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丹·布朗密码解读

江晓原

 

  丹·布朗的四部小说先后被引进中国,按照中译本问世的顺序是:《达·芬奇密码》(The da Vinci Code)、《数字城堡》(Digital Fortress)、《天使与魔鬼》(Angels and Demons)、《骗局》(Deception Point),部部畅销,如今电影《达·芬奇密码》的上映更将火上浇油。虽然有那些刻薄利嘴说这四部小说如何如何雷同老套,比如第一页都要死人,最后一页都是男女主角上床之类,但实际上这四部小说中至少三部还是很有思想价值的。可以说,丹·布朗的每一部小说都有自己的“密码”——即一个既能够吸引公众注意,又能够引发学者思索的主题,从而产生雅俗共赏的效果。
  《达·芬奇密码》最红最畅销,但相对来说是最缺乏思想价值的一部。除去那些畅销小说常用的手段如悬念、凶杀、爱情等等——这些在丹·布朗的每一部小说中都有——之外,此书主要的吸引人之处,或者说它的“密码”,就是围绕《圣经》而产生的种种神秘主义传说和学问。这些神秘主义的东西,虽然和我们当下的生活或未来的发展没有什么关系,但长期以来总是能够吸引公众,所以《达·芬奇密码》畅销也就毫不奇怪了。
  《数字城堡》的密码是公众隐私权。
  如今我们都能够感觉到,随着高科技大举进入日常生活,公众要捍卫自己的隐私是越来越难了。《数字城堡》中就表达了这样的忧虑和恐惧。小说中,美国的一个情报机构“国家安全局”为了防止恐怖活动,建造了一个可以窥探全世界一切电子邮件的“万能解密机”,此举遭到一些人--包括该机构原先的成员--的极力反对,最终“万能解密机”被摧毁。
  窥探公众隐私的理由,本来是为了防止犯罪,但仅仅因为某人有犯罪计划或犯罪的思想动机,就对他进行制裁和惩罚,这虽然从理论上说不无道理,实际操作起来却是不可能的。因为实施了犯罪,才会形成证据,才可以据此认定犯罪事实;而犯罪动机则是思想上的事情,仅有犯罪计划也没有事实可以被认定,因此就需要“解读”,而这种解读,哪怕是由迪克(Philip K. Dick)小说《少数派报告》(Minority Report,有同名电影)中的“预测者”来进行,也必然导致歧义、误读、武断……等等问题,很容易将无辜者入罪。况且,以“预防犯罪”为理由侵犯公众隐私,则公众的权利尚未被犯罪侵犯于彼,却已先被“预防犯罪”侵犯于此了,这当然也是难以接受的。
  《天使与魔鬼》的密码是科学发展要不要有禁区。
  在这部小说中,“天使”和“魔鬼”是一对,“科学”与“宗教”是另一对。小说中的那位教皇内侍,与其视之为作者的代言人,不如视之为一种立场的代言人--这种立场是丹·布朗打算在小说中让它们相互对立的两种立场之一。这种立场认为,如今科学发展得太快了,这样下去是非常危险的。而在小说中与之对立的立场,则是由科学家所持的,认为科学发展无论已经有多么快,它总还是不够快。
  而这两种立场的对立,直接引导到科学研究应不应该有禁区的问题。如果认为科学发展总是不够快,自然就会主张“科学研究无禁区”,小说中那一滴要命的“反物质”,就是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搞出来的;而如果认为科学发展得太快了,这样下去非常危险,就必然会倾向于认为,科学研究应该有禁区,至少在一定的时期有一定的禁区。
  小说中的教皇内侍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丹·布朗在小说结尾处通过此人之口发表了数十页的宏篇大论,其中有些话很值得回味。比如,他说“就定义而言,科学是没有灵魂的,是与人的心灵相分离的”,这种有点诗意的语言,当然很难追问它的正确与否,但仔细推敲,却也不能简单地指为胡说八道,而是至少若有若无地掩映着某些颇有意义的思考。联系到反科学主义思潮在西方已经风行多年这一历史背景,可以说《天使与魔鬼》是丹·布朗四部小说中最有思想深度的。
  《骗局》的密码是科学在政治的影响下还能不能保持纯洁。
  美国总统大选在即,共和党候选人极力攻击现任总统的航空航天政策,这使得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面临巨大压力,他们急需弄出点成绩来向选民交代,这样也就能够支持现任总统的竞选连任。于是一个科学上的“重大发现”被公布了——在北冰洋冰川下埋藏的“陨石”中发现了地球外生命的证据!而结果是,才子佳人的男女主角出生入死的调查揭示,这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科学骗局。
  象国家航空航天局这样的科学机构,总是要耗费巨额国帑的,如果长期没有什么成绩向公众交代,就难免要面临压力,这种现象本身就是政治。担心这类科学机构因此而在科学成果上造假,并非丹·布朗的新发明,将近30年前有一部电影《摩羯星一号》(Capricorn One,1978),讲的就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假造宇航员登陆火星的故事,电影中描述的造假动机是《骗局》中的几乎一模一样。这也使人联想到近年关于美国1969年登陆月球是否造假的公案。这些公案和假想都试图揭示,科学在政治的影响下要保持纯洁是很难的。
  总的来说,丹·布朗后三部小说中,都弥漫着相当强烈的反科学主义气氛。新的科学发明或是会对人类带来巨大危险(反物质),或是在伦理道德上有问题(万能解密机),或是干脆被造假用来为政治图谋服务(陨石中的地外生命证据)。通过小说中人物的言行和紧张的故事情节,丹·布朗对科学发展的前景提出质疑和警示,并引诱读者在掩卷之余进一步思考这些质疑和警示,这才是这些小说真正的价值所在。

 

 

20061112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