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7年7月5日《外滩画报》


勒奎恩:幻想中的大千世界
——关于《变化的位面》

江晓原

 

  以往假想外星文明的作品,往往要和星际航行搞在一起——按照通常的思维模式,没有星际航行,怎么遇得到那些形形色色的外星文明呢?所以《星球大战》、《银河漫游指南》之类的作品都是如此,而那个已经拍了十集的电影系列干脆就叫《星际迷航》(Star Trek)。
  但是,厄休拉·勒奎恩(Ursula K. Le Guin)的想象力与众不同。她在这部小说一开头,就告诉读者一项伟大的发明:“只要做一个简单的手势——做出这手势比描述这手势还要简单得多——就可以去任何地方。”凭借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诀窍”,勒奎恩就一举摆脱了那些宇宙飞船和“超光速运行”、“跃迁”之类的“硬科幻”(据说这类所谓的“硬科幻”通常都是男性喜欢的,而勒奎恩是一位女性),得以将她的想象力直奔主题,用于对种种外星文明的创造和描述上。
  勒奎恩笔下形形色色的外星文明,存在于不同的“位面”(planes),故本书取名《变化的位面》(Changing Planes)。从内容看,这些所谓的“位面”,说玄一点,至多也就是“平行宇宙”(不一定在同一时空);如果想象得朴素些,其实就相当于传统科幻作品中的行星而已,每个行星都是一个世界,都有着独特的文明社会。所以愚意中文书名不如译作《大千世界》,既顺口又揭示主题。
  这部作品被西方评论家大加赞扬,或誉之为“新世纪的《格列佛游记》”,或赞之为“文学艺术的巅峰之作”——这些措词当然总是难免有溢美之嫌。《纽约时报》和《洛杉矶时报》则不约而同地将此书作为年度推荐书。
  勒奎恩虽然放眼平行宇宙,放眼过去未来,但立足之处,仍然只能是今天地球上的人类社会。书中描写各种位面上的见闻,最终都意在讽喻我们今天的社会时尚,或忧虑未来社会的技术滥用。
  书中最让我喜欢的是那篇“海根的王室成员”。
  海根是一个小而舒适的世界(恕我不再跟着勒奎恩故弄玄虚地说什么“位面”了),与众不同的是,这里 “几乎每个人都是一位君主或一位君主的后裔,所有人都是王室的一个成员”。旅行社为游客提供的导游“通常都会拥有公爵或伯爵的头衔”,连城墙上按时交接班的卫兵也个个都是王子。
  海根人温文尔雅,安祥富足,人人都过着一个王室成员应有的体面生活。但是他们有一点却很像我们地球上如今的追星族——他们追(或者说崇拜)的明星是一个名叫“希西”的女孩。当希西病逝时,全城的人都出来为她送葬,他们的悲伤达到无以复加、让外人无法理解的地步,“贵妇和贵族们尖声哀嚎,甚至有人昏晕在地”,人们呼喊着:“没有她我们该怎么办?”
  这满城的王室成员,个个都是极富教养、极有品位的人,那被他们狂追的明星希西,想必更是血统高贵、天仙化人的极品美女了吧?情形却恰恰相反——希西之所以被狂追,首先就是因为她没有贵族血统!勒奎恩借少数对希西不满的人之口道破天机,完成了她别出心裁的讽喻:希西“整天在城墙下四处招摇,盘算怎么让王子看上她”,她没有毅力,没有教养,谈吐粗俗,行为乖张,而这一切竟然“都是装出来的”!有人还揭露她的平民血统是伪造的——她家“上面一两代就至少有两个公爵”。
  又如在“伊斯拉克玉米粥”那篇中,勒奎恩表达了对滥用生物技术的深刻忧虑。那里人和动物、植物的基因被混杂在一起,最终酿成一场浩劫。本书封面图案中那个下半身是玉米的女子,正是这一篇中的人物形象。
  勒奎恩写奇幻和科幻作品,也写纪实小说、诗歌、散文、游记、文学评论、童书和剧本,四面出击,多才多艺。她的奇幻小说《地海传奇》已被归入经典之列(Legend of Earthsea,有点像《哈利·波特》)。而她最有影响的科幻小说是《黑暗的左手》、《一无所有》及《倾诉》。勒奎恩是获奖专业户,曾获美国文学奖,两次星云奖与雨果奖,其他奖项不计其数。她甚至还组织过《道德经》的英文版翻译工作。

 

20070701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