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7年6月8日《科学时报》A4版


科学的进化之路:从私人科学到公共科学

李 侠

 

  近来给工科研究生讲科学发展模式的课程,这部分内容大多与科学史和科学哲学密切相关,尽管学界已经有很多比较成功的模型,然而这些模型只从历时性的角度揭示科学的发展进程,缺少对科学进化的共时性阐释。受美国科学史专家霍尔顿《爱因斯坦、历史与其他激情——20世纪末对科学的反叛》一书启发,笔者联想到科学发展的另一种解释模式:从私人科学到公共科学。
  这里所谓的私人科学,是指私人从事的科学研究以及取得的成果,它们还没有得到社会的普遍承认,或者只是在局部领域获得承认,主要存在于私人领域;而公共科学,是指那些研究以及取得的成果已被社会普遍接受与承认,存在于公共领域,其形成的知识资源可被人们共享。从科学史上不难看出,近代科学兴起之初,科学研究与成果大多在私人实验室完成,这些人把他们的研究与成果向朋友们介绍,以此获得一种心灵的满足。随着这些研究与成果的扩散以及被社会广泛接受,他们的研究就从私人科学转变为公共科学。问题是私人科学如何才能转化成公共科学?转化条件是什么?今天还有私人科学吗?私人科学是科学发展的常态吗?坦率地说,从私人科学向公共科学的转化存在一个比较严格的过滤机制。这种过滤机制发生作用的原理就是可重复原则,即能够被有效地证实或者证伪。另外,即便通过了过滤机制,有些公共科学将来也可能被证明是错误的,这主要是由于过滤机制的历史性决定的。
  现在的问题是,是否有私人性质的科学?笔者认为,这是肯定的,任何研究最初都是私人性的,与此相关的结论也是私人的。正如爱因斯坦曾说:理论的原则不能通过抽象——完全的逻辑论证——从经验推演出来,创造性的想象必须被引入。而任何创造性的想象都是私人性的,从这个意义上说,私人科学是存在的,而且它是科学进化的常规形态。私人科学存在的主要条件,首先是社会的发展阶段,在奴隶制与封建制的社会发展阶段,任何科学最初的形式都是私人科学,只有当社会的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有了现实的社会需要,私人科学向公共科学转化才有了现实的可能性。另外,社会发展阶段决定了过滤机制的完善程度;换言之,证实或证伪与社会条件密切相关,例如古希腊的原子论在中世纪以前只能以私人科学的形态存在。私人科学存在的第二个条件是,由于交流与沟通的限制,以及客观条件的硬性约束,有些结论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被证实或者证伪,这时存在的科学形式就是私人的。私人科学的很少一部分能够有幸被社会承认与接受,进而变成公共科学。私人科学与假设不同,假设已经进入公共领域,并经过了初级过滤,成为正式的候选的公共科学。
  由于人类感觉阈限的不同,笔者认为存在私人经验,私人经验的存在孕育了私人科学存在的可能性。公共科学的最大特点就是它的普适性,任何人都承认与接受。问题是,由于每个人私人经验的不同,如何达到公共科学所要求的普适性标准,即由主观到客观的通道是什么?由于人类总体构造的相似性,罗素的解决办法是通过类比完成经验从私人向公共的转变。但是,罗素的论证忽视了人与人之间普遍存在的差异性,有些时候,这些差异是非常关键的;换言之,个人经验与公共经验之间存在难以跨越的鸿沟。再者,个人之间的知识背景、文化、教育经历以及理论预设的不同,导致私人科学的存在是一种普遍现象。例如,尽管量子理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爱因斯坦仍顽固地拒绝接受概率解释的基础地位。
  在大科学时代,私人科学向公共科学转化的要求更加强烈,然而,检验与过滤的成本也异常高昂,实际的检验不经济甚至不可为,导致个别私人科学直接过渡到公共科学,这种转化建立在一种诚信基础上,然而这种诚信毕竟还存在很多疑问,比如四色定理的证明,就是一个检验成本高昂以至于无人愿意检验的由私人科学直接转化为公共科学的例子。
  私人科学向公共科学的进化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然而由于各种条件的限制,这种检验与过滤在很多情况下只具有理论上的可能性而不具有现实的可操作性。因此,对于私人科学我们要保持一种宽容的态度,这是未来科学进步的必要土壤,我们今天的科学在很多年前都是纯粹的私人科学。私人科学与伪科学的区别在于,前者无意于主动介入公共领域,而后者在没有通过严格的过滤机制的情况下,也悍然侵入公共领域,造成公共领域知识识别系统出现混乱。值得注意的是,过滤与甄别机制不能掺杂任何科学以外的因素。

 

20070616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