我国煤矿安全事故频发,文章深入分析矿难频发的根源,并从伦理学的角度诠释生命的价值,以期唤醒人们对生命的珍视,实现真正的和谐社会。
关键词:矿难;生存;伦理 ;道德 


  马克思说:“任何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1]生存是人的本能,这种本能提升为一种社会属性,首先是对安全的需要,马斯洛(Maszlo)提出的需求层次论也把安全需要作为人最基本的需要。在现代社会这样一个科技工业时代,“安全需求已经以契约形式制度化为人的生存权(body rights)。‘如果有什么是神话,人类的躯体就是神圣的。’——惠特曼(Walt Whitman)的不朽名言为人的生存权做出了最好诠释。”[2]可以说,维护人的生存,取得必要的生存条件,既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也是任何人不可推卸的责任。然而,近年来我国矿难频发,惊人的伤亡数字,不能不唤起我们对生命的珍视和怜悯。本文从伦理学的视角,对近年来我国矿难频发的现象进行分析,突出科技工业时代生存与伦理的现实冲突,提出一些解决问题的思路,以期唤醒人们对生命价值的尊重。

一、中国经济发展中的矿难现象
  煤矿业在中国经济中的地位 我国是以煤炭为主要能源的国家。“在未来半个世纪,煤炭仍将是我国不可替代的支柱能源,这是由我国富煤少气贫油的地质资源结构所决定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3]近年来,随着石油资源的紧张,煤炭行业的重要性和不可替代性也日益凸显,但中国煤炭行业的安全形势却不容乐观,尤其是重特大伤亡事故的频繁发生。
  中国矿难现状 中国的煤炭产量约占全球的三分之一,但煤矿安全事故也很惊人。   “2003年世界煤炭产量约50亿吨,我国煤炭产量16.6亿吨,占33.2%,全世界煤矿事故死亡总数约8000人。我国煤矿事故死亡人数6434人,占80.4%;国内煤矿平均每人每年产煤321吨,效率仅为美国的2.2%、南非的8.1%,而百万吨死亡率是美国的100倍、南非的30倍。” [4]在煤矿事故中,乡镇煤矿占了相当大的比例,前几年整顿的重点一直是小煤矿。然而小煤矿的关闭,并没有扼制我国煤炭死亡事故高发的势头。国有煤矿安全问题同样严重,2003年国有煤矿平均每天发生3起死亡事故,6天发生一起重大事故,24天发生一起特大事故,每季度发生一起特别重大事故,有些企业则连续发生重特大恶性事故。2004年10月20日的河南大平矿难和11月28日的陈家山矿难,死亡人数高达148人和166人。然而灾难并没有结束,2005年2月14日,辽宁孙家湾矿又发生死亡214人的特大恶性事故,创煤矿50年来一次死亡人数最多的纪录。
  矿难频发是否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 科技工业时代的经济以规模化增长为其核心,以GDP增长作为衡量各项工作的标准。然而,我们的"GDP"中有多少是用生命为代价换来的呢?小煤矿可增加地方的"财政收入",可体现"政绩"。单一的GDP政绩观,使一些地区当权者形成了GDP崇拜,一切工作都要向GDP开道。面对GDP竞赛的政绩冲动,人的生命在一些人眼里实在算不了什么。事实证明,对干部的考核,不仅要注重经济GDP的评价,更要把为人民群众在
  就业、生命财产安全、劳动社会保障等方面所做的工作,也列入考核的主要内容。只有这样我们的经济增长才是稳固的,才是经得起推敲的,才是可持续发展的。
  面对国内频发的矿难,个别官员和学者几乎口径一致地强调:国情的特殊性决定了中国矿难频发的不可避免。他们论证道:通过对其他国家安全生产发展趋势的分析,经济发展水平和安全生产水平具有高度的相关性。当人均GDP在1000-3000美元之间时,生产事故基本是呈上升趋势;当人均GDP达到5000美元之后,事故率才开始逐渐下降。而中国经济要到2020年才能达到人均GDP5000美元,也就是说,只有到那时,中国安全生产的水平才能达到世界的平均水平。然而,同样是不发达国家的印度,现在的人均GDP只有500美元,远低于中国的1000美元。按照一些官员和学者的推算,印度的煤矿百万吨死亡率应该比中国高出一倍以上,但事实上,印度的煤矿百万吨死亡率为0.42,仅为中国的十分之一。难道同样的规律在印度就不适用了?
  有人要以GDP做政绩,有人要以GDP做学问,还有人要为此丢性命!惨痛的矿难背后,是矿工生活的深深无奈。在生存压力的挤压下,很多矿工已经麻木,甚至只好看轻生命本身。“唉!人穷了,命就不值钱了!” [5]这是几名矿工的心理话。

