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新发现》杂志2007年第8期
科学外史(14)


钓鱼城:战争史诗中的技术

江晓原

 

  数年前,我就在报纸上写过文章,感叹中国那么多大制片人、大导演,那么年来,怎么就始终没人想到拍伟大的战争史诗大片《钓鱼城之战》?因为那是一场持续数十年、令人热血沸腾、真正惊天地泣鬼神的战役!当年它即使没有改变历史,至少也是延迟了历史。事实上,它曾经震惊了几乎整个欧亚大陆。
  但是说来惭愧,我从来没有去过钓鱼城。
  直到2007年6月,我应邀到西南大学参加博士生答辩,工作完毕后有半天空闲时间,东道主之一张诗亚教授问我想去哪里看看,我不假思索就说想去钓鱼城。在开车陪我去钓鱼城的路上,张教授对我开玩笑说,此行“将挽救你的诚信”——因为我曾在几年前的文章中说自己“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梦魂直到故垒西边,凭吊苍凉的古战场”,而实际上从未到过此地。我则辩解说,我文章中只是说自己“梦魂”到此,不算说谎啊。

  我先前对钓鱼城之战的历史知识,完全来自书本。
  公元1242年,南宋王朝在蒙古铁骑的兵锋扫荡下,连战皆北,城池接连陷落,半壁江山已经支离破碎。在此危难之秋,余玠受命出任四川安抚制置使,负责四川地区的抗战事宜。他听从了冉琎、冉璞兄弟的建议,决定在钓鱼山上筑城,作为合州的州治。次年共筑山城十余处,作为各州郡的治所,其中最重要者即为钓鱼城。
  此后直到公元1279年,三十六年间,对于蒙古大军来说,钓鱼城就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是他们战无不胜神话的终结者,更是他们的噩梦之城,伤心之地!三十六年间,在蒙古铁骑无数次的疯狂进攻面前,钓鱼城“婴城固守,百战弥坚”。在公元1259年钓鱼城英雄史诗的高潮中,大汗蒙哥统帅的蒙古大军横扫四川,周围郡县相继陷落或投降,只有孤独的钓鱼城,沧海横流中尽显英雄本色,始终无法攻陷。六月,蒙军总帅汪德臣被城中火炮击毙,七月,蒙哥大汗本人被城中火炮击伤,回营伤重不治而死。蒙哥之死导致蒙古大军全线北撤,南宋小朝廷又得以多延续了二十年。在蒙古铁蹄蹂躏下呻吟的中亚各族,闻之额手称庆,留下一句名言:“上帝的鞭子折断了!”

  小小钓鱼城,为何可以创造出如此的战争奇迹,除了城中军民万众一心忠勇爱国的精神因素,技术上的因素也是极端重要的。钓鱼城之所以竟能坚守数十年不被攻克,想来必有其“可持续坚守”之道。
  钓鱼山位于嘉陵江转弯形成的河套中,此处又是嘉陵江与渠江、涪江三江汇合之处,钓鱼城因山势以筑城,周回十余里,总面积有三百八十多万平方米。作为一个军事要塞来说,应该算相当大的了。今日钓鱼城中,林木萧森,给人的感觉像进了森林公园,只有看到宋代留下的城墙时,才意识到是在一座城中。所以城中可以种植庄稼,而且还有天然水源(类似山泉,至今仍在),相传当年守城军民曾给蒙古军队送去了鱼——表示城中资源富足,无论你们围攻多久都不怕。
  但是,要坚守三十六年,仅有粮食和水当然是不够的。兵员、器械、军用物资等等,都需要补充。在蒙古大军的围困中,钓鱼城如何获得补充呢?
  当我亲身站在这座山城中时,才体会到当年冉氏兄弟修筑钓鱼城的远见和智慧。
  钓鱼城除了依险峻山势建筑的城墙,在城北和城南还各有一个水军码头。码头当然在城墙外面,然而奇妙的是,在两个码头处,各有一道城墙从山上一直延伸到江中——几乎到达江心。这两道被称为“一字城”的城墙,不仅保护了南北水军码头,而且封断了整个嘉陵江河套地区。换句话说,它们使得嘉陵江成为钓鱼城北、西、南三面的天然护城河。而且宋军可以依托一字城作战,直接控制嘉陵江水上通道。

  现在推测起来,在钓鱼城三十六年的攻防战中,除了山城的地利、军民忠勇爱国的人和之外,宋军应该还有两个方面是占有某种技术优势的。
  一是水军。一字城和水军码头表明,钓鱼城当时拥有一支轻型内河舰队。它至少可以在这三十六年中间的很多时间里保持着嘉陵江水上通道的畅通,使钓鱼城得到战争物资的补充,同时也可以协助守城。而在宽阔的嘉陵江上,蒙古铁骑显然没有优势。
  二是火炮。在公元1259年的攻城高潮中,蒙军总帅汪德臣被城中火炮击毙,蒙哥大汗本人被城中火炮击伤而死,表明蒙古军队当时在火炮方面也没有优势。
  水军和一字城,使得钓鱼城在北、西、南三面都相当安全,基本上只要面对东面从陆上来的攻城压力。而钓鱼城中居高临下的火炮,又使得蒙古军队从东面的仰攻极为困难。蒙哥大汗就是为了更好地视察前线军情,在登上钓鱼城新东门外一座叫做“脑顶坪”的小山丘时,被城中火炮击中的。
  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许多著名的建筑工程师想尽办法要修筑“永不陷落”的要塞城池,他们要是知道,遥远东方的冉氏兄弟,早在公元1243年就修筑了永垂不朽的钓鱼城,一定会爽然自失,自愧弗如的吧?

  为了故事的完整,当然还要交代钓鱼城三十六年英雄史诗的结局。
  钓鱼城最终的弃守,是一次体面的和平。公元1279年,蒙哥的继任者元世祖忽必烈几乎已经攻占中国全境,但钓鱼城仍在宋朝军民坚守之下。这时南宋已经无力回天,谁都看得出再打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守将王立遂主动向元军谈判投降,元军也没有执行二十年前蒙哥临终留下的要对钓鱼城“屠城剖赤”的遗嘱。
  就在钓鱼城和平终战后一个月,陆秀夫背负着南宋最后一个皇帝(一个幼儿),在厓山蹈海而死,大宋王朝就此划上句号。

 

 

20070808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