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6年9月27日《上海交大报》


我们不能没有幻想

■ 受访者:江晓原
□ 采访者:吴 燕

 

  □ 您从最初接触科幻影视到成为铁杆儿的科幻爱好者,这个过程几乎可以用“变化神速”来概括,那么科幻最吸引您的是什么?
  ■ 主要是它的思想价值。现代的科幻作品,能够通过故事结构提供一个思想平台,在这样一个平台上,我们可以展开并较为深入地思考一些我们平日不去思考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关乎人类的未来。虽然未来是不可预知的,但是对于未来,我们能够有所思考,肯定比不作思考甚至盲目乐观要更好些。科幻作品的这种思想价值,是独一无二的,是别的思考方式无法替代的。这就是科幻最吸引我的地方。

  □ 近两三年来,您在科学文化方面的思考有相当一部分都来自科幻的灵感。不过我们看到,也有不少人认为科幻只是好莱坞用来赢取票房而编造的故事,真正的科学家是不认可的。对此,您如何评价?
  ■ 我觉得科幻未必需要科学家来认可。比如说,电影是不是一定要科学家认可?小说是不是一定要科学家认可?如果不一定要,那么科幻电影,科幻小说,为什么一定要科学家来认可呢?如果仍然将科幻看成是科学的一种附庸,那才会认为必须得到科学家的认可。事实上,一个多世纪来的科幻小说和电影,并不是在科学家的认可下才发展的。这就象科学也不需要文学家来认可一样。

  □ 有一句话叫“人生如戏”,但幸运的是,在人生这出戏中,我们并不提前知晓结局,所以这出戏才能演得下去。但对于科幻来说,其最重要的主题之一就是“预见未来”:科学的未来,人类的未来。不过未来与未来也不同,有一个从最初的乐观憧憬到后来多少有些悲观的思考的演变过程。可否就这一演变做出文化的阐释。
  ■ 我并不认为科幻中有“预见未来”这样的主题。科幻中只有“幻想未来”的主题。科幻对人类的未来进行大胆想象,幻想出各种各样可能的未来。让我们试着套用一句文学的话头,我们可不可以说:幸福的未来只有一种,而不幸的未来则各有其不幸。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个多世纪以来的科幻作品中,绝大部分幻想的未来都是不幸的,阴暗的。因为幻想一个幸福的未来,就会千篇一律,而且很难形成思考深度。
 
  □ 当科幻引起人们对科学技术滥用所造成恶果进行思考的时候,它难免会被指“干预科学”,暂且沿用“干预”这个词,那么科幻可以(或应该)“干预”科学吗?科幻可以“干预”人类生活吗?
  ■ 我认为,科幻可以而且应该干预科学,而干预科学也就是干预人类生活。
  你对这样的回答有点吃惊?那让我们来学习一段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院士的讲话:他在前不久的一次讲话(载2002年12月17日《人民政协报》)中说:
  科学技术在给人类带来福祉的同时,如果不加以控制和引导而被滥用的话,也可能带来危害。在21世纪,科学伦理的问题将越来越突出。科学技术的进步应服务于全人类,服务于世界和平、发展和进步的崇高事业,而不能危害人类自身。加强科学伦理和道德建设,需要把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紧密结合起来,超越科学的认知理性和技术的工具理性,而站在人文理性的高度关注科技的发展,保证科技始终沿着为人类服务的正确轨道健康发展。
  按照路院长讲话的精神,科学技术应该有人文理性的正确引导。这样的引导当然包括思考、反思甚至批评等等的形式。科幻作品恰恰能够对科学提供这样的思考、反思甚至批评,这不就是“干预科学”吗?
 
  □ 最经典的科幻大片通常都会有一个光明的结尾:英雄力挽狂澜,扭转危局。也许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在科学技术一路狂奔的今天,如果说我们还有机会得到这样一个光明的结尾,机会何来?
  ■ 是不是“光明的结尾”,我们要仔细分析才行。
  比如科幻影片《12猴子》中,浩劫后残存的人类派出了男主角通过时空旅行回到了过去,企图改变历史,避免浩劫的发生,但是最终男主角死于不明真相的警察的乱枪之下,浩劫未能避免,这当然很容易看出不是“光明的结尾”。
  那么比如在影片《未来战士》(《终结者》)中,浩劫后残存的人类抵抗组织派出回到过去的战士,终于击败了统治人类造成浩劫的计算机“天网”派出的杀手,保住了未来抵抗组织首领的生命。从表面上看,这正是你所说的“英雄力挽狂澜,扭转危局”,可是,“天网”已经统治了人类,浩劫已经发生,这难道是“光明的结尾”吗?
  所以,根据我观看数百部科幻影片得到的感觉是:经典的科幻影片通常都没有一个光明的结尾。
  至于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当然希望有光明的未来。我认为,只要我们能够让科学技术得到人文理性的正确控制和引导,光明的未来还是有可能的。

  □ 当国外的科幻大片一次次成为人们茶外饭后热议的话题时,回望国内的情形,我们却不得不遗憾地看到,佳作如佳人难觅芳踪。这仅仅是因为我们缺乏想象力吗?
  ■ 不是因为我们缺乏想象力,而是因为我们缺乏良好的创作基础和氛围。
 
  □ 当我们谈到科幻的时候就不可避免地会谈到“后现代”,科幻具有许多后现代的特征——比如它对技术时代的反思,对传统叙事的颠覆,甚至我们可以说它就是后现代的产物。那么,科幻是否会有一天随着后现代之被取代而消亡吗?
  ■ 你提的这个问题相当有深度。用它作为访谈的结尾,将是十分有力的。
  我想,科幻确实可能与后现代之间有着某种内在的联系——尽管要明确指出这些联系也非易事,但是因为后现代是否会被“取代”,怎样才算被“取代”,都很难说的事情,所以你的问题很难直接回答。
  但是我倒觉得,我隐约看到了一个科幻“消亡”的途径,那就是:它与“魔幻”、“玄幻”等等形式之间的界限,正在逐渐模糊,将来或许会有一天,“科幻”、“魔幻”、“玄幻”这三者之间不再有明确的界限,甚至可以融为一体,成为一种类型,这种类型不妨就称之为“幻想作品”。其实在西方许多当代作品中,这种融合已见端倪。
  至于这种“幻想作品”,我想会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里——甚至永远——陪伴着人类。毕竟,我们不能没有幻想啊!

 

 

20061001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