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社会观察》2007年第2期


学术界举刀自戕:核心期刊在中国的异化

江晓原

 

  一把切菜刀,在厨师手里它是正常的厨房用具,而被杀人凶徒操在手中,它就变成血淋淋的杀人凶器了。
  核心期刊,以及CSSCI、SSCI、SCI、EI……等等,如今都已经沦落到类似的荒谬局面中了!原本它们都是有着一定科学依据的好东西,有着正当的用途,只是如今已经被用来起极坏的作用了。

  核心期刊,以及那些类似的概念,自身的历史都不算长。如果从1934年英国文献学家布拉德福(S. C. Bradford)提出“文献离散定律”算起,也就是70年光景。所谓“文献离散定律”,通俗地说,就是某专业领域的大部分文章会集中发表在少数期刊上,这些期刊由此得名核心期刊。要说著名的SCI,从加菲尔德(E. Garfield)1962年正式出版《科学引文索引》(Science Citation Index)至今,才40多年光景。而社会科学的SSCI(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要到1973年才由加菲尔德建立起来。加菲尔德发现,被引用文献在期刊上的分布,同样具有“文献离散定律”所揭示的特征。
因此从根本上说,核心期刊之类的东西,本来只是为图书馆采访、订购和典藏期刊杂志服务的,当然对读者使用杂志查找文献也有参考意义。但是核心期刊根本不具备判断任何一篇具体文章本身优劣的功能,这一点本来是非常清楚的。
  因为一个专业刊物入选核心期刊,只是表明它在某一时期是发表该专业论文比较集中的刊物,因而在这一时期它也就是在该专业领域比较值得注意的刊物。但是,第一,这完全不能保证它刊登的任何一篇文章都是高质量的——它同样可能刊登质量不高的、甚至造假或剽窃的论文。第二,这完全不能保证这个领域的所有高质量的、重要的论文一定不刊登到非核心期刊上去。某些超前的、高度创新的论文,就很可能因为“主流”审稿者的成见而被核心期刊拒绝,它们就可能最终被发表到别的刊物上。
  国内有一种意见认为,即使核心期刊不具备判断具体文章优劣的功能,但是CSSCI、SSCI、SCI、EI之类因为反映了文献被引用的情况,应该可以用来判断具体文章优劣。其实这种想法也是无法成立的。
  姑以自然科学界最重视的SCI刊物为例。一个刊物入选SCI,只是表明它所刊登的文章被引用得比较多。而现在很多人经常强调的所谓“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简称IF,有趣的是,这个词在日语中被对译为“知名度”),指的是该刊物前2年发表的论文在统计当年被引用的次数与该刊物前2年发表的论文总数之比。但是,第一,刊物的影响因子即使很高,也不能保证该刊物上的每一篇具体文章都被多次引用。第二,即使文章被多次引用也并不等于文章的质量就高,例如文章被批评、被驳斥时同样会出现引用;或某些课题很热很时髦时引用就多,事后也就成过眼云烟。因此这同样完全不能保证它刊登的任何一篇文章都是高质量的。第三,有些论文可能要等到很久之后才显现出其价值和意义,才引起人们的重视,它们可能很长时间没有多少引用。第四,这也同样完全不能保证这个领域所有高质量的、重要的论文一定不刊登到非SCI期刊上去。理由同前。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核心期刊之类的概念开始被引进中国。先是译介国外的科技核心期刊名单之类,接着开始本土化,但先拿国外的期刊来操练——由中国人自己来遴选“国外科技核心期刊”、“国外人文社会科学核心期刊”等等。然后开始真正对中国自己的期刊进行运作,1988年,第一份《中国自然科学核心期刊》名单问世(共104种),1992年,《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第1版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与此同时,国内的有关学者陆续对核心期刊等进行了一系列理论研究和方法探索,以期加深对问题的认识,并使遴选更为合理。
  到此时为止,一切都还在正常的范围之内。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几年之后,风云突变,核心期刊竟会迅速异化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钱荣贵有《核心期刊与期刊评价》一书,集迄今为止国内学界对核心期刊问题考察及研究之大成。按照钱荣贵的意见,突变的契机出现于1999年。
  这一年北大、清华等名校相继开始实行岗位津贴制,本来旨在增加教师收入,并拉开收入的距离,以期激起竞争——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尚待历史来定论。但人分九等,据何而分?只能寻求某种“客观”标准,于是核心期刊、SCI之类正好被用来充任这种标准。以此为契机,核心期刊、SCI之类骤然大行其道。钱荣贵说:一时“国内各体系核心期刊遴选如火如荼,波澜壮阔,随之而来的批评、抨击之声(也)一浪高过一浪”。变异一旦开始,事情很快就变得无法控制了。
  先是国家有关部门接受并日益强调核心期刊、SCI之类的评价作用,申报学位授予点、申报基金项目、评审奖项等等,都要看核心期刊、SCI之类的文章数量。此时恰又兴起全国高校“排名”的恶劣风潮,而排名也要看核心期刊、SCI之类的文章数量。中国的传统,向来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城中好高髻,四方且一尺”,于是各高校及研究单位纷纷公布“赏格”,以金钱奖赏来刺激这类文章的数量增长。赏金数目迅速攀升,最终大致稳定在1篇SCI论文10000元人民币;CSSCI期刊又被某些高校分成A、B、C、D四等,每篇论文的赏金从10000到1000元人民币不等。
  至此,一种非常荒谬的局面已经出现:那些非核心期刊、非CSSCI期刊上的学术论文,在很多情况下已经不再被承认为学术成果了!例如,很多高校统计文科教师学术成果时,就只承认核心期刊或CSSCI期刊上的文章。而且很可笑的是,有的学校只认核心期刊不认CSSCI期刊,有的学校则只认CSSCI期刊不认核心期刊。总之,现在一篇论文中写了些什么已经完全无关紧要了,重要的是这篇文章被发表在什么刊物上。

