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博览群书》2006年第10期


风水争论中的“伪科学”

何日休

 

  在风水班所引发的热闹争论中,有一个关键词出现频率极高,那就是现在最神圣的“科学”。支持风水的人说风水是科学,至少含有科学的因素,反对者说风水是“伪科学”。而实际上,风水师认证与这些争论无关,应该从职业规范角度立论,从市场需要及管理角度研究,这点我在“科学时报”发表的两篇文章(风水师认证与科学无关,笑看“伪科学”pk“伪风水”)中已经作了充分的论述,这里就不再重复了。
  然而,虽然与职业合法化无关,但风水争论中究竟有没有“伪科学”呢?有,而且出乎许多人意料的是,双方都是伪科学。只要仔细研究一些争论双方的文章,就会发现除了少数例外,双方都肯定科学的价值,都以科学自居,但是同时都暴露出了科学精神不足的毛病,都有将非科学事物假冒科学的行为,所以严格地说双方都是“伪科学”。
  说支持风水一方多是“伪科学”,比较容易理解和接受。其实提倡风水本身并非就是伪科学。无论是“理气派”还是“形势派”,只要是堂堂正正地坚持传统风水的说法,如使用周易的理论,以“青龙”、“白虎”、“二十四山向”等术语来解释风水的优劣吉凶,是否有效合理另当别论,绝不可以称之为“伪科学”。
  问题是支持风水派在唯科学主义的强势逼迫之下,为了论证自己的合法性,不得不挤到科学的行列里来。可是这样一来,伪科学的帽子就很难摘下来了。因为,即使风水术的观点,在各种零零碎碎的许多方面都暗合当今科学的原理,毕竟不能说是系统的自觉的科学知识;风水术中的重要术语如“青龙”、“白虎”、“龙脉”等,都非常依赖于风水师个人的综合体验,很难严格地、客观地界定,不能说成是近代科学的概念;风水术既没有严格的实验验证,也没有系统的统计处理,不能说是符合近代的科学方法。因此,风水术和西方近代以来的实证科学实在是相差太远,要称之为科学,实在是太勉强了。从这个角度说,以近代科学自居的风水术确实就是“伪科学”。
  可是要说反对风水的一方也是“伪科学”,许多人往往就不能接受了。其实要是用以上的思路批评“风水是科学”观点者,那就是有理有据,符合科学精神,是在批判“伪科学”,弘扬科学精神,而绝非是在搞“伪科学”。
  问题是,反风水一派往往有太强的科学主义色彩,概念混乱,不讲逻辑,想用科学的名义来证明风水本身就是“伪科学”,想要说近代科学已经证明风水是错误的、荒谬的、无效的,这却使自己陷入了唯科学主义版本的“伪科学”中不能自拔。毕竟风水术的观点,在许多方面都与当今科学知识兼容,来源于古代先民的经验总结,简单地否定风水术,说其观点是错误的,并没有科学知识的根据;风水术中的重要术语如“青龙”、“白虎”、“龙脉”等,在风水术实践中有其特定含义,以此来简单地判定风水为迷信,是没有道理的;迄今为止并没有看到有人用严格的实验验证和系统的统计处理,来证明风水术的无效性,因此以科学的名义来否定风水术,不符合近代的科学方法。风水术和西方近代以来的实证科学实在是相差太远,与近代科学的交集很少,近代科学的成功并不能构成对风水术的否定了。可以说,作为整个知识体系的风水术,并未得到近代科学的支持;但是,宣称近代科学已经否定了风水术,宣称不是科学就必定是迷信,这就是滥用科学权威,将自己的偏见强加给科学,这就是不折不扣的“伪科学”。
  否定风水术的常常使用的一个基本思路是说,风水术的某些合理的、正确结论,完全可以用现代科学可以独立得出,不必再用传统的、掺杂着许多神秘、迷信因素的风水了。这里的逻辑是这样的,如果风水能够得到近代科学的支持,则风水是多余的,如果风水的内容的不到近代科学的支持,则风水是错误的。总之有了科学,风水是没有存在价值的。
  这种典型的唯科学主义逻辑是站不住脚的。近代科学并非是唯一的知识源泉,也决非是惟一的知识标准。首先,虽然风水学的某些知识和结论,可以得到现代科学的支持和容纳,但是如果没有风水术,人们未必如此重视这些知识,甚至人们未必能想得出这些结论。在这些方面风水术的建构、启发作用是独立于并领先于近代科学的。
  至于不能得到近代科学支持的风水观点,则未必是错误的,在逻辑上有可能是近代科学的无能为力,或者暂时水平不够,正好可以利用和借鉴风水术的洞见来充实近代科学的发展。这里风水术作为有悠久历史传统的地方性知识,完全可以与同样作为地方性知识的近代西方科学传统相互补充、相互启发。这样的案例,在中西医的互动上已经有了虽然并不完美但不可否认的实例了。
