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新发现》杂志2007年第10期
科学外史(16)


马王堆汉墓与两千年的房中术(二)
——取悦女性还是战胜女性?

江晓原

 

    古代中国是实行多妻制的,至少上层社会是如此。多妻正是理解中国古代房中术何以蔚为大观的关键。
  帝王或多妻家庭的男性家主,既然占有了众多女性,他同时也就有了义务,要让她们都获得适度的性满足。然而一个男人的性能力毕竟有限,如果按照现代人通常的方式性交,那么射精之后,由于男性“不应期”(随年龄而增长,具体时间因人而异,极短者仅几分钟,一般人为几小时,老年人可长达几天)的存在,他很难经常在同一个晚上与一个以上的女性性交,因而也就很难避免妻妾们独宿空房之怨。男性家主为了让妻妾和睦,闺房欢乐,必须寻求尽量使众多妻妾获得性满足的方法──这方法别处没有,只能求之于房中术。这里举明代一个不知名的男性家主的经验之谈为例(荷兰人高罗佩收集的一种残页,录入《秘书十种》之五):

  (妻妾)督米盐细务,首饰粉妆弦索牙牌以外,所乐只有房事欢心。是以世有贤主,务达其理,每御妻妾,必候彼快。……街东有人,少壮魁岸,而妻妾晨夕横争不顺也;街西黄髪伛偻一叟,妻妾自竭以奉之,何也?谓此谙房中微旨,而彼不知也。

  古代女性幽居深闺,生活圈子和精神天地都很狭小,她们只是男性家主的附庸,因此性爱在她们生活中的重要性,决非一夫一妻制的现代都市女性所容易想象(即使在现代都市女性的生活中,性爱也是非常重要的)。由此可以理解,房中术那些以“夜御十女”、“百战不殆”为号召的技巧,以及以“采阴补阳”、“还精补脑”、“男女俱仙”为号召的理论,为何会普遍大受多妻男性家主的欢迎了。
  多交不泻被认为值得用极大的努力去追求,但用何种手段去达到,却并没有什么一学就会、一试就灵的绝招。最主要的途径是男子运用自身的意念进行控制,例如《紫金光耀大仙修真演义》要求男子在即将射精时“存想夹脊之下、尾闾之穴,有我精气,为至宝,不可走失。”这种意念控制射精之法,经过适当练习,确实可以有实效。从现代观念来说,此法也确实有助于提高男子的性交能力和技巧──存想的内容当然可以随时代而演变。为达到多交不泻,还可以辅之以一些特殊的动作,如仰头、张目、闭气、提肛、“速将腰身一提”等等。此外房中家经常谈论的“九浅一深”、“弱入强出”、“死往生还”之类,也都是着眼于多交不泻的辅助技巧。
  多交不泻说到底还只是手段,房中技巧的根本目的是要在男子不射精的前提之下,令女性达到性高潮──此时女性的分泌物才能“补益”男子。为此房中术理论又将极大的注意力投向女性的性反应周期表现,以及与此相应的前戏技巧。马王堆汉墓简书《合阴阳》中的“五欲之征”、《天下至道谈》中的“八观”、《医心方》卷二十八中的“五征”、“九气”、“十动”等等,都属此类。试举“十动”为例:

  素女曰:十动之效:一曰两手抱人者,欲体相薄,阴相当也。二曰伸其两臂者,切磨其上方也。三曰张腹者,欲其浅也。四曰尻动者,快善也。五曰举两脚拘人者,欲其深也。六曰交其两股者,内痒淫淫也。七曰侧摇者,欲深切左右也。八曰举身迫人,淫乐甚也。九曰身布纵者,支体快也。十曰阴液滑者,精已泄也。见其效以知女之快也。

  这些记载,以对实际情况的仔细观察为基础,具有性行为学上的重要史料价值。对于增进性爱技巧,也确实有帮助。
  为了促成男子交而不泻却让女性达到性高潮,另一条途径是求助于药物。男性所用,主要是壮阳补肾一路,力求性交能够持久。施用于女性者,则以催情、兴奋为主,这与大量前戏技巧如拥抱、接吻、爱抚等有类似的功能,目的在于使女性尽早进入性兴奋状态,然后男子才开始正式与之性交。这些房中药可分内服、外敷两大类。男用较多内服,女用较多外敷(有时男性施药于阴茎前端,目的仍是令药作用于女性阴道)。
  但是另一方面,在“采阴补阳”和“采阳补阴”两种理论同时的威胁和利诱之下,性交在某些房中术理论家看来,又成为一中危险的游戏,一场两性之间的战争。《医心方》卷二十八上说:“御女当如朽索御奔马,如临深坑,下有刃,恐堕其中。”因为谁先达到高潮,谁就将成为战败的一方,他(或她)的“精气”就被对方获得,自己就成为作出奉献的一方。因此双方都力求达到“损人利己”的结果。
  正是出于这种观念,房中术著作中非常喜欢使用战争术语,将“御女”称为“御敌”,有时干脆将女性称为“敌人”,女性先达到性高潮被称为“投降”或“宾服”。最突出的是明代房中术著作《纯阳演正孚佑帝君既济真经》,通篇全以军事术语写成,不知者初见会误认为是一篇兵书。
  人们很自然会问:如此临深履薄、危险万状的性交,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呢?房中术理论家似乎早已料到人们会有此一问,预先准备好了一番说辞,《医心方》卷二十八引《玉房秘诀》云:

  采女问曰:交接以泻精为乐,今闭而不泻,将何以为乐乎?彭祖答曰:夫精出则身体怠倦,耳苦嘈嘈,目苦欲眠,喉咽干枯,骨节解堕。虽复暂快,终于不乐也。若乃动不泻,气力有余,身体能便,耳目聪明。虽自抑静,意爱更重,恒若不足,何以不乐耶?

  对于中国古代多妻的男性家主来说,上面这番说辞并不是毫无说服力的。

(未完待续)

 

 

20070930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