  核心期刊(以及CSSCI、SSCI、SCI、EI……等等)既然原本就不具有评价一篇论文优劣的功能,也不具有判断一篇论文是不是学术成果的功能,现在却突然被派定来发挥这样的功能,自然会让学者们感到匪夷所思,各种各样的质疑、批评早已出现。钱荣贵在他的《核心期刊与期刊评价》一书中全面收集了这方面的质疑和批评,特别突出者有如下数端:
  ——导致得以跻身于核心期刊的刊物具备了权力寻租的条件。关系、人情、贿赂等等腐败现象随之而来。
  ——核心期刊的遴选已经成为操纵学术期刊生存发展的“黑手”。
  ——“核心期刊至上”导致学术期刊的价值取向发生扭曲。因为刊物办得好不好,几乎只剩下是否进入核心期刊这唯一的标尺。
  ——“以刊论文”的学术评价方式严重恶化了学术生态。
  ——极大地侵蚀了研究生的学术精神,学术的尊严在许多研究生心目中已经轰然倒塌。因为近年许多高校强行规定,研究生必须在核心期刊(或CSSCI、SSCI、SCI、EI期刊)上发表论文,始能答辩,结果许多研究生不得不花钱向核心期刊购买版面,来发表论文以满足学校的强行规定。现在更有专门的“公司”,收钱之后竟可以提供从炮制论文到搞定在核心期刊上发表的“一条龙服务”,实属骇人听闻。
  如果听任这些弊端发展下去,中国学术界的前景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对于“核心期刊至上”导致的一片荒谬局面,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报刊司2002年11月曾经有过一个审慎的表态:

  “核心期刊”是国内几所大学的图书馆根据期刊的引文率、转载率、文摘率等指标确定的。确认核心期刊的标准也是由某些大学图书馆制定的,而且各学校图书馆的评比、录入标准也不尽相同。新闻出版管理部门也未参加过此类评选活动。

  到今天再来仔细体味这一表态,可以看出其中不无深意。第一,这个表态间接否定了如今愈演愈烈的“以刊论文”;第二,指出核心期刊的标准只是“某些大学图书馆制定的”,也就是说这不具有“国家标准”的资格,无需全国高校统一遵守;第三,表明了新闻出版总署对于如今这个愈演愈烈的荒谬局面没有任何责任。
  那么,责任在谁身上呢?或者换一个问法,我们为什么要放弃原有的正常学术评价机制,走上“以刊论文”的荒谬道路呢?
  在原来的正常学术评价机制中,一篇文章算不算学术成果、水平高还是低,是由文章本身来决定的,和它被发表在什么刊物上没有必然关系;而负责评定文章的,则是本单位、本领域的专家,比如学术委员会。之所以造成如今“以刊论文”的荒谬局面,窃以为主要原因有如下两个:
  第一,是因为如今极力鼓励论文数量,导致面对数量数十上百倍增加的“学术论文”,已经无法逐一对论文本身进行考察,只好“以刊论文”,用“硬杠杠”往上一套了事。
  第二,也是更重要的,是因为如今对一个学者的学术成果的评价,直接影响到他的职称晋升、项目获得、工资津贴等等,学术委员会的成员们普遍感到“事关重大”(而在20年前的学术评价机制中,对一篇论文水准的评价,基本上与作者的上述诸事无关)。因为大家都怕直言而负责任或得罪同行,而对所有论文一律都评为优秀又实在不成体统,所以也迫切希望有某种“客观标准”,好让大家既不必个人负责,又还能够对学术成果有所区分,这时核心期刊(或CSSCI、SSCI、SCI、EI期刊)就恰好被选作这种“客观标准”。荒谬的局面就此形成而不可收拾了。
  故追溯上去,将学术评价与学者个人待遇直接挂钩的做法,原以为激励竞争会有助于学术进步,现在看来当初对此举的深远弊端远远估计不够。
  如果我们回到本文开头那个耸人听闻的比喻上去,那么,如今操刀的凶徒是谁呢?在我看来,正是我们今天的学术界自己!可悲啊,中国学术界正在举刀自戕!

 

 

20070203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