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中日历史剧:框架的真实性与细节的珍珠及其他
——以张艺谋、黑泽明为例

孙 舰

 

  近些年,中国的历史题材影视作品铺天盖地蜂拥而来,这里对充斥荧屏的各类“戏说”电视剧先暂且不表,只对历史影片进行某些探讨,并与我们的邻国日本的同类影片做某些比较分析,主要以张艺谋和黑泽明为例就历史影片的叙事框架的历史真实性等方面做些初步讨论。
  选取张艺谋与黑泽明进行比较应该是比较恰当的,张被认为是第四代导演的代表人物,在国际上也有相当知名度,而且它的历史影片的代表作《英雄》的叙事方式,明显借鉴了黑泽明的《罗生门》的叙事结构,他向黑泽明的学习和模仿是显而易见的,这一点他自己也说得很明白,他是把黑泽明看作神一样的人物的。《罗生门》中,樵夫、大盗、武士妻子都给出了对事件的不同的叙述,同样,在《英雄》中,也安排残剑、飞雪等人对同一事件做出了各自的描述。但今天先暂且不谈《英雄》的罗生门式结构的成败问题,而是先对黑泽明的成名巨作《七武士》和晚年炉火纯青之作《乱》和张氏之《英雄》《十面埋伏》等影片就故事得以展开的历史环境和框架进行分析。
  移植于《李尔王》的《乱》讲述的是发生在日本历史上战国时期的故事。日本在室町幕府末期的1467年爆发了持续10年之久的守护大名争权夺利的应仁之乱,之后室町幕府名存实亡,各大名混战不已,直到织田信长于1577年废室町幕府的末代将军,整整持续了一百年,史称战国时期。
  但我们可以把故事的发生时间确定在更小的区间:
  葡萄牙人在发现新航路到达印度后不久,就于1513年出现在中国南方海岸,但不得其门而入,于是转向日本,于1542年到达日本种子岛,不几年,西方的火枪火炮及其制造和使用技术就传遍日本列岛,争霸中的各诸侯大名城主岛主争相使用西方火器,而织田信长更由于善于使用西方火器而在争霸中逐渐取得优势,长筱之战更是大破武田军,奠定了霸业基础,并进而废除室町幕府,统一日本。这样就可以把时间确定在1542年到1577年之间。
  黑泽明先生在拍摄《乱》时也做到了对历史环境的完全的忠实,从历史地理学和军事技术及制度史角度来看,《乱》也是令人惊叹的。日本当时各诸侯之军队不但争相使用刚从欧洲传来的火枪,连士兵们穿的军服比如紧身裤都是十六世纪当时欧洲的样式,而作战时队型的排列和展开对欧洲也是照葫芦画瓢,这些都在影片中详尽描述了出来。
  《七武士》的故事发生时间一开始也没有明确交代,但是在菊千代和另外六位武士的争吵取乐中暗示了故事发生的确切时间:1586年,即天正十四年,这一年其实是黑泽明精心选取的,各家论者似乎还没有人注意到一细节,羽柴秀吉正是在这一年担任了太政大臣并被天皇赐姓丰臣,而四年后丰臣秀吉就统一了日本并随即发动了与朝鲜和中国明朝的战争。当时日本的状况在影片中得到了细致入微的忠实表现,农民们们在官府和山贼迫害下,可以说苦不堪言水深火热,所以农民们在影片中一再提到“当今末世”。流浪武士和山贼的也是活灵活现,呼之欲出。山贼们显然比传统的武士更积极接受先进武器装备,装备了许多“种子岛火铳”,而武士就要保守多了,这一点在去年美国好莱坞大片《最后的武士》中也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
  然而张艺谋确实也把《英雄》拍成了一个罗生门式的故事——尽管并没有把故事编圆,只学到《罗生门》的外在的形式而已。从历史地理学角度来看,秦赵两国之间哪来的沙漠和江南水乡呢?!张为了追求视觉冲击力和影像效果,根本不考虑当时的环境,随心所欲地把新疆和江南的地理场景与环境搬到2000多年前的秦赵之间,画面一会象一桌翠绿欲滴的水果拼盘,一会是苍茫空阔的土黄色的荒漠,一会又是满眼的桃红,环境框架的历史真实性就被张导的视觉追求所彻底扭曲。这一点在他其后的《十面埋伏》中也得到显现,小妹临死前的草地一瞬间经历了春夏秋冬,试图给观众某种视觉快感,可惜的是视觉冲击多了人们也会疲劳的。人们一般认为张如此偏爱视觉和影像可能与其摄影师的经历有关,但,陈凯歌没有担任摄影师的经历,《无极》中对视觉影像的追求同样夸张得毫无道理。其实,静静的群山、美丽的乡野和炊烟袅袅的村庄才是最美丽的最耐看的能够给人以最大最持久的视觉享受的——就像黑泽明先生所表现的那样,这种表现手法在《最后的武士》中也同样得到了继承。
  历史剧中的人物和情节都可以有虚构,可以并不真实存在过,但是人物和情节生活与演绎其中的历史环境和框架应该是符合历史的,比如,你大可以让安禄山偷窥杨玉环洗澡和杨玉环发生婚外情,以及杨妃认安禄山为干儿子并且给禄儿洗三,但是,唐代是怎么洗澡的,浴室是怎么布置的,洗澡的用具、香料以及程序是怎样的,洗三的风俗是怎样的,这才是真正重要的。陈寅恪对细节的考证给我们树立了很好榜样,他竟然能够根据唐代宫廷制度推断出唐明皇和杨贵妃在某一天的晚上有没有同宿!尽管曾经被中大学生贴大字报说成是繁琐考证和庸俗趣味,现在我们才真正明白陈氏关注细节的可贵。至于有的剧中出现时空交错和“关公战秦琼”的情节,严格说来这不算真正的历史剧了,只能称为架空历史剧,具有某种奇幻色彩了,但那个美国佬去的那个亚瑟王时代应该是符合历史史实的亚瑟王时代,那个通过时间隧道回去帮助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的高丽志士所在的哈尔滨火车站场景也应该就是历史上哈尔滨火车站的场景。
  细节就像一粒粒珍珠,闪着温润的光泽,好的编剧和导演应该能把它们串成美丽的项链。
  前一段炒得火热的《夜宴》和黑泽明的《乱》、《蛛网宫堡》一样都是移植于莎士比亚的作品,而且《夜宴》所移植情节的《哈姆雷特》还要更加著名些,它本来就是莎士比亚的代表作,这也反映了冯小刚的雄心勃勃,其志不在小。我本来衷心希望冯小刚能拍出五代十国的真实来,不要蹈张陈二导的覆辙,好好学学黑泽明先生。可是,我再一次失望了,别的不说,就是那首充当剧情发展线索的《越人歌》,就错得离了谱,不说也罢。热切盼望冯导能不再装神弄鬼,坚持原先那种很有前途的职业风格,再次拍出大家喜闻乐见的冯氏喜剧。
  最后,出于科学史专业角度说点题外话,短短几十年时间,不但火枪火炮及其制造和使用技术就传遍日本列岛,而且日本连西方当时的军装、作战队列展开形式和作战方式都学得一丝不苟,毫不含糊,让人不得不惊叹日本人确实是世界上最善于学习的民族(愤青们发泄对日本的仇恨之余,也要想想怎么学学人家的长处,这就是我的另一篇文章了)。

 

 

20061217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