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7年11月6日《科学时报》


大学科技写作教学陷困境

本报记者 袁建胜

 

写作能力很重要吗?

  小陆是刚刚在北京某大学毕业的硕士研究生,当记者问起她曾经上过的“科技写作”课程的内容时,她想了一会,说:“那门课没什么内容呀,老师只是讲了一些写论文的规范,比如论文包括题目、摘要、关键词、正文什么的,几次课就讲完了。不过那时候大家刚刚读研究生,都不知道论文是怎么回事,再说学分也比较好拿,听听还是有好处的。”本科也是学环境科学的小陆好像对自己的本科期间的论文并没有太多的印象。本科生除了毕业设计以外还要写论文吗?她反问记者。
  小陆作为理工科的学生觉得论文的写作技法并不十分重要:“知道了规范和标准,剩下的就是自己的事了,或者导师也会指导的。”当记者谈及写文章时也需要一种逻辑思维的能力来保证行文顺畅时,她说:“我觉得理工科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总会比文科学生强一些吧,把实验结果写进论文就好了,写作过程本身很重要吗?”
  苏州大学医学生物技术研究所博士生孙静对此有不同的看法,她说:“理工科的学生逻辑思维确实比较强,但是写文章的时候那不叫逻辑思维,而是一种归纳总结的能力,逻辑思维是一种推理方式,跟真正的写文章是两码事。”
  孙静已经读到博士阶段,但还是将她在硕士生阶段已经选修过的“科技写作”重新学习了一遍。据她介绍,她学过的科技写作包括两部分,第一部分是科研方法学,第二部分才是科技写作,从一开始如何搜集资料、如何设计规划课题、如何预估实验结果,到写论文时候如何构思、如何布局谋篇确定文章的结构、如何列出写作提纲等等都有涉及,论文格式规范的只是其中比较小的一部分。
  孙静说:“学这门课我觉得收获很大,缩短了模仿、学习别人写文章的时间,我们做实验得出很多数据和结果,但是不会总结归纳,也不知道哪些结果放在一起会有力的证明自己的论点,这门课程是一个很好的指导。另外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对我们科研的基本素质的培养,了解了科研活动的基本程序,做出成果还要表达出来让别人理解接受,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是上课的时候体会不到的。”
  目前已经在苏州大学附属医院特需病房工作的朱彦博医生是孙静的师妹,她与师姐有着相似的感受:“这门课不仅仅是一种写作方法的训练,更多的是思维方法的训练。通过写作课程的学习,做实验的时候对某些实验数据就会特别关注,敏感性大大加强了。在临床实习中遇到一些情况就会敏感的意识到这些内容可能会对自己的课题和论文有所帮助,有价值的东西就会及时的被收集下来。
  朱彦博还遇到过这样一件事:“我有一位老师,他自己都是硕士生导师了,还跟我借教科技写作的强老师编的教材看,他觉得到了他即使已经做了老师,还是有必要在写作方面补补课。”


“我们做的工作得不到承认”

  孙静和朱彦博都提到过的强老师叫强亦忠,是苏州大学医学生物技术研究所教授,在医学专业研究方面颇有建树,同时兼任江苏省科普作家协会常务理事的他对写作也有独到的体会。
  据强亦忠介绍,在理工学科教学过程中,教学实验、读书笔记、毕业实习、学位论文等等很多地方都要用到写作技能。科技写作本身也是一门文理融合的交叉学科,是加强文理沟通的适宜课程,是培养综合高素质人才的有效方法。基于这样的理念,他自己在苏州大学医学院(原苏州医学院)开设科技写作课已经有20年的时间,多年积累而成的讲义已经编著成教材。
  “但是现在科技写作教育情况很不乐观,出现了停滞、萎缩甚至倒退的现象。”他说,教育部目前没有把这门课程列入课程体系,没有设置教研室,教师都是兼职,教学水平比较业余,对学科发展非常不利。
  据强亦忠介绍,原先开设这门课程的老师有三类,一类是中文教写作的教师,一类是理工科专业教师,一类学报编辑。“中文教写作的老师不懂理工科专业知识,理工类专业教师文字功底又不行,要想教好这门课很不容易,需要老师投入很大的精力去学习、研究。”老师的努力得不到承认,更谈不上作为个人发展的方向,便没有了动力和积极性,现在对科技写作感兴趣的老师变得越来越少。
  “而且越来越多的学校不再重视这门课程,都把它作为课程精简的主要对象,理由很简单:‘都是大学生了还不会写文章吗?还有必要专门开写作课吗?’。可是现在不仅仅是理工科学生,连很多文科的学生写的文章都比较差,但是没有人看到或者承认。现在苏州大学医学院也不在本科阶段开这门课了。”谈起自己课程的遭遇,强亦忠显得很无奈。
  虽然做的工作得不到承认,老师们还是没有放弃努力,华北煤炭医学院《中国煤炭工业医学》杂志社编辑部主任栾奕率先在国内开设了第一个与科技写作有关的本科专业——医学写作与医事文秘。“我们已经成立医学写作与医事文秘教研室,杂志编辑部与学科教学相结合,出口是医学编辑和医学文秘专业的硕士研究生。”
  栾奕说:“我和论文作者在谈稿子的时候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看完文章我问作者某个段落是不是要表达某个意思,他说是,但是我告诉他:‘你的这种表述方式有歧义,影响了读者理解’。得到了科研成果,如何在写论文时表述的正确、准确,对很多研究人员都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据栾奕介绍,该校开设的医学编辑专业,写作能力是培养学生的关键,“这是我们非常关注也是要大力培养学生这方面技能的。我们的学生都是专接本的学生,已经学了三年的医学,专业基础有了,写作能力和编辑知识就是我们要重点培养的。我们正在做这样的尝试,建立一个文科和医科的交叉学科专业,让汉语修辞等写作能力教育参与到医学教育中来。”


