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6年12月22~28日《国际先驱导报》


接受新华社《国际先驱导报》关于“性感疲劳”问题的访谈

江晓原

 

    1、您对性感这个词有什么样的理解,性感的主要特征、标准是什么?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以前我在《性感:一种文化解释》一书中,曾有“性感是一种欲望的表达”之说,这或许可以当作对上述问题的部分回答。这既可作为性感者的主体而言,也可以作为性感的感受者的解读而言。总的来说,何为性感,这注定是一个答案言人人殊的问题。

    2、性感是现代社会被广泛张扬的一个时尚用语,国外媒体报道称:中国人已经进入了一个性感喷发的年代。您对此怎么看?
  我想这是言过其实了。国外媒体对中国国情的理解和评价,往往受到他们对中国历史文化了解不够的制约。和中国历史上的那些开放岁月——比如盛唐时代——相比,我们今天根本谈不到什么“性感喷发”,最多只是在回归正常的途中而已。

    3、媒体热衷于贩卖性感,鼓动女性暴露自己的身体;中国也出现了一些男性杂志,比如《男人帮》,靠性感吸引男性读者的眼球。您对现今的时尚杂志卖弄性感吸引读者有什么看法?
    我不太赞成使用“贩卖”、“卖弄”之类的贬义词来谈论这个问题。
    性感的事物,不是只有男性才欣赏的,女性也一样会欣赏。不要以为男性杂志只有男性才看,事实上有许多女性也乐意看男性杂志。
  至于女性在穿着上“暴露自己的身体”,至少在今天的中国大城市中,这完全是女性自愿的,不会有人强迫她们。既然有些女性觉得穿得暴露一点更美,或者更舒服,一些男性们也乐意欣赏,这有什么不好呢?那些愿意穿得不那么暴露的女性,也不会受到嘲笑——如今宽容和多元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各人可以根据各人自己的审美标准来行事。
  不要一看见女性的肉体就想入非非或大惊失色,健康而性感的女性肉体(当然男性的也一样)是非常美好的事物,古希腊人很早就懂得欣赏和赞美。在这方面中国人历史上比较落后,现在改革开放已经30年了,在这方面“和国际接轨”,完全是正常现象。

  4、网络媒体靠女性的性感照片吸引网民眼球,太过泛滥的性感照片,让部分人产生对性感的审美疲劳,您对“性感疲劳”这一话语有什么看法?国外社会有没有出现性感疲劳的现象?不知道您在这方面可有相关研究,请您具体谈谈。
  在网上,性感的图片当然很多,看得多了,自然就会无动于衷。但是不必将这样的正常现象提升到“审美疲劳”之类的高度上来。难道网上的性感图片,它们的作用竟是降低而不是提高人们的性审美能力吗?事实上,多接触性感的图像和视频,必然有助于性审美能力的提高。这在国内国外都是一样的。
  再退一步说,即使有“性感疲劳”,那也比性禁锢年代的性饥渴要好。那时年轻人偶尔见到一张性感的图片或一小段性感的文字,就会脸红心跳,血脉贲张,这难道是正常的吗?难道比今天所谓的“性感疲劳”更好吗?

  5、您的著作《性感:一种文化解释》一书影响很大,有评论家认为您这是站在男性立场上来谈论性感的,男性审美为主导的社会是否应该对性感泛滥负有一定责任?
  首先,我不认为我们有什么“性感泛滥”,当然也就没有任何人需要对不存在的东西负什么责任。
  至于《性感:一种文化解释》一书,我实际上是力求站在男女平等的立场上来讨论问题的,但是我所讨论的许多事情,本身就是发生在男性中心社会中的,因此有些女性(比如“女性主义者”或“女权主义者”)感到我有“男性立场”,这也情有可原。

  6、视觉上的性挑逗和性诱惑过多,是不是会产生一些问题?
  我不认为会产生什么问题。我刚才已经说过,不要一看见女性的肉体就想入非非或大惊失色。

  7、有人认为,被动接受、不得不接受的无处不在的性感,对于部分男性已经产生了一种近似性骚扰的感觉,您对此怎么看?
  如果真有有这样感觉的男性,他恐怕需要去看心理医生。

  8、中国目前男性对女性的性骚扰越来越习见,女性身体的性感本身是否一个重要的原因?
  首先,“中国目前男性对女性的性骚扰越来越习见”这个陈述,很可能是有问题的,在没有确切的调查统计数据支持的情况下,这样的陈述对中国男性是不公平的。
  如果真的发生性骚扰——我们知道这是非常难于明确界定的,那只能归因于骚扰者缺乏修养和自制,也不能归因于异性“身体的性感”。

  9、网络对于性感以及情色的热衷是否有问题?您认为卖弄性感和色情泛滥存在着联系吗?
  网络固然给我们带来了许多便利,但是因为网上言论没有发表门槛,而且可以匿名因而无需负责任,所以其公信力已经下降到了很低很低的地步。因此,即使网上存在着“对于性感以及情色的热衷”,对于我们目前的主流社会舆论来说也几乎没有影响。此外,我也不认为我们现在存在着可以被称为“色情泛滥”的局面。

  10、在某种程度上,是不是可以这么表述:是各种媒体造成了民众对性感审美上的疲劳?是性感部分地造成了当下性骚扰的频发?
  我认为,都不可以这么表述。
  民众从总体上来说未必有什么“性感审美上的疲劳”。
  如前所述,“当下性骚扰的频发”是不是事实还是个问题。

 

 

20061231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