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6年9月1日《文汇读书周报》


织女与她们的日常生活:另类视角的科技史叙事

章梅芳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秦观的这首《鹊桥仙》,和七月初七的“七夕”情人节,星月不移,反复扣打着不能整日厮守的那些情人们的心。然而,经由织女牛郎天上人间的美好爱情,这首词和“七夕”风俗一起,还世世代代地言说和铭刻着古代中国最为普通的生活模式。这其中,蕴涵和折射了“男耕女织”的劳动分工、“男女有别”的性别观念,以及以农耕和纺织为主的古代知识类型。
  白馥兰,李约瑟队伍中的佼佼者,多年来便一直致力于追溯和研究这一美丽传说中蕴涵的这些观念和知识及其相互关系的历史。多年前,她参与编写了《中国科技史》的农业卷,几年后,她将关注的焦点从“农耕”为主的男性技艺转向了以“纺织”为主的女性技术。其中,新近翻译成中文的《技术与性别:晚期帝制中国的权力经纬》便是一部讲述中国古代妇女日常生活技术与社会性别意识形态相互建构关系的科技史著作。
  书中,白馥兰选择了对中国封建社会晚期妇女生活产生影响尤为深远的三大技术领域:房屋建筑、纺织生产和生育技术,作为研究的主要对象。在她看来,房屋建筑构成了妇女日常生活的空间外壳,纺织生产是她们在此空间内从事的基本生产活动,生育则是在更为私密的内闱进行的社会活动,它们三者紧密相关,经由财政税收、生育政策与性别规范,同整个社会经济、政治和文化相互关联。 
  白馥兰认为,尽管妇女很少直接参与房屋建筑的搭建,但她们在家庭空间的建构上却发挥了十分积极的作用。因为建造一间住宅不仅仅是简单使用最合适的物质材料和设计去提供藏身之所的事情,一座房子就是一座文化的庙宇,人们居住其中被灌输着为其文化所特有的基本知识和技巧。孩子的生活与成长以及对其自身性别身份的认同,往往都是在母亲的教导下,经由接人待客的规范和礼节、传达信息的惯例以及日常事务的处理而逐渐实现的。一所住宅中如果没有妇女以及诸如烹饪、织布和小孩喂养之类的日常生活,就不可能成为文化意义上的住宅。 
  与此同时,内闱不仅仅是性别隔离的场所,同时也是妇女从事基本物质生产活动的场所。织布技术及其相关的管理技巧,无论是简单的纺织品还是具有很高价值的图案织物的制造,都构成为宋代妇女的知识领域。通过对当时国家财政税收制度的分析,白馥兰说明了妇女的纺织工作为家庭经济生活和国家政治作出的积极贡献。但她也发现,纺织技术这一原本属于妇女的家庭技艺,自宋代到明末逐渐进入公共领域以后,便逐渐由男性所主导。这一点同欧洲工业革命时期,纺织技术领域发生的变化有类似之处。然而,白馥兰研究的意义恰恰在于将其作为家庭技艺的日常技术,放置在与商业化、社会化的技术同等重要的位置,与此同时还说明了家庭技艺转化为社会化、商业化技术过程中,伴随着的女性主导地位被逐渐边缘化的过程。 
  在分析中国古代的生育技术时,白馥兰侧重探讨了中医生育理论对女性身体和女性角色形象的一般定义和规训,以及在生育策略和围绕孩子的诸多家庭关系中不同妇女之间的复杂关系。她认为,虽然从生育理论和流产法律中可以看到对妇女的宽容和理解,似乎正统的、上层社会男性建构的封建社会晚期生育文化,为妇女提供了尊严、自由表达的权利和来自男性的一般支持,但实际上,如果对婚姻法律之类的制度进行深入考察,就会发现只有在医学理论上,妇女才没有因为地位差异而被明显地区别对待。
  这本著作,在中国科技史传统与境中,属于一部另类的科技史。其中,最为表层的另类之处在于研究对象的转变,它关注了传统科技史较少关注到的妇女科技,改变了我们关于古代妇女作为牺牲者、受压迫者的一般印象,提供了我们关于古代妇女科技知识的积极想象。正如白馥兰本人所言,这本书是为一群没有历史的人们恢复历史的一次尝试。然而,它所具有的更为广泛的另类性,或者说意义,还在于由此推开的对非精英非主流科技知识的关注和解读。白馥兰讲述的均是与中国古代妇女相关的日常生活技艺,而非传统科技史定义为古代天文学、数学和物理学的那些主要由男性从事的精英科学。
  更进一步推开思考,如果我们认真分析一下 “男性与女性”、“西方与非西方”、“精英主流科技与边缘日常技艺”、“科学与技术”这些二分范畴,就不难发现它们中的前者往往属于传统科技史研究的范畴,而后者则显示出了某种另类性。选择后者作为研究的对象,不仅意味着要为这些知识和技术提供科技史研究的合法性,还意味着必须基于不同于传统的编史观念赋予它们以科技史研究的独立性。简而言之,必须在传统编史学的方法论和科学技术观的框架之外,解读和评价这些知识和技术及其历史。白馥兰无疑是这么做的,她在著作的导言中明确提出了对李约瑟式中国古代科技史研究的“主人叙事”的反思,主张批判性的科技史应该探讨科技体系在具体与境中的含义,它不以建立基于比较的等级看法为目的,而是严肃深入地研究另类世界的构造。
  在白馥兰的研究中,非西方、女性和日常生活技术三个不同维度的领域被有机结合在一起。对于这样一部非西方、非主流的、女性的、日常的技术史,她选取的是“社会性别”的基本研究视角和文化人类学的编史立场。在这一另类视角和立场及其蕴涵的编史观念中,妇女成为古代科技知识的重要贡献者而非消费者;中国古代技术成为独特与境下的地方性知识而非现代西方科技的古代版本;技术不是死的物质形式,而是古代社会政治和文化实践网络的一个组成部分,它参与社会意识形态和性别权力关系的建构,同时也被后者所塑造。这其中,暗含了对传统科学观、技术观的挑战,彰显了对传统编史学观念的反思与颠覆,表达了使用新的科技史研究视角和方法的可能性及其独特魅力。此三者,对于中国科技史的研究者而言,都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


《技术与性别:晚期帝制中国的权力经纬》,(美)白馥兰著,邓京力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年4月第1版。定价:30元。

 

 

20060902加入