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7年9月14日《科学时报》


艺术:在本质上能和科学相通吗?
——从关于科学与艺术关系的老生常谈说起

江晓原

 

  关于科学与艺术之间的关系,已经有过许多老生常谈。
  许多人都喜欢说,这两者是相通的。要为这种说法寻找证据,似乎也不难。
  例如,音乐中用到的乐器,其原理至少与物理学中的声学有关;又如,绘画中用到的透视,当然涉及到几何学;再如,如果我们同意“建筑是一门艺术”,那它与力学、材料学、美学等等都有关系,看起来不正是科学与艺术相通的极好例证吗?
  但是,如果我们仅仅依赖这样的证据,其实是有理论上的风险的。因为我们可以按照这样的思路推导出很成问题的论证:例如,科学与宗教是相通的,因为宗教需要建造教堂,而建造教堂需要力学;又如,科学与巫术是相通的,因为巫术中需要音乐,而音乐与物理学有关;再如,科学与迷信是相通的,因为现在连算命、看风水都用到电脑,而电脑当然就是科学的结晶。如此等等。
  尽管事实上科学与宗教、巫术和迷信确实有相通之处,但上面的论证显然让人觉得太牵强附会了。
  还有些人对于更为表面的所谓相通津津乐道,比如画家为科学家画肖像(画家可以说,是科学家的事迹给了他灵感),或是科学家也拉小提琴(科学家可以说,是音乐给了他科学上的灵感或启示)之类。
  这样的证据当然更成问题,当年希特勒也对绘画很有兴趣,他也支持德国的科学家搞他所需要的科学研究,难道我们就不得不承认“艺术与法西斯主义是相通的”或“科学与法西斯主义是相通的”?
  举出这些类似“抬杠”的例子,只是想说明一点,即轻易断言“科学与艺术是相通的”,其实在理论上有着相当大的困难。

  那么我们反过来,尝试论证“科学与艺术是不相通的”,看理论上的困难会不会少些?
  现代科学对世界是有一个假定的,即所谓的“客观性假定”——存在着一个客观的外部世界(相对与作为认识主体的人而言),这个世界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这个世界是有规律的,而这些规律是可以被我们认识、并且可以应用适当的工具(比如数学)来描述的。科学活动的目的,就是去认识这些规律。
  这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是一个关键。这句话我们从小在教科书里早已耳熟能详,但它背后的涵义还是相当复杂的。
  它的意思是说,那个外部世界不会仅仅因为我们心中的愿望或这种愿望的表达(比如祈祷之类)而改变。比如久旱不雨,虽然“农夫心内如汤煮”,但农夫再急也没有用,天不会因为农夫的愿望而下雨,这是自然界客观性的表现,所以求雨、祈晴之类的巫术,站在科学的立场上来看是没有意义的。而如果人们通过认识大气层活动的规律,掌握了“云腾致雨”的机制,进行人工降雨,那就是科学的应用了。
  上面那句话还隐含着另一层意思,即宇宙中也没有一个超自然的力量,可以改变外部世界。所以宗教中的所谓“神迹”,比如耶稣使盲人复明、摩西让海水壁立、天神让恶鹰回心转意等等,站在现代科学的立场上看来是不可能的。所以人们向神的祈祷、向神表达自己的愿望,也是无法改变外部世界的。
  但是,艺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即使是一个唯物主义的艺术家,他可以承认有一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外部物质世界,对于那个世界,人的自由意志是无可奈何的,但他还有一个艺术的世界,那个世界是可以“以人的意志转移”的,或者说,人的自由意志对于那个世界是可以有作用的。
  艺术的世界是一个精神的世界,或者说是一个主观的世界。那个世界里可以有一个神,一个上帝——那个神或上帝不是别人,正是艺术家自己。那个世界甚至可以因为他的想法而创生,当然也可以因为他的想法而改变。

  也许有人会问:艺术世界难道没有客观规律吗?艺术创造难道不需要遵守某些客观规律吗?这样问当然很容易,但是,那些规律在哪里呢?它们又是什么内容呢?事实上,没有人能够指出,在艺术中有哪一条所谓的规律,能够像物理学中的——比如说吧——万有引力定律那样客观。况且,评价艺术作品时也不存在客观的标准。所以,如果哪一位艺术家承认他的艺术世界有所谓的“客观规律”,那他基本上就不再是一位艺术家了。
  这样看来,主张“科学与艺术是不相通的”,在理论困难会少些。至少在理论上的“义务”也要轻些,因为如果主张这两者是相通的,接下来就会有义务为相通举出证据,而我们已经看到,这种举证相当困难。
  我们可以说:科学与艺术在表层可以有联系,但在本质上是无法相通的。
  我们还可以说:科学需要唯物主义,而艺术需要唯心主义(至少需要能够容忍唯心主义)——当然,这种简单化地贴上“唯×主义”标签的做法,在今天看来已经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最激进的说法则是:艺术,在本质上是反科学的。

 

 

20070917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