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书 讯

《竺可桢全集》(1—11卷)出版


  竺可桢著:《竺可桢全集》(1—11卷),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第1—4卷,2004年7月第1版;第5—7卷,2005年12月第1版;第8—11卷,2006年12月第1版。各卷定价均为100元。第1卷608页,ISBN:7-5428-3406-1/K·3;第2卷697页,ISBN:7-5428-3458-4/K·6;第3卷575页,ISBN:7-5428-3459-2/K·7;第4卷565页,ISBN:7-5428-3460-6/K·8;第5卷567页,ISBN:7-5428-3987-X/K·11;第6卷672页,ISBN:7-5428-3992-6/K·12;第7卷579页,ISBN:7-5428-3993-4/K·13;第8卷767页,ISBN:7-5428-4081-9/K·15;第9卷679页,ISBN:7-5428-4082-7/K·16;第10卷661页,ISBN:7-5428-4083-5/K·17;第11卷637页,ISBN:7-5428-4084-3/K·18。
  《竺可桢全集》编辑委员会主任:路甬祥;主编:樊洪业。

  经《竺可桢全集》(以下简称《全集》)编辑委员会多年的艰辛劳动,这部被列入“十五”、“十一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以“存真”为原则,悉数反映竺可桢旧作原貌的《全集》,自2004年始由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分卷陆续出版,1—11卷今已面世。
  竺可桢(1890—1974),是中国现代气象学、地理学的一代宗师,卓越的科学家和教育家。曾任中国科学社社长、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所长、浙江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中国科协副主席,195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他在气象学与气象事业、地理学与自然资源考察、科学史、科学普及、科学教育、科研管理和诸多科学文化领域皆有杰出贡献。
  《全集》遵奉“存真”原则,力求如实展现竺可桢的学术成就和人生道路,折射现代中国的政治面貌和社会文化变迁的历史进程。《全集》收录迄今可见的竺可桢文稿近2000万字,将分20卷出版。2004年7月,第1—4卷(凡310万字)面世。这4卷以时间为序,收录竺可桢从1916—1973年已刊和未刊的中文著述701篇,包括学术论文、大学讲义、科普文章、演讲词、工作报告、思想自传、信函、题词、序跋、诗作等。2005年12月出版了第5—7卷,2006年12月出版了第8—11卷。其中第5卷专收竺可桢的外文著述,共71.5万字。第6—11卷,系竺可桢1936—1949年的日记,凡500万字,其内容系首次以完整面貌出版,乃是研究中国近现代科学史、教育史、文化史、思想史、社会史等领域的许多学者翘首以盼20年、“读书界望眼欲穿"的不可多得的珍贵史料。竺可桢生前从未以日记示人,作为史料宝库,现存的竺可桢日记将全部入编《全集》,以全貌公诸于世。此后诸卷将为1950—1974年竺可桢逝世前一日的全部日记(第12—19卷),以及补编、年表和人名索引等(第20卷)。各卷附珍贵历史照片,有许多是首次公开发表。现已出版各卷封套上书名中“竺可桢”三字,即为竺可桢当年亲题“求是精神”时落款的手迹。
  第1卷收录竺可桢1916—1928年的文稿71篇,包括竺可桢的首篇气象学论文《中国之雨量及风暴说》,首篇人文地理学论文《地理与文化之关系》,中国现代地理学和气象学教育的奠基性教材《地理学通论》、《气象学》,鲜为人知的人口地理学著作《论江浙两省人口之密度》,科学史经典著作《北宋沈括对于地学之贡献与纪述》,留学时代的科普作品《卫生与习尚》、《论早婚及姻属嫁娶之害》,早年倾诉地学思想之作《我国地学家之责任》等。
  第2卷收录竺可桢1929—1949年6月的文稿287篇,包括中国气象学研究的奠基之作《东南季风与中国之雨量》、《中国气候概论》,论科学精神的文章《利害与是非》、《求是精神与牺牲精神》,论科学与社会的文章《科学对于物质文明的三大贡献》、《科学与国防》,论国计民生的文章《解决中国民生问题的几条路径》,论教育的文章《大学教育之主要方针》、《毕业后要做什么样的人》,科学史经典著述《二十八宿起源之时代与地点》、《为什么中国古代没有产生自然科学?》,与蔡元培、胡适、任鸿隽、翁文灏、朱家骅、苏步青的通信等。
  第3卷收录竺可桢1949年8月—1959年的文稿172篇,包括致力于解决自然区划难题的文章《中国的亚热带》,反映竺可桢环境思想的文章《要开发自然必须了解自然》,“反右”之际撤回的文章《培养人才与开展科学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竺可桢这一时期心路历程和当时政治面貌的文章《科学院研究人员思想改造学习期中的自我检讨》,与郭沫若、赵元任、杨钟健、李约瑟、席泽宗、王铃的通信等。
第4卷收录竺可桢1960—1973年的文稿171篇,包括给中央的建议书《关于自然资源破坏情况及今后加强合理利用与保护的意见》,中学课本范文《向沙漠进军》,反映老一辈科学家心路历程的《入党申请书》、《思想自传》,提高普及并进之作《物候学》,“文革”期间写给周恩来的信“科学院要重视基础学科建设”,半个世纪的心血结晶《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等。