二、矿难频发的深层原因
  我国煤矿生产系统整体上是否安全呢?毋庸置疑,煤炭业是资金密集型行业,其中安全保障设施占了很大比重。煤矿要健康发展,必须有足够稳定的投入,而投入不足已成为当前煤炭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它直接影响到煤矿安全。安全设施投入的不足,是矿难频发的原因之一,但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大致说来矿难频发的主要原因有:
  经济利益与安全的冲突 在当前全球能源紧缺的情况下,企业为了追求经济利益的最大化,会在千方百计降低生产成本的压力下,想方设法把那些不能直接带来利润的投入减少甚至干脆不投入。在这方面首当其冲的是减少安全生产方面的投入,既不改善作业环境,也不配发劳动保护用品,更忽视对工人的安全培训与教育,甚至直接冒着伤亡事故危险强行生产,在有些企业看来,市场竞争风险远大于安全生产的风险值。这种片面追求产值、利润的目标很容易诱导企业负责人产生急功近利的思想,甚至要钱不要命,这绝对是对矿工生命的蔑视和践踏!
  市场准入标准太低 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一个行业或产业,当其市场准入标准太低时,其产生的一个必然恶果,就是企业的过度或恶性竞争,而这种竞争又必然降低全行业的平均利润。当一个企业要得到行业的平均利润甚至超额利润时,它就会想方设法把那些不能直接带来利润的投入减少甚至干脆不投入。在一些地方,由于市场准入低,开一个小煤矿,加上跑手续,费用只要几十万元就可以搞定。倘若是无证矿,其投资就会更少,而效益则立竿见影。虽然近年国家也对煤炭业进行清理整顿,把那些不符合要求的小煤矿关停并转,但由于压产导致煤炭市场好转,个别地区出现煤炭供应紧张,煤价恢复性上涨后,一些小煤矿受利益驱使擅自偷偷生产。因此,“市场准入标准”太低,是小煤矿等各种安全问题泛滥成灾的根本原因。
  暴利 煤炭的利润有多厚?一个煤窑赚百万以上不算本事,数百万到几千万元才是正常的。一吨煤成本也就几十元,而现在市场价在400元以上,利润达到百分之几百。煤炭业百分之几百的利润,是目前利润空间最大的行业。自然资源开发利用的巨额利润,给社会带来相当严重的后果,矿难频发就是其中之一。超负荷生产,安全投入的减少等都是追求超额利润的表现。巨额利润驱动使人忘乎所以。马克思关于资本的论述引用英国经济学家托·约·登宁的话:"一旦有了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大胆起来,如果有了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使用;有了20%的利润,它就会活跃起来;有了50%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而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的法律;为了300%的利润,它就不惜冒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 [6]矿主的利润超过300%,由此可以知道在追求巨额利润和避免矿难之间的内心差别了。
  其次,暴利使矿主足以承担矿难赔偿。从山西开先为例:矿难中死一个人,最高可赔偿20万元,让矿主死不起人。但根据学者了解所推算的利润,20万元的赔偿并不碍事。除去70元的成本,一吨煤的纯利润在200元左右,日产500吨煤的乡镇煤矿,日利润就是10万元。据业内人士称,目前小煤矿利润一般能达到每天10万元,中等煤矿利润达到每天30-40万元,而特大煤矿利润则超过每天100万元。怎么也死得起人!毫无疑问,暴利使矿主将利益置于矿工的生命之上,它是矿难悲剧的根本症结所在。
  法律法规没有真正落实到位 矿难频发也凸显了政府在安全监管上的制度缺席。几乎每一起事故从发生到被揭露真相,再到善后处理,都形成了这样一个公式:事故发生,当地隐瞒,媒体曝光,惊动领导,严肃查处,停业整顿,直至"一刀切",措施不可谓不严厉。然而,这些制度都成了一种摆设,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虽然《安全生产法》规定,经济处罚的最高额度只有20万元,刑法对于安全生产事故责任者处罚的最高刑期是7年,这与一些矿主违法得到的暴利和不顾职工生命安全、冒险蛮干的犯罪行为相比,违法成本太低。也就是说,煤矿为了牟利,置矿工生命于不顾,不管死多少人,煤矿责任人最多坐7年牢。这对矿主起不到根本的警示和威慑作用。
  官员腐败 几乎在每次矿难的背后,都会看到官煤勾结的黑影:尽管国家早就禁止政府官员经商办企业或在企业中兼任领导职务,但还是有少数官员,要么直接在煤矿兼任领导职务,要么在煤矿投资入股,要么自己躲在幕后当老板。一些执法部门、管理部门为其非法行为大开绿灯。采矿业有句颇为经典的话——矿山企业的巷道多深,矿山老板的关系就有多深。难怪一个经营多年的矿主说,这一行当最大的风险和成本不是可能发生矿难,而是疏通上上下下的关系。
  长期以来,禁止滥采滥挖、整治矿山安全之所以难以到位,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腐败掩盖违法,违法酿成事故,事故造成灾难。此外,还有一种放纵矿难的“合谋”,那就是监管者的只管不“监”。无论是在公开的矿难记载中,还是在被瞒报的矿难事件里,相当数量的中小煤矿没有开采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等证照,而且也不具备取得相关证件的客观条件。但只要矿主拿上十几万元、几十万元给“要紧人物”,“证”虽然依旧办不下来,但也不会有人敢来封你的矿。 这些官员之所以会“只许开采、不给办证”地睁一眼闭一眼,就是为给自己留一个退身之道——一旦出现事故,他们就可以以“违法无证开采”将自身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三、应对矿难频发的对策建议
  多年来,矿工们生活在一个被遮蔽、被遗忘的世界。他们干着人世间几乎最苦最脏最累的活,正常人的温饱需求被压到了最底线。为了生存他们没有选择,即使是面临巨大的死亡威胁,迫于下岗的淫威,他们仍然要下井作业……
  矿难,是一种难以承受的家庭灾变。对一般人而言,遇难者也许仅仅是一个个矿工,可对于他们的家庭来说却是整个世界。 陕西省陈家山一次矿难发生后,166名矿工家属成了寡妇,煤矿也被人称为“寡妇矿”。四川彭州、陕西安康、河南鲁山等地,都有一个远近闻名的“寡妇村”。难以想象,失去“顶梁柱”的“妻子”们怎样用女性柔弱之躯支撑起残缺家庭的沉重负担?数量如此之多的“寡妇”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一些地方还在违法使用女工,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矿山安全法》等法规明令禁止的。
