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7年3月16日《科学时报》


社会契约与庄严承诺

刘华杰

 

  中国科学院发布的《关于科学理念的宣言》在中国科技史上是“破天荒的”,首先它是一份“社会契约”(social contract),其次它是大科学时代中国科学院系统科学共同体的一份庄严承诺。《宣言》讲述的内容十分重要,是在199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科学大会之后,我国科学家自己批准、宣布的一份阐述科学与自然、与人类社会之间关系以及科学家应当担负之责任的重要文件。我个人非常感谢它的起草人。
  路甬祥先生说:“为进一步推动和谐学术生态建设,今天我院郑重发布《宣言》和《意见》(指《关于科学理念的宣言》和《中国科学院关于加强科研行为规范建设的意见》)。这两个文件连同近年来已经制定实施的有关规定,既有从更高和更深层次对科学价值、科学精神、科学道德准则以及社会责任等基本理念的阐述,又有分别针对各类科研活动及各类科技人员行为的制度规范,形成了一个较为完整的体系。”我非常赞成“和谐学术生态”这一简明的刻画,现在需要的正是这个。
  我认为《宣言》的撰写是建立在扎实的“科学元勘”(science studies)工作之上,比如关于“信任与质疑”的措辞比较准确:“信任与质疑源于科学的积累性和进步性。信任原则以他人用恰当手段谋求真实知识为假定,把科学研究中的错误归之于寻找真理过程的困难和曲折。质疑原则要求科学家始终保持对科研中可能出现错误的警惕,不排除科学不端行为的可能性。”《关于科学理念的宣言》的出台,表明中国科学界开始自觉并走向成熟,对此应当高度评价。
  在参加科学时报社就两个文件举办的研讨会上,我事先准备了一份发言稿,题为《吃科学饭、做人事》。解释一下我的发言题目,什么叫“吃科学饭”。当今世界是科学技术快速发展并造福人类的世界,在某种意义上讲,科学技术的发展使人们吃得更饱、更好。不过,利奥波德(Aldo Leopold)曾说:“科学决不,或不应该,只是为获取更舒适生活的杠杆。科学的发现是对我们好奇心的满足,是一种比更肥的牛排或更大的澡盆重要得多的事物。”根据社会分工,也有大批人在从事科学技术的相关事务,即吃“科学饭”。由于人们十分尊重科学,一般情况下不这样讲。
  “做人事”,是老百姓的俗话。既然科学传播要贴近公众,偶尔用这样的修辞也不算过分。所谓做人事,是指科技要以人为本,通俗点讲是指科技要为社会、为人民服务。用1999年世界科学大会《科学和利用科学知识宣言》的说法就是:科学工作要促进知识增长,科学工作要促进世界和平,科学工作要促进发展和可持续发展,“从事科学研究和利用从中所获的知识,目的应当始终是为人类谋幸福,其中包括减少贫困、尊重人的尊严和权利、保护全球环境,并充分考虑我们对当代人和子孙后代所担负的责任。有关各方均应对这些重要原则作出新的承诺”。
  据有关数据,我国全社会科研经费达5000亿元,对于中国而言这是不小的数字,当然跟美国来比是很小了。5000亿元都干什么了?科学家心里清楚。我们并不是想说,应该削减这个经费,相反,我们建议还应该增加科研经费。但是科学家应当负责任地使用这些经费,特别是应该让普通的百姓能够享受到现代科技的种种恩惠。
  另一方面,我认为科学家应当有义务来做科普。因为媒体对科技的一些错误报道,科学家常有大量牢骚和抱怨。科学家常以为好像应该有某个宣传部门或者另外的部门专门做科普,而与科学家自己没关系。这是一种非常荒唐的想法。责任应当明确落实到科学家身上,不能再把皮球踢来踢去。与发达国家不同,我国科学家申请经费和汇报成果是单项负责的,只需要向同行或者向上级负责,根本不需要向老百姓征询意见,所以科学家做不做科普没关系。不仅如此,我还了解到,科学家是最瞧不起做科普的。可能科学家不愿意承认这句话,也不敢公开说这个话,但我了解的情况恰好是这样。在科学家当中,对同行最大的侮辱就是说“他只会搞科普”。科普,科学家是责无旁贷的。

 

20070323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