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7年6月24日《新京报》


垄断霸道不是科学精神

蒋劲松

 

  必须充分尊重不同文化的价值,对非主流观点敞开发言渠道,尊重科学之外的文化形式。要紧的不是如何才能消除歧见,而是如何才能丰富人类的思想存量,保全和发展人类文化的多样性。
  最近,纷扰多时的中医论争,又有了新发展。当然,说的不是借明星不幸逝世的个案炒作生事的恶俗之举。那不仅为广大网民所质疑,也被有关部门斥为无德,不提也罢。倒是著名西医凌峰力挺中医,值得深思。
  作为神经外科的权威人士,凌峰在长期救死扶伤的医疗实践中,深刻体会到了中西医结合给病人带来的好处。所以,她胸怀宽广,没有门户之见,不排斥中医,真正从病人的利益出发,实事求是,是坚持科学精神的楷模。
  而某些科学主义者则不然,他们宣称只有近代科学才是衡量一切知识的标准,将中医当作伪科学来打击。这实际上是把科学主义冒充为科学精神,可以说他们是在宣传一种“伪科学精神”。毕竟,多元开放而不是垄断霸道,才是科学精神的题中应有之义。
  与科学主义者截然相反,长期以来,国内所谓“科学文化人”坚持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的统一,坚持多元文化观。他们认为,今天我们通常所说的现代科学,其实也只是无数地方性知识中的一种。因此,必须充分尊重不同文化的价值,对非主流观点敞开发言渠道,尊重科学之外的文化形式。要紧的不是如何才能消除歧见,而是如何才能丰富人类的思想存量,保全和发展人类文化的多样性。
  具体到中医,他们认为,现代还原论科学并不是真理的化身,不能将现代还原论科学作为衡量人类文明的惟一标准。中医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历史悠久,疗效明显,为中华民族的繁荣昌盛作出过并且仍然在作出不可替代的重要贡献。中医作为医疗手段的合理性和合法性不容置疑。
  以上这些被论敌污蔑为“反科学文化人”的观点是否过于偏激呢?不是。今年春天,中国科学院在《关于科学理念的宣言》中,明确要求科学工作者“避免把科学知识凌驾其他知识之上”。这应该说代表了中国科学界的主流心声。
  是不是像少数人猜测的那样,中国科学院为一些“反科学文化人”所“忽悠”,违反了科学精神呢?绝非如此。这是中国最高科学机构顺应时代潮流,与国际科学界先进文化接轨的产物。199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办的世界科学大会在千年之交发表了《科学和利用科学知识宣言》,明确指出:传统和民间知识是认识世界和了解世界的重要手段,在历史上曾经对科学技术作出过重要的贡献,必须保存、保护、研究和发扬这种文化遗产和实际经验知识。
  会议主张,现代科学不是惟一的知识。传统社会孕育并完善了各自的知识体系,涉及人类生活的诸多领域。这些知识体系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它们不仅蕴含着现代科学迄今尚未了解的信息,也是世界上其他生活方式、社会与自然之间存在着的其他关系,以及获取与创造知识的其他方式的反映。在全球化愈演愈烈的今天,科学家们越来越从单一角度看待自然世界。因此,有必要采取特别行动,保护和培育这一脆弱而又多样化的世界遗产。
  在目前中医论争中,有人虽然承认中医的医疗实践中包含了有效的、宝贵的经验,但是,他们认为中医作为知识体系是伪科学,提出要废除中医的知识体系,只保留经过所谓科学方法审核后,可以为近代科学所认可的某些中药和治疗方法。
  然而,世界科学大会对待传统知识的态度却与此迥然有别。会议特别提醒,应促进对传统知识系统的全面了解和运用,而不应根据人为的判断片面利用对科学和技术有用的成分,应该在科学知识和传统知识之间建立更加密切的联系,促使双方共同进步。
  大会还呼吁各国政府支持有关传统和本地知识系统的活动,制定鼓励充分利用传统学术知识并促进其商品化的政策,政府和非政府组织都应该积极支持那些维护和发展传统知识、传统生活方式、民族语言及生存环境的团体,从而促进传统知识的发展。各国政府应支持传统知识掌握者和科学家之间的合作,探讨不同知识体系之间的关系,并促进互惠的联系。
  因此,在中国坚定地支持中医发展,不仅是对民族优良传统的尊重,更是对科学精神的真正坚持。

 

20070714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