  我们决不能麻木不仁 和以前信息传播不发达不同的是:现在信息传播发达了,对每次矿难都高度关注,每一起矿难都会在全国造成一定影响。然而,经过近几年持续不断的矿难信息的"刺激"与"轰炸"之后,公众和舆论似乎正在面临着一个可怕的"心理疲劳期"。一年前一起特大矿难死亡60人就能令人万分震惊,一年后另一起特大矿难发生了,对于一次矿难的死亡人数,人们的心理承受极值也许就上升到了100人,再过半年或许这个数字就上升到了150人。矿难就这样一点一点地迟钝着我们的视听、麻木着我们的神经。但我们绝不能麻木,绝不能因为事不关己就默然视之。因为"现代哲学更深刻地批判了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割裂开来的观念,主张任何人都只能在与他人和他物的相互依存中才能存在。” [7] “关心度的范围与人的伦理道德境界成正比。” [8]我们只有互相关爱,悲剧才会尽量避免,我们的社会才能更加和谐。
  扼制矿难要靠健全的伦理 矿难频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解决的办法也是很多的。如寄希望于先进的技术,加强工伤保险,提高赔偿,加强法治建设,提高矿工素质等等,但都不是主要原因,比如:
  1、技术:中国矿业联合会安全评价中心的李永峰博士强调说,我国是个产煤大国,煤矿安全生产早就有一整套制度和技术保证体系。其实,大部分矿难是可以避免的。
  2、工伤保险:在矿工迫于生计,处于劣势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提及保险。
  3、提高赔偿:即便是像山西出台的政策:死1人赔20万罚100万。煤矿老板也死得起人,何况,大多数赔偿就1-2 万。即使提高,能全部上升到20万吗?上升到了20万就可以随便死人了吗?20万又意味着什么呢?
  4、法制建设:中国地质大学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国家安全生产理论专家组成员罗云教授指出:“目前中国有一系列有关安全生产的法律和法规,但具体落实的情况不尽如人意。他认为,矿难的原因分析起来很复杂,但归结到关键的一点,是法律法规没有真正落实到位。” [9]
  5、矿工素质: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放炮员告诉记者:“我们矿工也怕死啊,有时候井下瓦斯量大了,工人们说不干就不干?那可不敢,得听领导的。常听见班长说:‘超标咋的啦?干吧,没事!不是4分才响吗?这不才3分吗?’井下发生火灾的事情是经常的,只不过抢救及时,都扑灭了,才没有酿成事故。说实话,井下领导说了也不算,他也得听上面大领导的。要是因为瓦斯量大不出煤了,大领导就会责怪下来。” [10]这能说明矿工安全意识不高吗?
  当然,更为根本的是,科技工业时代伦理的缺失,道德的沦丧是矿难频发的主要原因!
  当代哲学和科学的根本特征是凸显人文关怀。江泽民同志曾指出:“我们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要坚持不懈地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依法治国;同时也要坚持不懈地加强社会主义道德建设,以德治国。”[11]以人为本,矿工的生命高于一切。唯有提升人的道德观念、提升生命的尊严感、对生命的尊重,加上严厉的法律手段,要让法庭来审判那些蔑视生命的矿主,才会真正引起矿主从根本上重视安全。但法律不是万能的,我们还更需要健全的伦理道德来重建人性的矿山生产,从根本上遏制矿难。
  “生命是尊贵的,大多数人并不否认这一点,但这并没有成为地球上所有人的共识。进一步来说,‘生命的尊严’并不仅仅是认识上的问题。这是一种实践上的理念。只有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才能实现这一理念。” [12]由此可见,要充分的尊重生命,避免生命被无情的漠视。首先,在思想上认识到生命的珍贵,其次,实践“珍爱生命”的理念。要从根本上遏制矿难,除了彻底更改竭泽而渔的、“不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模式之外,更艰难的乃是完成道德伦理上的重建。所以,我们最需要就是“敬畏生命的伦理学”,只有这样才可能抓住问题的关键,才能唤醒人们几乎丧失殆尽的信仰。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神学家、医生以及伟大的人道主义者史怀泽(A·Switcher),在两次世界大战的硝烟中深切思考人类的命运,提出了“敬畏生命的伦理学”的命题。史怀泽指出:“有思想的人体验到必须像敬畏自己的生命意志一样敬畏所有的生命意志。他在自己的生命中体验到其他生命。对他来说,善是保持生命,使可发展的生命实现其最高的价值。恶则是毁灭生命、伤害生命,压制生命的发展。这是必然的、普遍的、绝对的伦理原理。” [13]史怀泽指出,对一切生命负责的根本理由是对自己负责,如果没有对所有生命的尊重,人对自己的尊重也是没有保障的。任何生命都有自己的价值和存在的权力,“谁习惯于把随便哪种生命看作没有价值的,他就会陷于认为人的生命也是没有价值的危险之中。” [14]对他人的生命的蔑视最终会导致对自身的蔑视。
就中国目前的情况来看,史怀泽所倡导的“敬畏生命的伦理学”正是解决中国矿难频发的良方。今天我们缺少的不是金钱,资源,技术和思想,而是爱。正像史怀泽所指出的那样:“人必须要做的敬畏生命本身就包括所有这些能想象的德行:爱、奉献、同情、同乐和共同追求。" [15]科技工业时代以GDP崇拜为核心的经济发展观最缺乏的是敬畏我们的生命本身。
  我们必须像史怀泽所说的那样,“变成另外一种人”,即用一种健全伦理观念来组建我们的社会,以此来处理各种利益集团之间的冲突--由于敬畏生命的伦理学,我们大家之间就建立了一种精神关系。我们由此而体验到的内心生活,给予我们创造一种精神的、伦理的文化的意志和能力,这种文化将使我们以一种比过去更高的方式生存和活动于世。由于敬畏生命的伦理学,我们成了另一种人,我们就会自觉地珍爱全体成员的生命,蔑视、扼杀生命的情况就一定会骤减。
  人的生命的不可替代性,对于他的亲人来讲,是大大地超越任何其他的人和物,一旦失去,就成了一个永远无法弥补的缺憾。“人从来不应作为祭品而牺牲于现实状况。” [16]从这个意义上讲,生命从来都是无价的,事故发生后的所谓补偿,也绝对不是从人命值多少钱的方面来衡量的。且不说矿难的赔偿是否合理,任何类似的赔偿,都是为生者,或者说是在一定程度上补偿死者对生者的某种未尽职责,而这种职责因为有感情的掺杂,也同样是无法以任何尺度来衡量的!对于活着的人们来说,必须从每次巨大的悲剧中,懂得要如何最大限度地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决不让它一再重演!

