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原载2007年4月29日《新京报》


心理脆弱与科学主义 

蒋劲松

 

  无所不知的万能院士、永远正确的打假英雄,就应运而生了,即使他们没有那么完美,大众也要造一个神。
 我的一位朋友总是批评我不注意提高科学素质。他说,你不要总是“反科学”,应该常读科学报道,多了解一点科学新进展,这对你很有帮助,因为扎实可靠的科学知识给人以力量。我知道他是关心我,所以现在注意学习,时不时也浏览一下科学新闻和旧闻,还果然长见识了。
 有条新闻说,美国南康涅狄格州立大学研究生罗塞所做的一项研究显示,“相对克里的支持者,布什的支持者对热点问题、政府及政治事务了解较少”,并且有较多的精神疾病现象。这项研究得到该大学心理学教授拉克菲尔德和统计学家吉那克拉的支持。这项研究究竟是否可靠,外行当然难以置喙。但是,这一结果倒是和自由主义常识非常吻合。罗塞表示:“我们的研究表明精神疾病患者倾向于更威严的领导人。如果你的世界非常混乱,那么很自然你会愿意别人告诉你,‘事情以后会变成怎样’。”而通常人们认为,崇尚自由的选民通常希望有更好的知情权,并拒绝权威主义。
  果然“知识就是力量”啊。我过去还挺纳闷,“老美”不是挺标榜其崇尚自由、人权的吗?为何却老是让小布什这样霸道的粗人把持大位呢?原来,许多美国人缺乏必要的知识,尤其是国际知识,他们无法正视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只好把它简化成黑白分明的漫画。而那些精神不是很健康的人的表现就更容易理解了。
  显然,在此情形下,仅仅批评布什政策的错误、不道德,对这些选民是不起多大作用的。
  惟一的办法是丰富他们的知识,治疗他们的精神疾病,让他们了解真实的世界,这样才可以减轻他们的紧张。
  这不禁使我联想到惟科学主义在当下中国的流行。中国公众缺乏必备的科学知识,在有关科学的事务上,许多人头脑非常混乱,非常希望有权威代替他们做出决定。而惟科学主义者宣称科学绝对正确、科学万能,科学衡量一切和批判一切,我们可以在一切问题上信任科学,这种说法让许多人感到安心、放心。因此,和惟科学主义者所说的相反,正因为中国普通公众缺乏科学知识,惟科学主义才如此盛行。
  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之后,人们过去狂热迷信的权威和信条的公信力大大下降,许多人出现了信仰缺失,感到迷茫。
  因此,迫切需要一种绝对可靠的信条紧抱不放。
  旧的造神运动今天不再有效,但是普通民众需要新的神,于是“科学造神”运动再次发动。无所不知的万能院士、永远正确的打假英雄,就应运而生了,即使他们没有那么完美,大众也要造一个神。其实,虽然表现方式有所不同,惟科学主义和过去的教条主义并无本质不同,不过是权威主义的一个新版本而已。也难怪,当年喊着政治口号批判共振论、摩尔根遗传学的那些人,今天摇身一变,以科学自居,同样忙活着堵塞言论,打压思想。
  也正因如此,对这些惟科学主义痴迷者来说,仅仅在理论上驳斥科学主义的荒谬,是远远不能让他们抛弃这种错误的观念的。费耶阿本德在分析当代西方社会科学主义流行的问题时指出,许多人尚未达到生活在自由社会中所必须的那种成熟性。而“自由社会中的人必须对非常基本的问题做出决定,他们必须知道如何汇集必要的信息,他们必须理解不同传统的目的以及它们在其成员的生活中所起的作用”。
  因此,消除科学主义泛滥惟一有效的途径就是,一方面通过科学普及,让他们知识不断丰富起来,掌握更多的知识,对现实世界有更加全面和多彩的认识;另一方面整个社会文化的氛围更加宽松、和谐,使他们慢慢适应多元文化和多元价值观并存的社会现实,逐步放弃那种必须依靠一种绝对可靠的教条才能生活的心态。


  (作者系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副教授)

 

 

20070513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