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7年4月23日《南方都市报》 


说学逗唱聊学术

李正伟

 

  一般合著书籍都罕有活泼的气息。由江晓原与刘兵两位学者合著的《南腔北调:科学与文化之关系的对话》虽然的确是一本关于科学文化的学术著作,然而除了具有该具备的学术气息之外,却又不乏活泼轻快之感,这种两位学者就科学与文化关系所展开的系列对话也曾经被昵称为“学术相声”(江晓原语)。或许称作对话还过于严肃,不如叫作聊天。在这里,聊天也成了学术交流的一种方式,现在网络的发达更给学者们提供了便捷的交流平台,这种交流随时都可以进行而不受地域的影响,因此与其他学术交流平台相比,聊天更能够促成思想上的交流,更是完整而及时的。
  此书的内容,如江晓原所说,选择了“一些目前最有争议同时也是最重要并迫切需要讨论和澄清的问题来谈”,特别是关于科学与文化的问题。不过在笔者看来,书中透露出来的是对学术的开放性和宽容性的主张,这种主张是所有学术研究都适用的。即使是对待目前的科学与人文之间的对立问题上,两位作者依然持平和宽容的心态,虽然据我们所知,他们经常是处在科学与人文之争风口浪尖上的重要人物。刘兵认为,“其实(科学与人文)这两个阵营的对话是很少的,存在着相互的不理解”。战争之所以如此激烈的首要原因就是双方都没有尝试着去了解对方。对此,江晓原的“君子和而不同”鲜明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可以看到,即使是在星占学与伪科学问题上,刘兵依然认为“应该更多地去从心理、社会和文化的方面对之做些研究,这也许是更为适当的做法”。对于一个不同于自己喜好的事物,不分青红皂白就用乱棍打倒的做法错在没有用“科学的”分析方法,你怎么能够一下判断出一个事物的是是非非呢?江晓原说,“科学主义……拒绝从另一种思路思考,他认为人类的技术是可以征服一切自然的。他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势;使用某种技术出现问题了,一定是因为这个技术发展得还不够。所以,如果量化出了问题,那就是量化得还不够。”
  另外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就是目前的科研体制问题。两位作者非常不赞成目前对科研成果的量化考核。刘兵说,“当我们只注意著作的形式,甚至只会以数字、数册的方式来考核学术成果,而忽略了更重要、更实质的学术内容时,会是如何的荒谬”,揭示了目前我国学术界的奇怪现象。而对于“创新点”的批评,刘兵又给我们算了一笔账:“我们可以乘一乘,算一算我们有多少创新点,实际上到最后我们最大的创新可能在于如何编写创新点!”笔者目前也开始琢磨今后的评职问题了,虽然以前曾经表示不屑,但是在社会竞争的压力下,继续找研究的“创新点”依然是当务之急。
  两位作者一方面提出中国社会中学术研究中存在的问题,另一方面则试图寻找解决办法或者提出自己对这些问题的具体看法。这无疑是对社会负责任的做法。如众所周知的科研体制中对于诺贝尔奖的极端重视,江晓原认为“作为国家科学政策,或作为一个科学机构的规划,当然不能舍本逐末,将获奖作为目标,让‘实’倒过来为‘名’服务”。可以说,他们总能够以锐利的眼光,发现问题的实质。笔者也想转引《权谋——诺贝尔科学奖的幕后》作者在其中文版序中所言,“我希望中国的科学家们和政策制定者们仔细思考:一个以赢得诺贝尔奖为目标的政策有何意义?”希望以此来提醒我们的当事人、当事机构、当事体制。两位作者在当事人和旁观者的双重身份下对目前科研之现状提出了质疑,或许这也会引发一场论战,但希望相关机构能够充分重视这个问题,而不仅仅是停留在互相猜忌之中。
  如江晓原所说,他们不是反科学的。作为理科出身的人文学者,他们对科学有着更深入的研究和分析。对于所欣赏的科学家,他们依然表现出了支持的态度。他们只不过在尝试“不必采用比较优劣的办法,而是采取一种‘互补’看法来看待科学与人文,这样,也许才真正有利于两者的结合和通融”(刘兵语)。看来,持续了不少年头的科学与人文之战并不会那么轻易解决,不过借用江晓原的说法,“现在未能解答,可以遗诸异日;我们未能解答,可以遗诸他人。提出问题就有意义。”
  两位作者在学术上的勤劳、直面社会现状的勇敢和智慧与对社会的责任感促使了这本书的产生。其实,两位作者除了关注与科学有关的有争议的问题外,也关心社会上的各种具有争议的以及影响深刻的话题,只不过两个人对待同一现象的视角总是与众不同,因而能够发现一般人所注意不到或者不能够确切表达的问题。读者会发现,这本书所能够提供的信息囊括了有关文化、艺术、文艺、娱乐等诸多方面的信息。或许有人说,一部学术著作,怎么允许聊那么多无用的问题。其实不然,学术并不是单独存在于真空中的,仅仅关注圈内所谓的学术也未必就能真正获得学术的成功。呼吸一些新鲜的空气,让大脑兴奋起来,未必不利于学术。
  另一方面,他们又总能够以幽默让我们会心一笑。如江晓原说,“……牛顿‘没有掌握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之类。其实那时候牛顿就是想掌握,世界上也没有这种玩意儿啊”;又如刘兵说,“就对于宇宙学的普及来说,霍金是极大地成功了,剩下还可以设想的,是我们这里何时会有这种级别的科普畅销书——当然,我们希望其作者不用坐在轮椅上写出它来。”所以我在看此书的时候,一方面是要看他们所关注的问题以及给自己的启发,一方面又总是在等着看下一个包袱。学术相声真是魅力无穷啊。
  
延伸阅读
  《交界上的对话》,江晓原著,江苏人民出版社,2004,19元。
  《像风一样:科学史与科学文化论》,刘兵著,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4,29元。
  《南腔北调——科学与文化之关系的对话》,江晓原、刘兵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32元。

 

 

20070526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