结 语
  康德说过,我们所担负的义务是“自我道德的完成与他人的幸福”。每当我们目睹电视上报纸上那一具具血肉模糊的矿工尸体,听到一声声遇难者家属撕心裂肺、孤苦无助的哀号,看到政府为处理事故所花费的巨大人力、物力、财力,看到一批批不同级别的官员因此而落马,我们再不能认为矿难只是简单的安全生产问题,我们再不能漠视带血的煤炭,再不能漠视矿工鲜活的生命,它已成了无法回避的社会之痛。
  如今,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已成为全国上下的共识!而和谐社会的核心和灵魂就在于以人为本!它要求把人民的利益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不断满足人们的多方面需求和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使人民的经济、政治和文化权益得到切实尊重和保障。孔子就曾给我们做了很好的示范:"厩焚,子退朝,曰:伤人否?不问马。"由此可见,矿难频发是对人的生命权的无情践踏,是对以人为本的公然挑衅。频发的矿难无疑是建设和谐社会过程中最不能令人容忍的不和谐因素,如若得不到有效遏制,它势必严重的威胁到我们社会的和谐,成为建设和谐社会不能承受之重!我们必须切实关注包括矿工在内的弱势群体生存困境,通过改善劳资关系、发展弱势群体的维权组织、大幅提高对死伤矿工的赔偿标准等措施,使他们充分分享到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成果。