  第5卷收录竺可桢1916—1973年的英文、俄文著述59篇(英文56篇,俄文3篇)。大部分为学术著作,包括部分中文论文的英文摘要。英文论文中,作者1918年在哈佛大学的博士论文《远东台风的新分类》(A NEW CLASSIFICATION OF THE TYPHOONS OF THE FAR EAST)为首次全文发表。此外还包括中国现代气象学的奠基作《中国气候概论》(A BRIEF SURVEY ON THE CLIMATE OF CHINA)、《中国气流之运行》(CIRCULATION OF ATMOSPHERE OVER CHINA)、《东南季风与中国之雨量》(SOUTHEAST MONSOON AND RAINFALL IN CHINA),半个世纪的心血结晶《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A PRELIMINARY STUDY ON THE CLIMATIC FLUCTUATIONS DURING THE LAST 5,000 YEARS IN CHINA),澄清百年学术争论的《天文学中二十八宿之起源》(THE ORIGIN OF TWENTY-EIGHT MANSIONS IN ASTRONOMY),介绍古代中国科学成就的《中国古代对气象学之贡献》(SOME CHINESE CONTRIBUTIONS TO METEOROLOGY)、《中国古代的天文学》(ANCIENT CHINA'S ASTRONOMY),介绍新中国科技事业的《中国科学院近年的科学考察》(SCIENTIFIC EXPEDITIONS UNDERTAKEN BY ACADEMIA SINICA IN RECENT YEARS)、《新中国科学技术的发展》(THE DEVELOP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 NEW CHINA)等。
  第6卷收录1936—1938年的竺可桢日记。本卷记述了竺可桢出任浙江大学校长、兼任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所长,参加远东气象会议,亲历庐山谈话会,率校迁建德、泰和,护送文澜阁《四库全书》西迁,决定以“求是”为校训等事件,以及妻子张侠魂、次子竺衡染疾去世等情况。
  第7卷收录1939—1940年的竺可桢日记。本卷记述了身兼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所长和浙江大学校长两副重担的竺可桢,率校由宜山迁至遵义、湄潭之后,战争年代的浙江大学进入了相对稳定的发展时期。在日记中,竺可桢勖勉学生:只知为社会服务,不顾名利而自然可得成功。评说教职员:疾风知劲草,世乱识忠臣,到紧急关头方知谁是谁。抨弹汪精卫:认贼作父,真无人心也。
  第8卷收录1941—1943年的竺可桢日记。本卷记述了竺可桢身兼浙江大学校长和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所长等多种高层职务,常年奔波于遵义、贵阳、重庆、北碚等地,参与相关的科学与教育决策,面向公众宣传抗战形势,传播科学文化知识的具体情况,以及蒋介石授意刊行《思想与时代》杂志等的历史细节,具体入微地反映了抗日战争中的浙江大学迁至遵义、湄潭之后,步入相对平稳时期的发展进程,并已显现出卓然崛起的势头。值得一提的是,中央气象局成立于1941年,在其奠基时期的组织建设中,竺可桢作出了无可替代的贡献。
  第9卷收录1944—1945年的竺可桢日记。本卷记述了竺可桢对抗日战争后期中国和世界战局进程的关注及评论,对世界天文学史中一大难题——“二十八宿的起源”问题的考辨和研究,以及推荐赵九章出任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代所长,在抗战胜利后迅即投入学校复员工作,勾画未来蓝图等情况,反映了浙江大学在战争困境中保持着继续崛起的势头。
  第10卷收录1946—1947年的竺可桢日记。本卷记述了竺可桢领导浙大从遵义、湄潭向杭州的复员、扩建和开学工作,规划浙大未来发展蓝图,多方探询失踪的费巩教授下落,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之一赴巴黎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立大会,在欧美诸国做学术考察,以及多角度折射其求是精神、教育思想、治校原则、法制观念、政治态度的“于子三事件”的应对情况,记录了二战后中国及法、英、美诸国教育科学和社会生活的景象。
  第11卷收录1948—1949年的竺可桢日记。本卷记述了在民国向人民共和国时代转变的两年时间中,竺可桢为维持浙大运转而四处筹款,不肯屈从国民党政府镇压学潮的指令,爱生护校,不去台湾,避居上海,参与新政,担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投身新中国科学建设事业的历程。
  《全集》所收文献纵亘1916—1974年,计59年,历经中国现代史之各个重要发展阶段,不仅所记述史实弥足珍贵,其文章写作样式、编辑出版规范、社会流行语言、术语译名演变,等等,也都真实地反映着不同时代的文化样态和流变趋势,具有特殊的史料价值。留存下来的竺可桢日记,有1600余万字,其历史跨度长,涉及范围广,笔下人物多,正如《全集》编辑委员会执行副主任兼主编樊洪业所言:“以竺可桢的社会地位、人脉关系和丰富阅历而论,以其日记的连续性和‘系统性’而论,目今可见国人之日记,恐难有与其相比肩者。可以预期,对20世纪中国的科技史、教育史、文化史、社会史、地方志、重要机构沿革、名人传记和诸多重要历史阶段、重大历史事件的专题研究,它一定会有所裨益的。”(殷晓岚)

 

2007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