鉴赏能力是写作能力的基础

  科学史是目前已经成熟的理工和人文交叉学科,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士导师、科学史系主任、首任人文学院院长、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副理事长江晓原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介绍了他在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开设“跨文本写作”课程的有关经验。
  “跨文本写作课程持续一个学期,科技论文规范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占两次课的时间。我们也不会区分科技论文还是文科的学术论文,两者之间在我们这里没有界限。科技论文写作还是比较容易的,古人说:‘发乎其上,仅得其中’,如果我们只是让学生鉴赏学习科技论文,这个面就窄了。我们对学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个就是文本的鉴赏。”
  江晓原介绍,文本的鉴赏包括了大众文本、学术文本以及介于这两者之间的文本。“学生通过这门课程的学习,首先是要能分辨出这些文本的好坏,也就是鉴赏能力,这个我们是可以做到的。在此基础上,学生们要争取写出好文章。”
  江晓原同时认为,科学史系的这门课程也没有必要推广并移植到所有学科,“还是要区别对待。科学史是一个交叉学科,在这个交叉学科里是一定要强调写作能力的。”他说,“我觉得可以这样处理,对纯粹理工科的学生的写作能力可以适当放低要求,但是也不要仅仅让学生懂得规范就可以。为什么你的文章不能发表别人能发表呢?科技论文的写作水平还是有个高下的问题。”
  很多学生刚开始对学术论文的好坏没有感觉,甚至不知道教材和论文的差别,刚进校的时候一开始接触教材、讲义,就想当然的认为学术论文就是这样的,首先要矫正这种偏差。“在社会上靠写作谋生的人还是很少的,也不必对学生提出太高要求。对大多数学生来讲,更需要对文章有一定的鉴赏能力。”
  江晓原说,可以在学校公选课里开一门类似写作技巧、文本鉴赏之类的课程,帮助学生提高这方面的能力。“理论上讲,大学生都读过中学,应该都会写文章,但是实际上还远远不是如此。高中语文教育的失败让学生在大学期间不得不想办法进行补救,象写作这种素质教育的课还是越早开越好,让学生越早具备鉴赏文本的能力,就有越多的时间挑好的文本去学习,这样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培养师资是走出困境的关键

  中国写作学会科技写作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原社长郑斯雄向记者介绍了科技写作的发展历程,“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是科技写作的兴起和发展期,非常兴旺,学生有兴趣,老师也多。那时候的全国科技写作研究会会员有600多人,开课学校有2、3百所。”
  据郑斯雄介绍,90年代中期写作学科在高校学科目录中消失以后,中文系的写作课程首先开始衰落,这也殃及到科技写作的发展。学校对这门课程的态度是也逐步边缘化,写作成了精简课程的主要目标,限制了它的发展。
  郑斯雄认为师资力量的缺乏是目前科技写作出现困境的主要原因。“科技写作应当作为一个载体,把创新思维、科研道德、科研方法、写作技巧整合在一起,是比较好的。这其中的关键是师资的建设和培养,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没有人,什么都谈不上。过去还是聚集了一批有兴趣的老师,经常在一起交流,现在不行了,师资力量越来越匮乏。”
  强亦忠说,要想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首先要确立科技写作课程的合法性,这是师资队伍的成长和聚集以及学科建设的根基。其次,在八十年代中期科技写作刚刚兴起的时候,通过开办课程训练班的方式来培训师资,大家定期交流促进,效果不错。这种举办科技写作师资训练班的师资培养模式要尽快恢复,让更多的年轻教师参与进来。
  现在可先建立科技写作教学资料数据库,把科技写作名师的讲课录像、教学经验总结、例文评析、习题训练等资料收入数据库并上网,在短时间内暂时缓解教师培训和备课困难。

 

20071110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