  更有甚者,批判风水者的许多论证完全是与科学以及有效性无关的。比如,有人说风水术在古代社会中地位低下,居于末流,以此来批判风水。这根本不成其为反对的理由。拥护风水的人完全可以反过来说,批评风水的人头脑中封建等级制的观念太深。今天备受追捧的演艺界明星,在古代也是认为是下九流,被称为戏子的,甚至今天非常重要的技术工作在古代也是不受重视的。难道我们今天可以因此否定艺术和技术工作吗?他们甚至正好可以借此说明,为什么风水术会受到歧视,为什么今天应该大力发展风水术。
  当然,现在风水师还不是一个得到法律承认、保护和规范的合法职业,所以比较混乱,鱼龙混杂,利用风水术进行欺诈的现象并不鲜见,甚至还有利用风水妄谈国事的情况,但这与风水本身是否有效毫不相干,只涉及相关职业监管问题。科学家中也有作弊作伪的,但我们并不会因此就否定科学本身的有效性。
  至于某些腐败的官员信风水、利用公款看风水,以及普通公民争抢风水宝地而发生冲突争执等等,更是与风水本身无关。难道因为某些腐败的官员喜爱看京剧,利用公款吃喝旅游打高尔夫,我们就可以说是京剧、饭馆、风景、高尔夫的错吗?难道因为存在着家人争夺遗产而发生家庭不和,乃至犯罪的现象,就说遗产有问题吗?这些不过是说明,风水像科学等许多事物一样,都是双刃剑而已。
  有人说如果风水师可以认证的话,那么色情业也就可以持证上岗了。这一类比推理实在是太糟糕了。色情业之所以不能合法化,那不是因为色情业不够科学,而是因为色情业违背了公认的道德准则和善良风俗。即使将来色情业引入了高科技,我们也反对将其合法化。限制职业合法化的因素很多,最重要的应该是伦理因素。当然,对于头脑中总嫌伦理碍事,影响科学发展的那些一根筋的唯科学主义者来说,在考虑合法化问题时一下子想不起伦理原则来也属正常,可以理解。
  有的知名学者,一方面说风水究竟是伪科学迷信,还是传统文化,可以在学术上研究讨论,另一方面却又以宪法规定“爱科学”为由质疑建设部对待风水的态度,这是典型的自相矛盾。既然还是一个需要在学术研究上细心讨论的问题,建设部又有什么根据断定风水是伪科学,或者违背科学的呢?既然不能断定其违背科学,建设部再“爱科学”也无法因此而决定如何对待风水?看来,偏见会使原本明智审慎的人逻辑能力下降。
  从有关风水争论的情况看来,双方居然都犯了“伪科学”的错误,而且犯错误的根源都是唯科学主义。支持风水一方因为接受了唯科学主义唯有是科学的才是合法的偏见,为了捍卫自身的合法性,不得不将原本不是科学的风水硬说成是科学。而反对风水的一方则是将以近代科学当下的成就当作最后的唯一判据,把任何与近代科学不一样的概念、没有近代科学知识支持的观点、与近代科学研究方法不一样的方法都当作是错误的。这是在把一己的偏见穿上科学的外衣,扭曲了科学的形象,以唯科学主义偷换科学,是不折不扣的“伪科学”。这场热闹的争论竟然演变成了两种不同形式的“伪科学”之争,真是十分滑稽可笑。
  而一旦消解了唯科学主义的话语,双方才可以真正有建设性地展开论争。风水派将不再需要为了贴上科学的标签而扭曲话语,能以真面目示人,也可以有效避免所谓“伪风水”的假冒。反风水派,也不必为了将风水打成“伪科学迷信”,而认定现有科学穷尽了真理,宣称科学已有系统的证据反驳风水术的断言,可以直接在风水的有效性上展开质疑。二者的争论就可以从意识形态色彩很浓的口水战转化为具体有效性的争论。这样一来,问题的解决就可以依靠经验、逻辑和理性,不必诉诸标签、帽子了。
  所以,有必要加强科学精神的宣传和教育,使人们充分认识到科学的局限性、时代性和相对性,认识到论证所必需的严格性和逻辑性,认识到不能将具有明确规定性的科学,无限地扩大化、泛化和绝对化,只有这样才能不会犯“伪科学”的错误。当然,正如我前边所说过的那样,职业合法性与是否“伪科学”并无直接关系,因此无论是宣传风水是科学的人,还是批评风水的人,如果能摆脱唯科学主义话语展开合乎理性的争论固然很好;即使仍然坚持现有的“伪科学”辩论方式,只要遵守国家法律,在国家保护言论自由的法律之庇护下,也可以继续辩论下去,虽然确实无趣。

 

 

 

20061015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