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人们,为什么因石头而疯狂?
——《寻求哲人石》《哲人石》“哲人石丛书”琐谈

潘 涛

 

  请别误会,咱们现在不是谈电影《疯狂的石头》。而是先谈一本书,一本关于石头的书,厚厚一大本,将近600页,作者是德国科学史家汉斯-魏尔纳·舒特,亏他老先生笔力甚健。上海书展和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又将临,咱们做编辑的、策划的,自然不会放过这荐书的大好时机。
  为什么是石头,而不是别的?作者也有此一问。诸位可别小看了石头。按照舒特(研究金丹术的世界权威学者)的考证,石头既是天,又是地,决非普通东西。引得众多作者花毕生精力研究的石头,俗名叫“点金石”,雅名“哲人石”(Philosopher's Stone)。古今中外,那么多人为它而疯狂,自然绝不仅仅为的是炼制那具点石成金之功、收长命百岁之效的“点金石”——万应灵丹。关于炼制“哲人石”的文献,《历史上的书籍与科学》有专门章节叙述,此不赘。
  大科学家牛顿的晚年为什么沉迷于炼金术,其中必有道理,此处也不赘。说白了,所谓炼金术,或曰金丹术,岂只包含着“科学”的种子,岂只是“艺术”,它还是文化。难怪,这本书的副标题叫“炼金术文化史”。歌德笔下的浮士德,乃是炼金术士。“自然喜欢自然,自然战胜自然,自然统治自然。”作为终极产品的哲人石,据说代表着“一即万物,万物即一”。哲人石到底有何神奇魔力,其背后隐藏的精神底蕴究竟是什么,莫非这与“哲人石丛书”的旨趣也有关系,舒特的《寻求哲人石》也许仅含一小部分谜底。
  再谈另一本书,名叫《哲人石——探寻金丹术的秘密》(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7年6月出版)。此书愈加可读,一翻开就有33幅插图,第1幅是“魏伯阳与他的炼丹炉和犬”,第2幅“中国女炼丹术士正在制取长生不老药”和第3幅“手执灵芝的玉女”,皆出自李约瑟的《中国科学技术史》;书末还罗列了炼金术的“常用符号”,煞是有趣。开篇第一章,即“龙虎:中国”,足足75页。作者马歇尔(一位思想史博士),是一位巡游列国之士,其书虽然主题相近,写法却显然不同于《寻求哲人石》。比如,从中国长沙马王堆的古尸写起。
  人们,单说其中著名的中国科学史家,如英国的李约瑟、美国的席文、澳大利亚的何丙郁、日本的宫下三郎,都为中国古代的炼丹术而着迷,为什么?
  曹天钦1944年曾经担任李约瑟的助手,他1986年在“从《抱朴子》到马王堆”一文中回忆道:“李约瑟同我见面相识,谈的第一件事是中国古代的丹。”李拿着葛洪的《抱朴子》,跟曹谈“外丹黄白术”。李1945年深入终南山,谈《道德经》,讨论魏伯阳的《周易参同契》。“我更不会忘记在成都华西坝的钟楼上,李约瑟一连三天躲起来,同郭本道教授讨论道家的内丹。”李甚至还有别号“丹耀”“十宿道人”。曹在剑桥留学时,专门抽空帮助李浏览《道藏》里的炼丹书。席文1981年在“炼丹术发明之发现——评《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五卷第3分册”中指出:“如果不意识到研究中国炼丹术的特殊困难,我们几乎无法评估李约瑟成就之巨大。”李(约瑟)称另一李(四光)为“现代的土宿真君”,而据李(时珍),土宿真君大概是宋元时代的一个方士。何丙郁(担任过李约瑟研究所的所长),则把“《造化指南》的研究”一文献给李的八十寿辰。
  哲人石,从一个理念,到章节名,到专章论述,到专著阐释,尽在“哲人石丛书”之中。而其意旨,法眼道心的读者自然能够意会。

 

 

20070830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