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社会观察》2007年第4期
听雨丛谈(18)


减少腐败成本、增大腐败风险的哀策

江晓原

 

  所谓“哀策”(非“哀册”也),当然是我杜撰出来的词汇,意思是这一策献得十分悲哀,万分无奈。
  世界上有两件事情,必须对应起来,即权力与义务。我们不能够承担没有权力的义务,也不可以行使没有义务的权力。但是,现行的学术评审制度,在评审名目繁多的基金项目、评审博士点(以及名目繁多的基地、重点学科……)等等学术界特别看重的“量化考核指标”时,恰恰是让评委们行使着没有义务的权力。
  举例来说,近几年评审博士点时,不止一次出现过这样的现象:行内公认实力最弱、水平最差的申请者却获得了当年这一专业唯一的新增博士点。正直的学者,即使是圈外人士,闻之也忿忿不平,认为有关单位应该投诉。可是问题来了:向谁投诉呢?投诉谁呢?
  制度的设计就是那么巧妙,它能让你没有任何办法投诉。
  投诉国务院学位办公室吗?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一个博士点的评审是由全国范围内20个左右的评委匿名进行的,国务院学位办并未进行任何干预,它当然不用负任何责任。投诉这些评审委员吗?这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匿名评审制度就是要保护评委,让他们可以事后不受任何追究。那么投诉那家获得新增博士点的单位吗?当然也是不可能的,那家会说:大家谁都可以申报嘛!大家让评委们去评嘛!只要对评委们的“公关”没有被外人抓住证据(当然是不可能有证据让人抓住的),只要评委中没有人站出来指证“公关”行动(当然是不可能有人站出来指证的),谁都无懈可击。

  这只是举个例子,在如今各种各样的学术评审中,都存在着类似的机制。我的“哀策”就是针对这种机制而提出的。
  首先——让我们实话实说,不要打官腔了——我们都知道,所有对各种评委的“公关”行动,都是用公款进行的(例如它们可以在“学科建设”的名义下被报销,具体的有咨询费、讲课费等等),那么,为了国家着想,我们是不是应该设法降低这些“公关”成本?纳税人的钱,少糟蹋一些也好嘛。
  其次,从反对、抵制腐败方面着眼,我们当然应该增大腐败的风险,这样可以减少腐败发生的概率。
  那么好,我的建议就是,以后将这些评审的权力集中到少数几个人、甚至一个人手中,并公开这些评委的姓名和单位,而且投票结果也要事后公布。
  有人会说,权力集中到少数人手中,不是更容易腐败了吗?其实情形恰恰相反!让我们来做一个假想实验:假定某专业的博士点评审现在就只由一个人负责——此人当然是该专业中的资深人士。那么,那些搞腐败“公关”的单位,如果继续对此人“公关”,至少成本就下降了许多(即使愿意用20倍于先前对20个评委每人“公关”的费用来“公关”此人,总成本也没有上升)。但与此同时,腐败给此人带来的风险骤然增大——除了受贿数额增大带来的风险,更重要的是,如果这一年的博士点评审仍然出现了荒谬的结果,大家就知道必是此人不公正所致,就可以向国务院学位办和有关方面投诉此人,检察院则可以对那家不应获得博士点的单位进行财务审查,看看有没有不正常、不正当的大笔支出……。如果查出确有行贿受贿等情形,国务院学位办就可以取消那个评审人的评审资格,并褫夺那个博士点,以儆效尤。

  上面这个“哀策”的基本思想,其实也就是我以前所强调的:人治”会有人为后果负责,“法治”则可以无人为后果负责。
  现在我们实行的学术评审制度,可以说“少慢差费”。首先是效率很低。某些所谓高级的评审,要经过“初评”、“答辩”、“终审”等等程序,看起来架势十足,好像很公正的样子,实际上只是劳民伤财,增加权力寻租的环节而已。实际上往往是“初评”时的匿名投票起决定性的作用,而恰恰是这个匿名投票制度现在已成腐败的温床——对擅长搞腐败的单位来说,评委根本就不匿名。其次是加大了各单位的腐败成本(如果想腐败的话。为了要达到目标,那些单位就要对每一轮当中的每一个可能的评委进行公关)。而如果将权力集中到少数人手中,腐败成本可以大大下降,而腐败风险则会大大上升,何乐而不为呢?
  顺便指出,关于匿名评审,如今在学风日益败坏的情况下,已经明显被滥用了。学术评审中原本会有不同意见,学术界自有讨论商榷的规则,如果不匿名,投票结果还要事后公布,一个评委就不大敢写下荒谬的意见,就不大敢投下荒谬的一票。而现在动不动就搞匿名评审,以为这是寻求公正的灵丹妙药,可是只要看看网上那些丝毫不负责任的匿名言论,就知道人在匿名的情况下会有什么心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