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6年12月21日《社会科学报》


慎重对待“废伪”之争

江晓原

 

  没几天功夫,“废伪”已经成为一个在媒体上到处出现的新词,而且看来大有希望进入“2006年度十大新词”之类的行列。事实上,此事将作为至少是本年度中国最重要的思想文化争议之一而载入史册。
  2006年11月15日,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宋正海教授,发起一场名为“不要让‘伪科学’一词成为灭亡传统文化的借口”的签名活动,建议慎重使用“伪科学”一词,并吁请将“伪科学”一词剔除出《科普法》。此事迅速被媒体简称为“废伪”,而一场波及面非常广泛的争论正在展开。
  在这场争论中,我认为有几个问题值得思考:

一、“反对和抵制伪科学”这样的条文写入法律是否有意义?
  法学家已经表示,“《科普法》中‘反对和抵制伪科学’这样的表述属于政策引导性质的,实际上,这种表述不该进入法律中。对于科学的真伪问题,法院并不具备判断能力。通过法律来裁定一种学说是真科学还是伪科学,那就同宗教裁判所一样了。”(舒国滢教授语,见2006年11月29日《中华读书报》)
  我们今天崇尚科学,这当然没有问题,但是把“伪科学”当成一种罪状或罪行,则不仅没有必要,而且相当有害。因为那些通过搞“伪科学”诈骗钱财或者危害社会的行为,势必触犯法律,自然会由司法部门来加以制裁,没必要治以“伪科学罪”——事实上在中国的法律中也没有这样的罪名。判定一个学说是科学还是伪科学,本是学术争论,而那些动不动就将不符合自己见解的学说指为“伪科学”的人,将“伪科学”当作一根打人的棍子,迹近私设公堂。比如近来所谓“中医是伪科学”、“废止中医”之类的言论,就是典型的例子,已经遭到卫生部有关官员的严正驳斥。
  从实际操作的角度来看,因为《科普法》中并未对“伪科学”给出定义,事实上也无法实施任何具体的相关操作。当初在《科普法》中写入这样的条文,多半是因为还没有在相关的理论问题上进行深入的思考和讨论,只是用这样的文句表达朴素善良的愿望而已。
  所以,围绕着这场争论,干脆重新修订《科普法》,倒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项。既可体现与时俱进的精神,也有利于和谐社会的建构。

二、应该如何对待“学院型”伪科学?
  北大刘华杰教授在他研究中国伪科学的专著《中国类科学——从哲学与社会学的观点看》中,将伪科学分为“江湖型”、“权贵沙龙型”、“学院型”三大类型。在上个世纪80、90年代,中国确实有不少前两型的伪科学活动甚嚣尘上,但是经过这些年的打击和批判,这两型的伪科学已经渐趋销声匿迹。近来受到指控的,则主要是某些“学院型”的伪科学(如刘子华“八卦宇宙论”案之类)。
  大多数从事“学院型”伪科学的人,他们另有自己的正当职业,在那个职位上他们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已经或正在为社会作出贡献,至少也是纳税人吧?他们只不过在业余时间钻研了一些不被科学主流观念所承认的学说,既没有占用国家资源,也没有损害公共利益,对他们又何必严厉打击呢?我们国家规定公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宗教是有神论,肯定不是科学,公民尚且被允许信仰,那么比方说有人就是愿意研究永动机(这是典型的伪科学“项目”),难道反而不能被允许?
  这里我们可以来看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例子。
  原国民党第12兵团司令黄维,1949年在淮海战役中被俘,成为高级国民党战犯之一。他在漫长的被改造、被管教生涯中,一直坚持要研究永动机。监狱管理当局完全知道这是个荒谬的想法,因为在黄维的要求下,曾将他的关于研究永动机的报告交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学院在复函中明确指出:“……永动机早已经科学证明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这项工作没有意义。”但是黄维的要求仍然得到了满足,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甚至由4名技术人员和学理科出身的几名战犯成立了科研小组,帮助黄维研制永动机。当然黄维的永动机最终未能研制出来。作为最后一批国民党战犯,1975年3月19日,黄维与其他293名战犯一同被释放。当时的党中央副主席叶剑英和公安部长华国锋,在北京饭店设宴款待了他们,黄维代表战犯做了答谢发言。
  黄维的上述故事,应该被看作宽容“学院型”伪科学的典型例子。

三、“废伪”之争给我们的重要启示
  以前很长时期,我们的科学家、哲学家、社会学家,我们的官员、公众和媒体,在“如何认识科学”、“如何看待科学和伪科学”之类的问题上,几乎都一直忽视理论上的思考和建设,也忽视国外在这方面新的理论成果,只知道抱持“科学好”、“伪科学坏”这样朴素的感情和立场。现在,“废伪”之争揭示了我们在这方面思想理论上的幼稚和匮乏,促使我们更深入地思考有关问题,这无疑是富有积极意义的。
  同时,“废伪”之争也提醒我们注意如下常识:一方面,站在现代科学理论的立场上,确实有些研究或学说是无法成立的,它们不是科学;但另一方面,不是科学的东西也不一定就非要打击。事实上,一部人类学术史并非全都是科学的历史,而从文化多样性的角度来说,非科学的学术自然也有其存在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