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7年7月28日《解放日报》


上马是进步,下马可能是更大的进步

江晓原

 

  我们长期以来将“建设”、“发展”、“上马”等词汇在任何场合下都作为好词,至今大众传媒上仍然习惯于将报导某某项目“上马”作为发展进步的例证。而如果一个项目“下马”,则通常被视为某种失误、某种“负面”的东西,尚未见有人将项目“下马”视为进步的例证。但是,最近国内一个项目的“暂缓建设”——是否会导致下马尚不可知——却让我从中看到我们社会的明显进步。

  台资在厦门的大型化工项目对二甲苯(PX),2004年2月获国家发改委批准立项,预期总投资108亿元人民币,建成后的每年的工业产值据称可达800亿元人民币——接近2006年厦门市GDP的70%!2005年7月,国家环保总局审批通过了该项目,次年征地、拆迁、施工准备等工作迅速展开。又一个大型工程上马了。
  然而对该项目的质疑开始在民间出现。2007年3月,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厦门大学教授赵玉芬发起,共有105名全国政协委员(包括6名院士)联名签署了提案,指出厦门的PX化工项目距居民区仅1.5公里,存在泄漏、爆炸等隐患,厦门百万人口面临危险,要求项目紧急叫停并迁址。
  随着有关信息通过传统媒体、网络、手机短信等渠道进一步传播,群众反映日益激烈,终于导致厦门市政府于5月30日宣布:PX项目暂缓建设。随后,国家环保总局也表示,包括PX项目在内的重化工项目都将重新考虑。
  到目前为止,关于PX项目的争论要点,仍然集中在环保问题上,这也是容易理解的,因为环保问题直接关系到厦门市民的切身利益。但是,我们的思考如果从环保问题上扩展出去,就可以联想到更深层的问题。

  厦门已经不是一个贫穷的城市了,那里人们的生活水准在全国也应该算比较高的了,而厦门的优美风光和优良自然环境,更是让许多城市艳羡不已。如果说20年前一个类似PX的项目也许足以让厦门人欣喜接纳,那么对2007年的厦门人民来说,再增加一些GDP,是不是还那么迫切呢?
  对于一个地方政府来说,归根结底,当地人民的生活质量应该是第一位的,这比GDP的增长重要,当然更比官员的“政绩”重要。以前我们一向认为“经济增长”是绝对的好事,只恨经济增长得不够快。PX项目就是能够让厦门的经济大大增长的,但是,哪怕这些增长全都变成现款分给厦门市民了,如果他们因此就要生活在有害化学物质泄漏甚至爆炸的阴影下,他们会要这些钱吗?
  我们曾经从短缺和贫穷社会中走来,现在我们逐渐开始告别贫穷了,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摆脱“脱贫”阶段的急功近利心态,不能再整天都想着赚钱、每件事情上都想着赚钱了,而应该多多关心我们的生活质量了。换句话说,我们应该从简单的“发展才是硬道理”逐步向“科学发展观”升级——更关心发展的质量、发展是否可持续,尤其要关心发展必须提高当地人民的生活质量,而不是相反。

  厦门PX项目的暂缓建设,让我联想到十几年前美国超导超级对撞机(SSC)项目的下马。SSC是美国的大科学工程项目,1987年开始实施,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1993年在国会的干预下被迫下马——尽管已经投资了20亿美元。对于SSC下马的原因,有各种各样的分析和猜测,但有一点相当重要,即这个项目的目的,很难向公众描述清楚。它看起来就像某些物理学家的一件巨大而极尽奢华的新玩具。到后来,连某些著名物理学家也赞成SSC下马了。
  SSC下马曾使另一些科学家痛心疾首,认为这是科学发展被外行阻碍的标志。其实此事如果真是一个标志的话,它可能恰恰标志着社会的进步。如今科学家是由纳税人供养着的,他们的任务是为纳税人的福祉工作。然而作为一个利益共同体,其中的绝大部分成员,总是希望上马越多越大的项目越好,因为这样他们才可以从社会获得更多的资源。这种利益驱动机制在科学研究、工程技术和工业集团都一样存在。而和谐社会的建设,要求对这些集团的利益驱动有所约束。厦门PX项目的暂缓建设和美国SSC项目的下马,都可以看作是这种约束正在起到实际作用的例证。
  当社会进步到一定程度,当科技发展到一定阶段,我们必须学会不做某些事情——我们必须学会“下马”。

 

 

20070808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