(本文得到了张德昭教授的悉心指导,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参 考 文 献】
[1]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 [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24.
[2]王蒲生.车祸泛滥的哲学反思[J].自然辩证法通讯,2001(5):1.
[3]薛娇.解析深部矿难——访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首席科学家、中国矿业大学(北京)何满潮教授[J]. 中国科技奖励,2005(11)
[4]郭宇光.关于加强煤矿安全生产治理工作暨加速现代化煤矿基地建设的建议[z]. http://www.ccmst.com.cn/l wj_index.asp,2006 .3.23.
[5] [10]冯雷 等.矿工:为生存“卖命”的人们[J].记者观察,2005(6): 20,21.
[6]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829.
[7] [8]张德昭.深度的人文关怀[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6.151,301.
[9]煤炭:生命代价对决权力欲望[z]. http://www.ci nic.org.cn/HTML/2005/1889/20052058828.html.
[11]刘云山.高扬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旗帜--学习江泽民同志的文化建设思想的体会[z].http://www.zgdjyj.co m/Default.aspx?tabid=99&ArticleId=651.
[12] [日]石神丰 冉毅(译).池田大作的生命论伦理观——以《生命的尊严》为中心[J].伦理学研究,2006 (2):67.
[13] [15] [16]阿尔贝特·史怀哲著,汉斯瓦尔特·贝尔编,陈泽环 (译).敬畏生命[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9, 9, 37.
[14]陈泽环,朱林.天才博士与非洲丛林———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阿尔贝特·施韦泽传[M].江西:江西人民出版社,1995.161.

 

 

 

20071222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